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疑難之症 修大法半月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我是四川大法弟子,一九四八年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由於父母長年生病,家境十分貧寒。我們姐妹三個,我是老大,迫於生計,十二歲就輟學在家務農。由於勞累,小小年紀得了各種疾病,二十幾歲的人體重才七十斤。我是當地有名的病號。

到論婚嫁娶時,每到別人給介紹一個對象,都有人打破,原因是我是個病人。二十五歲時,碰到一個比我們還要窮的人家,姐弟六個,但他本人身體還好。成家後,他全家對我冷眼相待。

三十八歲那年,我發現我胸腔發脹,去看醫生沒結果。後來發展到身體變形,人越來越胖,變得畸形──腰圍都超過了身高,背也駝了,大椎骨上又長了個包,而且越來越大,全身都長滿了大大小小的包塊;皮膚、肌肉變硬、眼睛近乎失明、頭脹、痛並失去了記憶;全身關節錯位、疼痛不已。

我去求醫,醫生聽我訴說病情後,付之一笑,開了五角錢的藥將我打發走了。到另一個醫院,醫生說了句:「全世界都無法治你這個病!」我不甘心,找到了一個當大夫的小時候的同學。聽了我的述說,看看我的狀況,他像觸了電一樣,打了個寒顫,說:「你得的這個病是無法治的。」這一下我徹底失望了。

我全身越來越痛,人只能站著,不能坐下;而且大小便失禁,左腳走路劃圈。在家不敢說哪兒疼,不敢哭,更不敢發洩,否則全家人都來指責我。最後我想到了死。開始考慮用哪種方法能死得痛快,跳河?觸電?跳樓?

就在我走投無路、想死不得死、想活不得活的絕望中,挨到了九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我的一個煉法輪功的同學告訴我: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要求煉功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如能真正修煉,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我一聽,就想了解個究竟。

那天下午兩點鐘左右,我來到她家,她又給我簡單地介紹了法輪功及其特點,告訴我不僅要煉功,還要學法。我求她把書借給我看一看,她還捨不得。我說只看幾個鐘頭。我拿回寶書,書名叫《轉法輪》。翻開第一頁,看見的第一句話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我被這句話吸引住了。我還看到師父講:「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人人成佛這不可能。」當時我就想:那我就下決心修上去。

說來也怪,看書時我的身上就有反應。晚上同學來拿書,我不給,她只好從另外一個地方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我才把她的書還給了她。

當天晚上,我看了近兩百頁《轉法輪》。第二天早上,我感覺全身像有蟲子在爬一樣,起床時看見被子上、枕巾上全是血塊,而且奇臭難聞;然後出現了打嗝、放屁,下身排出像米湯一樣的液體;肛門排出的東西像雞蛋清,中間夾雜著塊狀、條狀物;打嗝時從嘴裏吐出的是血塊子。

從法中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我不害怕,一個巴不得儘快死去的人還怕這個嗎?

第五天我去了煉功點。見我這副樣子,有的同修就不願意和我坐在一起,因為煉功也好,學法也好,我在脖子上、胸前得圍一塊布,坐下來前面還得鋪一塊布,隨時都得準備吐啊,就自覺地坐得離同修遠點,以免影響別人。

就這樣,我天天看書,一看就是十幾個鐘頭,邊看邊打嗝。

僅半個月,一個患了全世界都無法治癒的病的我,好了!折磨了我十五年的怪病,沒花一分錢,沒吃一粒藥,煉法輪功才半個月就好了!人也精神起來,還有比這更神奇的事嗎?

後來我去問那個醫生同學:我得的到底是甚麼病?她這才告訴我:「你患的是緣唇狀骨質增生」,伴有「脊柱炎」,是醫學上的疑難重病。

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老伴見我病好了很開心,支持我修煉。他原來患有的甲亢、胃病、腸炎等,沾了我修大法的光,也都好了。

師父把我從死神手中奪了回來,而且挽救了我早已瀕臨破碎的家庭。我不知道怎樣表達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感恩。我與家人永生永世都不能忘記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跡。我能榮幸的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感到無比幸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