現階段對救人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對於宇宙中極高層生命來講,創造一個新宇宙或者創造出無數的生命,都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現在地球上有七十億人,一個如來層次的神,就可以輕易的消滅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消掉所有人的業力,從而救下所有人的生命。一個如來就有這樣的能力,宇宙天體中有無數的如來,要救下這七十億人可見是多麼容易的事情。可是為甚麼大法弟子卻成了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呢?

這是因為這個宇宙中最難的事情,不是救一個人或者救一個宇宙,不是創造一個世界或者創造一個宇宙,而是要讓得救者自己明白後才能得救,這才是宇宙中最難的事情,改變一個生命的認識,改變一個生命的觀念,這才是這個宇宙中最最難的事情。

真善忍宇宙無論有多大,也是我們師父一念產生的。正法中無論有多高層次的生命來阻擋,在我們師父眼裏也只是小兒科,可是我們弟子做不好卻能阻擋正法的進程。

如果我們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認識不上去,應該做好的沒做好,這個時候師父還把我們拿上去,還把應該我們救的而我們卻沒能救了的人也拿上去,那麼就面臨一個問題,那不是我們的威德,我們真坐在那個位置上連自己都會知道不配。

反過來講,如果我們認識到了,如果我們確實做好了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那麼師父甚麼都可以幫助我們做。看似我們救人了,其實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我們只是給這個常人講了真相,讓這個常人明白了真相,可是這個常人生命卻得救了,甚至這個常人還有可能成神,我們一個常人的身體是沒有這個能力的,這些事情全是師父做的。師父做的,可是功勞卻算在我們頭上,卻算是我們救了這個生命。

從我們自己修煉的過程來看也是這樣的,師父輕而易舉就可以把我們拿到我們生命來的最高位置,可是我們修煉這麼多年了,就我自己修煉也有二十年了,那為甚麼還在人中修呢,師父不珍惜我們嗎,非要我們吃苦嗎?其實,我們受罪師父更受罪,我們承受的只是修煉過程中痛苦的表面,而我們所有的修煉中實質的苦難全是師父在為我們承受。為甚麼呢?

就是因為師父要讓我們在宇宙中建立自己的威德,讓宇宙中的生命永遠敬重我們,讓我們擁有至高無上的榮耀,所以才有今天這樣的事情。我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宇宙中無量的眾生都在盯著我們,我們認識到了,他們承認,我們做好了,他們承認;我們認識不到他們不承認,我們做不好,他們更不承認。

所以,今天人類才會出現一些看似反反復復的事情,就是師父在不斷的給我們機會,讓我們認識到,讓我們做到,師父一次又一次在教導我們,一次又一次在提醒我們,一次又一次在原諒我們,叫我們珍惜機緣,叫我們的認識提高上來,叫我們不要把自己混同於常人,叫我們一定要堅定正念,一定要救度眾生,從而建立起屬於我們自己的威德。我個人認為,這也是師父一等再等的原因之一。

再回想一下我們得救的過程,原來我們完全是個常人,可是為甚麼會成為修煉人呢,師父一開始就給我們講今天的事情,恐怕我們沒有幾個人能修煉到今天。我記得師父一開始跟我們講的是氣功,通過講煉氣功身體如何才能健康,還給我們講科學,講科學道理,還給我們講人中的文化,講宗教中的事,講修煉中的事情,都是根據我們原來已有的一些認識,一步一步把我們引向修煉,一步一步讓我們提高認識,一步一步讓我們成為真正修煉的人。

同樣的道理,如果我們今天給常人講真相,一上來就告訴他們神的事情,一上來就說天滅中共,常人恐怕也沒有幾個人能理解的。

那麼,怎麼辦?我們就得符合常人的狀態去講,我們就得順著常人的執著心去講,不僅要講真相,而且還要做好,在常人中我們做的要比常人做的好。比如說神韻,是師父給我們做的示範,神韻就是大法弟子演的世界第一秀,就是最好的,常人看了就佩服,都會說大法好,都會說大法弟子好。

再看我們自己的一些人,就拿我來說吧,幾次做工程都做不下去,多次做生意都做砸了,還多次被抓,多次被迫害,這樣叫常人怎麼看?當然這裏面有舊勢力迫害的因素,但主要原因是我自己。我們是大法弟子呀,是我們師父的弟子呀,我們做好了,誰敢迫害呀?!這個宇宙無論多了不起、多高的神,也不敢隨便迫害我們呀!是我們自己差勁才被它們抓到迫害我們的把柄,才會遭到這麼多的迫害,才會遭到這麼多的損失。

我的意思是想說,師父救我們的過程,也是今天讓我們認識到怎麼樣去救人的過程。

我們今天救常人也是這樣,也得學習師父是如何救我們的,去救常人,得符合常人的執著去講真相,得有耐心,同時我們自己還得做好,在常人中,我們方方面面都要做好,都得做得出色。做生意的要把生意做好,上班的要把班上好,打工的要把工打好,學生要把學習學好,就是家庭主婦,也得把家務做好,方方面面我們都得是個好人,方方面面我們都得做得出色,這樣常人才會佩服我們,這樣我們講的話常人才會聽。現在有些常人,甚至不聽你講甚麼,他就看你做甚麼,你做得好,他就佩服,做不好他就瞧不起。

現在回想起來,就我個人走的路來看,很多事情沒有做好,確實是因為我的認識還不到位。法也在學,真相也在講,可是學著學著就不當回事了,魔難來了,就抓緊學一陣,講真相講著講著,不被人理解了,遭到攻擊了,就煩了,就不想講了,甚至有時也混同於常人了。

有時自己做的太不像樣了,就想起來自己的責任來了,就猛烈的精進一陣子,就是好一陣壞一陣。其實除了外界的干擾以外,除了救人實在太難以外,與自己認識不到位也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想想師父救度我們的過程,也就是我們今天救度常人時要學習的榜樣,師父是如何對待我們的,反過來也就是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常人的,師父是怎麼做的,也就是我們要怎麼去做的。我們照著做就行了。

原來我還不太理解,師父說:「大法弟子幾乎已經成了人類在各個地區唯一的希望了。」[1]也不是說不理解,這句話覺得自己是知道了,反正師父說了,肯定就是的。

可是,這究竟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呢?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有時覺得我自己還時常處於被迫害中哪,我自己還處處困難哪,反正知道自己是要去救人,反正就去講真相好了,究竟是真的理解了,假的理解了,理解了多深,理解到不到位,也還真的沒有去深入探究。現在,猛然覺得,好像真的責任重大了,感覺時間不多了,這麼多的生命還沒有得救,突然感覺緊迫起來了。

宇宙中有無量的神,巨大能力的神在這個宇宙中多的是,而且師父也來到我們宇宙中,而且還來到我們人中。那為甚麼偏偏我們大法弟子成為眾生能否得救僅有的唯一的希望呢,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我現在的理解是,剛才我上面說的,是因為生命的得救是要他自己明白了才能得救,把一個常人的生命拿到天上去,有這樣能力的神,宇宙中的生命多的是,可是要讓常人明白後,才能得救,才能拿到天上去,那麼就只有在人中給他講真相。而這件事情,這個宇宙中無論有多高層次的生命,多麼了不起的大神,都沒有這個資格去做這件事情,只有大法弟子有這個資格去做這件事情。

這是因為只有我們大法弟子在人中,我們大法弟子是神在人中。師父也在人中,可是師父也不能去做這件事情,因為師父做了,就算師父做的,就與我們大法弟子無關了,師父是為了建立我們的威德,幫助我們做這件事情,師父甚麼也不要,師父就是要幫助我們成功,我們救人後,正法結束後,我們走了,師父還會幫助我們做好人中的事情,幫助我們了結一切大小事,把所有的事情都幫我們做好。只要我們做到了,師父就會幫助我們成功。

所以說,我們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

想想今天的事情,想想我們的幸運。想想我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去做好呢?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去精進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