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難以置信地迅速恢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一五年一月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的,很快悟到唯有大法才是希望與未來,心中無比慶幸與感謝能有緣遇到師父與大法。

我母親二零零五年罹患尿毒症,在友人的介紹下了解法輪功的真相與內涵,至今已十年之久,雖然尿毒症並未痊癒,但卻是十年透析患者中為數不多的良好狀況保持者。母親的正常安排透析次數是一週三次,但是今年八月,正常應該是十五日(週六)的透析,由於腹瀉臨時和醫院方面說了暫時取消的想法,並決定下週二(十八)號早上再照常透析。

這十年裏,也會偶爾有臨時取消一次透析改為一週兩次的情況,並沒有甚麼問題出現,這一次也以為會如往常。但十七日下午就出現了嘔吐、無力的症狀,一直持續到晚上七點左右,吃過的食物和藥物也一併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嘔吐被排出。我於是問母親「要去醫院嗎?」回覆是「不用去」,於是整整午夜我們一直學讀師父的《洪吟》,因為母親頭暈、無力睜眼,於是我便每朗讀一句,母親跟讀一句。

不知不覺已是凌晨三點,就在又一次的嘔吐時,她突然失去知覺,一頭栽在盆中,我見狀,用盡渾身力氣才將她拉出。看著躺在床上的母親,已經完全失去意識,呼吸困難,而後嘴角出現藥末顏色的白沫,我一遍又一遍撫摸母親的前胸想幫她理順呼吸,並且一遍又一遍念著:「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和「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法正天地 現世現報」,腦中反覆思考此時此刻的「考驗」是甚麼?

我與母親本是母女情深,當時自己悟的是:自己內心沒有修到的境界,也不可強為,於是決定打120,聯繫急救醫生。

醫生到家來檢查後,告之我需要有心裏準備,狀況十分不好,瞳孔已經無法對光做出反應,手腳冰涼。隨醫生將母親推入病房進行搶救,但沒等搶救開始,接診的護士和ICU的醫生均說母親已經不行了,生命體徵微弱,瞳孔散大,已經無法自主呼吸,讓我們家屬準備「衣服」。

聽了這些話,我看了看醫生,沒有回應,心裏想著「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即使媽媽真的走了,也不用穿常人的裝老衣服」。搶救開始,我突然醒悟,如果我為的是不讓媽媽再痛苦就讓她離開我,也是對邪惡因素的承認,大法弟子的修煉與使命還沒有到最後的一天。於是,我爬上旁邊空置的床上,跪在正在被搶救的媽媽枕邊,緊握住媽媽的左手,心裏「大聲」對師父反覆訴說「師父,別讓我媽媽走,我知道自己還有許多毛病和不足,我一定下決心改正,給我一個機會,給我一個機會。我媽媽還沒有修好,她能去哪裏呢?讓我媽媽回來,我們好好學法、精進、做好三件事。媽媽走了就剩我一個人,那一個人肯定沒有兩個人力量大啊……」閉著眼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然而緊閉著的雙眼前不是漆黑,滿滿都是師父的照片──《轉法輪》中的照片和師父於山中靜觀世間時的照片,層層疊疊,最上面的一張反覆變換著。

我也在母親耳邊反覆說著「你不能走,你是有使命的,那麼多重要的事情還沒有做,你還不能走……」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之久,最前面的醫生對滿屋子的人說「回來了!」瞳孔正常收縮,呼吸恢復正常。還是在醫生的要求下,住了三天就出院了,母親難以置信地迅速恢復到出事之前的好狀態,感謝師父的慈悲護佑!

通過這次的考驗,讓我理解到何為師父常說起的「真念」,因為有師父在,我可以求師父,也只有師父能救度我們,心裏不怕。平時的修煉中,事事無偶然,任何矛盾來時,都要能想起師父在法上是如何告訴我們的,而不是用常人的標準來衡量。

含淚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