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更多人像我一樣得到大法的恩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我今年四十五歲,朝鮮族,是二零一四年因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

二零一零年正月,我的左腿開始瘸,大夫說左腿膝蓋韌帶鬆弛,治療一段時間沒有治好,又出現腰間盤突出;到六月份又檢查出雙側股骨頭壞死。那時的我疼痛難忍,晚上幾乎睡不著覺,夏天躺在電熱毯上,骨頭也覺得涼,一天走不了多遠,後來的兩年裏,我看過好幾個大夫,吃了不少藥,也沒有治好。二零一二年,我又得了中度骨質疏鬆,肝、膽、胃、脾、盲腸好幾個部位疼,年末又得了疥瘡和濕疹。

第二年,因為疥瘡和濕疹又吃了不少藥,抹了不少藥,結果不僅沒見好,反而更加嚴重,全身都癢,臉、脖子以及手和腳趾根也癢,我就得每天吃不少種藥。就這個身體大夫檢查完還說,我馬上就要得糖尿病綜合症了,真是雪上加霜。藥吃多了,血壓也不穩,頭腦也不清,用藥一多就會出現藥物反應,對有些病還有抑制作用,有時會有要出現腦出血的感覺。後來左臂又像左腿一樣骨頭開始死掉,經這麼折騰,錢也花光了,可病卻越治越多,體重下降。

整天被病折磨的我,性格也出現異常,感覺驚恐不安,有時在等死,有時還想活,非常痛苦,就在這時我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了解到修煉法輪功能治病,已經無路可走的我也想煉法輪功。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我開始看李洪志師尊的《轉法輪》。那時我因眼睛充血,頭腦不清醒。所以看了一星期才看完一遍。看完書我感覺很興奮,明白了人為甚麼得病,怎樣才能祛病,我決定今後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修煉法輪功。後來的事實證明,我選擇修煉法輪功,就是選擇了幸運,選擇了希望。

晚上,我跟老學員學煉第一套功法時同修叫我把手套脫下來,當時我因為疥瘡帶了兩層手套,內層是塑料。同修要看我的手怎麼樣,我趕忙說這病會傳染的,同修卻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不會被傳染。當時我還不相信。

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發現自己牙齦部位和臉腫了,想吃飯時筷子塞不到嘴裏,口就是張不開,我馬上想起了同修說的會有消業反應。我激動地想:這是真的,是師父在給我消業。那天我第一次感受到法輪功真神奇。

我不吃藥,也不抹藥,就嚴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修煉,結果身體迅速恢復。兩個月後,我在一家快餐店打工,做送餐工作,開始有些吃力,過幾個月身體輕快,七層樓可以一氣跑上去,過了七、八個月,我上樓梯時一步直接跨兩層,一會就跑上去了,這樣送餐比別人多,很是超常。

我上班一年半多,沒有吃一粒藥,皮膚病幾個月就好了,骨頭也越來越硬實,內臟很早就不疼了,冬天也可以送餐,冬天不戴帽子也不覺得太冷,股骨頭再也沒有涼的感覺,現在體重增加二十斤,大腦也恢復正常,每天心情舒暢,也不生氣了,我現在不知不覺中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

通過一年多的修煉,我現在達到精力充沛,信心十足。心性提高了,道德也昇華了,事事先考慮別人,感覺自己人生觀都變了,有不少人問我,特別是兩年多沒見過面的熟人問我,都吃甚麼藥了?都說看我臉就跟以前不一樣,我就告訴他們真實的情況,他們覺得法輪功真神奇,也很羨慕我,但還是不敢煉法輪功。

看到這麼好的功法被誣陷、被迫害,作為親身受益的中國公民、法輪大法新學員,我在吶喊:快快驅散烏雲,快快為法輪功恢復名譽,好讓更多的中國人也和我一樣得到法輪大法的恩賜,人民健康,受益的是國家。

我現在明白了,發動對法輪功迫害的罪魁禍首是江澤民,因為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致死、致殘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令人髮指,甚至活摘器官,這個責任應該追究法律責任,所以我也起訴了江澤民。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