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善忍」遭迫害 高級工程師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武漢市75歲的退休高級工程師鄧春燕女士,修「真善忍」法輪大法後一身輕,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遭非法關押迫害,尤其是610人員為了迫害她女兒,不斷的騷擾威脅老倆口。2015年8月22日,鄧春燕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並要求恢復法輪功及創始人的名譽,釋放所有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下面是鄧春燕女士在控告書中陳述的事實與理由:

本人鄧春燕,現年75歲,退休前在中國通訊建設總公司第三工程局工作,高級工程師。我於1995年7月退休,由於自身多年勞累成疾,患有心腦血管、甲亢、腸胃病、關節炎等多種疾病。我長年求醫無效果,身體越來越差,忍受著病痛的折磨,心情十分憂傷。1997年9月,經朋友介紹說近期要在武漢市江宮電影院組織最後一次集體觀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機會難得,她向我介紹了一些法輪功超常神奇的事例,說法輪功是教人必須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指導修煉,真修向善做好人。她問我要不要票,我很高興也十分感激的要了票。就這樣,我一連九天看完了講法錄像(每天看一講)。

在看完九天的講法錄像後,我感覺到好像脫胎換骨了,人感到一身輕,心情特別愉快。第十天,我到附近公園找到了煉功點,加入了法輪功修煉者的行列。修煉幾個月後,在身心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走路一身輕,精氣神十足,人也顯得年輕了許多,親身體驗到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從此我告別了醫院,開心快樂。後來我請到了《轉法輪》,每天學法煉功,明白了人從何而來,為誰活著,人生的目的是甚麼……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喪心病狂的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全國上下報紙、電台、電視台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抓人、打人、判刑、勞教,大有天塌之勢。作為修煉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決不應坐視不理,為了爭取一個合法安靜的修煉環境,懷著對國家領導和政府的信任,2000年6月10日,我隻身一人進京上訪為師父鳴冤,想讓政府了解我們修煉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討回公道。可事與願違,從那時起,我因此屢遭迫害。

一、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迫害半年多

2000年6月10日,我身穿印有真善忍和法輪圖形的煉功服走到天安門廣場上,在人群中來回走動並告訴身邊的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樣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後,警察發現了我,將我強行抓上警車,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被劫持到前門派出所,警察命令我脫下煉功服,見我不脫,立刻上來四個彪悍的警察打我耳光,並強行脫下我的煉功服,猛的將我的雙手反拗到背後,差點把我的手腕弄骨折。我向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到了晚上,將我轉押到武漢駐京辦,讓我睡在水泥地上,不許上廁所,讓蚊蟲叮咬,根本無法入睡。

就這樣在這裏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三天後,武漢市新華街派出所來人把我劫持回武漢,直接送進了武漢第一女子勞教所,繼續非法拘留迫害我15天。因我拒穿囚服,不配合,不「轉化」,獄警就命令其他勞教人員(都是賣淫女)把我的衣服脫光,並打我的雙腿直打得發紫,她們強行給我穿上囚服,我馬上又脫掉,光著身子,堅決不肯穿囚服,最後她們就把我的衣服還給我了。我給勞教所的所長寫了控訴信並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

半個月後,他們又將我轉押到漢口二道棚洗腦班進行強制「轉化」迫害半年,每天吃的食物很糟糕,土豆不削皮不去毒芽,晚上被很多蚊蟲叮咬,他們要強迫我寫了罵師父、不煉功、不上訪的「轉化書」才肯放我回家,我拒絕配合併堅持向他們講真相。後來我丈夫因我長期被非法關押,身心憂慮疲憊及長期無人照顧,終於心臟病發作住進醫院,我姐姐向他們要人,並交了三千元保釋金,他們才放了我。

這次歷時半年多的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身體瘦弱了許多。

二、關洗腦班迫害

2001年初,春節剛過完,新華街派出所為了完成上級下達的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指標,又將我從家中騙去,第二次送進洗腦班繼續迫害。我表示強烈抗議,指出他們是執法犯法,要求放我回家。我的家人只得再向他們要人,我丈夫精神上受到極大的打擊,苦苦哀求他們放人,但他們仍然非法關押我兩個多月後才釋放。

為了避免再次被當地派出所非法關押迫害,我在外地工作的兒子將我們老倆口接到了他那裏暫住,好長時間都沒有回武漢的家。

三、女兒被搜捕、非法勞教三年

我的女兒(葉微)在深圳工作,她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曾有一個幸福的小家庭和年幼的兒子,因為堅持信仰及向世人講清真相,也屢遭當地公安部門的非法抓捕關押。她在2000年曾兩次被非法拘留,並經常被轄區片警騷擾恐嚇。

2001年5月初,當地「610」人員欲再抓捕她,她被迫離家,流離失所,之後造成她的家庭破裂。深圳南山區的「610」人員四處搜捕她,還專程到我武漢的家中打探消息。我女兒為了不連累父母,她擔心警察會威逼我們,即使流離失所也不敢與我們聯繫,我和老伴日夜思念擔心女兒,度日如年。

2004年12月末,深圳南山公安分局的警察跟蹤到她上班的公司將她綁架並抄家,在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判她三年勞教,將她押送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迫害。

因我女兒始終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拒絕「轉化」,勞教所對她實施了殘酷的精神和肉體折磨,她曾幾次被迫害的身體虛脫病倒,家人去探望時見到她瘦的不成樣子,好可憐好心痛……具體受迫害經過在此不敘述了。這令我們全家人痛心無比,我每天都在擔心女兒的安危,寢食難安!

2008年春節前,我隻身一人從武漢前往三水女子勞教所探望女兒,想爭取把她接出來。因為給她原定的勞教期已滿,但她始終拒絕放棄信仰法輪大法,因而被勞教加期了三個多月。這是我第三次探望女兒,前兩次勞教所都不允許我跟女兒說話,只讓隔著玻璃看一眼,這次我找到所長講真相,強烈要求,他們才允許我跟女兒通了話,但是他們說非要等到加期滿那天才能放人。我沒辦法,跟女兒只說了幾分鐘的話,他們就把女兒帶走了。當看到女兒轉身走的那一刻,我的淚水終於忍不住地流下來。

女兒離開後,我禁不住悲傷地放聲大哭。也許是我這個年近七旬的老人淒慘的哭聲觸動了獄警們的善心,那個接待我的獄警過來安慰我,並去食堂給我打包了一份飯菜給我,後來還幫我叫了個車子把我送到回廣州的車站。我到了廣州,正碰上了那次2008年南方雪災,鐵路受阻,我只得一個人滯留在廣州。此時我老伴一人留在武漢家裏,天寒地凍,可我的心更寒。在人們闔家團圓慶佳節的時候,我們家卻要在孤獨悲傷中度過!這一年的春節我感到格外淒涼。

到了2008年3月10日女兒勞教期滿的那天,我和家人一大早就去勞教所接她,卻沒想到南山公安分局「610」人員搶先把我女兒劫持到了南山區西麗洗腦班,我當時一聽到這消息,精神幾近崩潰,悲憤交加,只覺得眼前一黑,我的左眼突然一下就失明了,至今仍看不見東西。後來,我女兒被非法關押在西麗洗腦班長達半年時間,她拒絕接受所謂的「轉化」,每天都在高壓迫害中度過,直至2008年奧運會結束後才被釋放。這期間無論家人怎麼懇求他們也不肯放人。至此,我和老伴心力交瘁,痛苦萬分。這些年我們不知流了多少傷心的眼淚,老弱的身心承受了巨大的打擊和傷害。

四、不斷的騷擾、威脅

我女兒被釋放後隨我們回到娘家,我和老伴都已年老體弱,女兒就在家照顧我們。可是深圳的「610」人員仍然繼續監控和騷擾我們。2009年他們甚至還去到我老伴的老家安徽鄉下,安排那邊的村委和派出所監視我們回到老家時的生活。

2012年5月,深圳南山區「610」的兩人(陳某和王某)找到我武漢的家,又威脅我女兒必須寫下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書」,否則就要強行綁架我女兒回深圳。我們母女倆對他們這種蠻橫無理的要求予以堅決抵制,正告他們這是執法犯法,遲早是要遭惡報的,他們最後才沒得逞。即使這樣,我仍然是用善心向他們講真相,勸告他們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不要再助紂為虐,給自己及家人留條生路。他們走後,我所屬轄區的王幹警告訴我說他們一共來了四人,另外兩人在車裏沒露面。

為了有一個好的身體、為了做一個好人、為了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卻遭受到如此慘痛的迫害。我的遭遇還不算最糟糕的,在這十六年對法輪功的非法打壓迫害中,有多少人被非法勞教、判刑、迫害致殘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有多少父母失去子女、多少孩子失去父母而家破人亡的。這一切的一切災難都是江澤民一手發動迫害法輪功造成的。

鑑於所有參與迫害的單位與個人所犯罪責,皆因江澤民一手造成,本人對他們暫不起訴,一切由江澤民負全部責任。江澤民犯下了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罪、非法查抄罪、非法拘禁私設黑牢罪,它罪惡滔天。為此現特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提取控告,將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繩之以法,依法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