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曉傑被迫害致死 年邁父母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楊曉傑,原中國青年報北方辦事處職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和另外幾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綁架,因打手們試圖製造所謂「大案要案」,楊曉傑等人遭到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楊曉傑及其妻子均被非法誣判十一年重刑,楊曉傑被關押到河北省石家莊北郊監獄(後改為「河北省第四監獄」),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

在兒子慘死近十年後,年已七十八歲的楊曉傑父親楊根田和七十九歲的母親崔富貴,於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對元凶首惡江澤民提起了控告。

兩位老人在給最高檢、高法的控告書中寫道:

「我們本來家庭幸福美滿。我兒楊曉傑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要求,努力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在家裏孝敬父母,愛護孩子,夫妻和睦,一家人身心健康;在單位裏,他工作認真負責,成績突出,人緣又好,經常受到領導的表揚和獎勵。

楊曉傑生前和女兒楊文婧合影
楊曉傑生前和女兒楊文婧合影

「但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楊曉傑和他的妻子沒觸犯任何法律,沒有任何過錯,就不斷被派出所找麻煩,楊曉傑無端被休門街派出所關押了五十一天。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楊曉傑工作的中國青年報北方辦事處,一反過去對楊曉傑的愛護與器重,只因楊曉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開除了他的工職。此後派出所還安排人員監視他的住處,不停騷擾恐嚇,讓人無法正常生活。楊曉傑夫婦不堪壓力,無奈拋下一家老小被迫去流離失所,我們好好的家就這樣被破毀了。

「我的兒子兒媳沒做過任何壞事,出外流離失所也是做好人,不幹壞事,可江澤民指令下的不法警察們竟然像對待罪犯一樣通緝他們。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楊曉傑與他的妻子被石家莊警察抓到了,因為夫妻倆當時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在一起,打手們有人想藉此製造所謂「大案要案」。可憐我兒被抓後一直遭到各種各樣的酷刑折磨,被殘酷毒打、被七天七夜銬在鐵椅子上,還不停更換關押地點,從彭後街派出所到石家莊第一看守所,從元氏縣看守所又到東風路拘留所,再到石家莊第二看守所等,在610辦公室的操縱下,公檢法不問是非,不顧事實與法律,羅織一個罪名就把我兒子兒媳起訴了。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石家莊橋西區法院違法判處我兒子、兒媳各十一年重刑。就這樣我兒子楊曉傑被關押到河北省石家莊北郊監獄(後改為「河北省第四監獄」),他的妻子被關押到了第二監獄,後轉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天理和法律都被踐踏了!更為黑暗恐怖的是,我生龍活虎般健康的兒子被冤入獄,一進去就不停的被殘酷虐待折磨,年僅四十歲就被活活迫害致死!」

兩位老人悲憤的控訴道:

眾所周知,接受江澤民一夥迫害法輪功指令的不法獄警,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是十分殘暴的,各種令人痛不欲生的精神與肉體迫害手段超乎正常人的想像,包括長期關禁閉、各種毒打、體罰、虐待、長期剝奪睡眠、摧殘性灌食、有病不許治療等,直至刻意致人死亡。但誰都想不到這樣慘劇會落到了我兒楊曉傑的身上。當時由於監獄一直封鎖楊曉傑在裏面的消息,在他被迫害得了絕症,癱瘓在床期間,獄警們為隱瞞消息不許我們家人探視楊曉傑,無論我們怎樣奔走求告,整整一年多就是不許我們見人,所以直到我兒子奄奄一息,眼看不行了,獄警才允許我們保外就醫。

以下是我兒楊曉傑臨終才告訴我們的一些事實:

一、二零零二年楊曉傑一被關進石家莊北郊監獄,他就向獄警們講述自己是被扣上莫須有罪名誣審誣判,是冤枉的,依法要求申訴。那些獄警們偽善地說支持他。但當他寫出申訴資料後,那些獄警們露出真面目:不僅扣壓了楊曉傑的依法申訴的材料不報,還故意當他面撕毀申訴資料,以此消除他對法律的希望和信心,打擊他的精神和意志。

二、獄警們為讓楊曉傑在放棄真善忍信仰的「轉化書」上簽字,不僅經常對他進行各種虐待、體罰、長期關禁閉折磨,甚至在長達三十天的時間裏不讓他睡覺,天天熬鷹,逼他崩潰。楊曉傑只好絕食用生命抗議虐待,絕食了兩次,共計約一個月時間,痛苦難言。

三、二零零三年九月至十二月間,監獄教育處長汪國斌指使一個名叫范江山的罪犯毒打楊曉傑,拳打腳踢過程中,楊曉傑兩顆後牙被打落,肚子被打得疼痛難忍。事後獄警們反而說楊曉傑「打架」,給楊曉傑戴上手銬腳鐐進行處罰,而打人行兇的犯人卻受到表揚和獎勵,立功減刑,提前出獄了。

四、二零零四年六月二日晚,獄警又找藉口將楊曉傑關禁閉,楊曉傑絕食絕水抗議。六月六日上午,監獄教育處長汪國斌帶人來給楊曉傑灌食,故意製造痛苦摧殘,先把管子從鼻腔插進食道,然後又說管子細拔出來,然後再換粗管子再野蠻抽插,把楊曉傑折磨得痛苦難擋,此時令獄醫突然將高濃度鹽水猛地大流量注入楊曉傑的鼻口,直至胸腔,楊曉傑被突然充滿胸腔的灌嗆痛苦頂起,整個人像爆發一般坐了起來,三個人都沒按住,他拔出了灌食管,才沒憋暈過去,被灌食後楊曉傑連續三天不停的咳嗽、吐血、發高燒。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五、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是楊曉傑「下隊」的第二天,他再次被關禁閉,也再次絕食絕水,第四天監獄十一監區的領導陳廠長(可能叫陳新國)來承認了工作上有失誤。

六、那以後楊曉傑病情出現危機,監獄帶他到腫瘤醫院做了檢查,檢查出來楊曉傑患的是絕症。不法獄警從二零零四年最後一個接見日(十一月二十三日)以後一年多不再讓楊曉傑家屬接見,顯然是要故意隱瞞病情,故意隱瞞、拖延、阻止楊曉傑保外就醫。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是當年最後一個接見日,獄警還不讓見人,我們要求見獄領導,門衛不讓上樓。因為當時監獄還沒供暖(石家莊市十一月十五日供暖),獄警說暖氣壞了,要我們給楊曉傑送被子。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去監獄送棉被,偶然知道楊曉傑已經癱瘓在床,實際上當時已經奄奄一息,心急如焚,開始馬不停蹄的在河北省監獄管理局和北郊監獄之間來回奔波,申請、哀求,奔走呼號了整整十四天,當局才允許楊曉傑保外就醫。監獄給出的「保釋單」上清楚註明楊曉傑罹患「縱隔膜腫瘤,骨結核」,顯示他們對楊曉傑的病情早已知曉。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們再見到他時,他躺在床上神志不清,一點七十五米的身高,頂多也就剩了七十多斤,皮包骨頭,連臀部都沒有肉,大腿兩塊骨頭全靠皮連著,說話沒有力氣,氣管裏有痰,胸部有積水,呼吸不順暢,大多數時間都是昏睡,別人幫助翻身或偶爾坐起時,疼痛難忍的樣子令人落淚。我們把他從監獄接出來,送到醫院,檢查結果他胸部嚴重積水,肺部有結核,一截脊椎已經壞死,醫生第一句就說:來得太晚了!CT片子出來了,大夫看過後告訴家屬:人沒救了,準備後事吧。

我們從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以後一年多,在每個接見日,不管嚴寒酷暑,都不顧自己七十歲的高齡去監獄要求接見,我哀求獄警,我給他們下過跪,他們每次都不讓我見人,說你兒子挺好,吃的不少。今天楊曉傑出來了,醫生卻說人已經無法救治了!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楊曉傑拋下自己七十多歲的父母雙親、拋下心愛的女兒和妻子,含冤離世,年僅四十歲。」

楊曉傑的父母指控惡首江澤民是將楊曉傑迫害致死等所有犯罪行為的真正指揮者、組織者,是真正的犯罪主體,是首犯、主犯、教唆犯、犯罪方法傳授犯,構成數十項犯罪。他們要求司法當局立即將江澤民繩之以法,還給楊曉傑和所有無辜被迫害的法輪大法學員應有的清白和公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