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麗一家遭迫害 女兒控告迫害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省報導)河北省隆堯縣蓮子鎮西范村法輪功學員李小麗一家多人修煉法輪功,而他們一家也是江澤民流氓集團重點迫害的對像。李小麗曾被多次綁架、關押、判勞教,連他不修煉的丈夫和老公公都被迫害的不能正常生活!

2015年10月4日,李小麗23歲的女兒范雪冰向兩高遞交了刑事起訴書和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濫用職權、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迫害人權、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等罪行,要求檢察機關及相關部門立案偵查,追究其刑事責任和賠償。

范雪冰陳述的迫害事實:

我叫范雪冰,今年23歲,我們一家因為修煉法輪功屢遭迫害,使我們一家受到極大傷害和損失。

記得當時我還小,有人推薦我媽媽去看一看《轉法輪》,說這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的書。媽媽看後,告訴我們家裏人,這本書是講心性的修煉,還有五套功法可以祛病健身,增強體質,提高道德水準,能讓人們知道怎樣做個好人。

從此我跟著媽媽一塊學法煉功,當時我還小,就聽媽媽讀《轉法輪》,每次學法都看見書皮上的法輪在旋轉。我跟媽媽還有好多人都在一塊煉功,還交流一些家裏的事,都是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好了,怎麼惹別人生氣了,以後自己怎麼做好,做事處處先考慮別人。我媽媽修煉法輪功後,不和爸爸爭吵了,不打麻將了,脾氣變好了,家庭和睦了,身體也比煉功前好了。從學法那天開始,我就知道不偷不拿、誠實守信、要善良、要真誠的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

然而好景不長,1999年江澤民因小人妒嫉,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殘酷迫害,將修煉法輪功的人非法關押、勞教、綁架、用電棍打,用極其殘忍的手段逼迫人放棄信仰。

九九年四月份,媽媽去北京上訪,想要告訴國家領導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輪功。」然而這樣的上訪卻讓媽媽遭了不少罪。媽媽在半路上被劫持,押回隆堯縣公安局,還勒索了錢財。7月份媽媽第二次去北京上訪,結果被隆堯縣公安局把我媽媽抓去,把我媽媽身上的錢搶走,他們還不讓家人和媽媽見面,無奈家人請吃飯花去了兩千多元錢。過了一段時間才把已有身孕的媽媽放回。快過年時,隆堯縣公安局和西范村大隊來我家騷擾,向我們家勒索1000元,他們揚言:要是我們不給錢,就把媽媽綁架走。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媽媽再一次上訪,到天安門城樓上展示第五套功法,結果媽媽剛打好手勢,就上來幾個警察拽著媽媽的頭髮連踢帶打,後把媽媽送到懷柔看守所。當時因為媽媽沒報姓名,被非法關小號十天。在那裏,媽媽和幾個同修照常煉功。無奈之下,他們把媽媽放了回來。當時弟弟才6個多月。媽媽剛回來,村支部連同蓮子鎮派出所將我媽媽騙去,勒索我們家二千多元。如果不給他們,他們就又要把我媽媽非法關押。我幼小的心靈充滿了恐懼,我真的好害怕,害怕媽媽再被關押,剩下我和弟弟沒有人照顧。

2001年2月份,媽媽又一次離開我和弟弟去上訪,結果被公安局人員截回,被判兩年勞教。

在看守所裏,媽媽不配合他們,絕食16天。看守所的犯人看著媽媽不吃飯,一天天消瘦下去。第二天他們把媽媽送到石家莊勞教所,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2大隊。媽媽吃了很多苦,受到電棍毒打。然後他們又偽善的哄騙媽媽。在石家莊勞教所2大隊媽媽被非法勞教一年。她只是為了要說一句真話,只是為了讓人人都向善,卻要飽受那麼多的痛苦和折磨。當時我只有6歲,弟弟也就一週左右。那段時間裏,基本都是爺爺照顧弟弟,爺爺70歲了,還要照顧這麼小的小孩子。可想而知,一個老人家受的委屈和當時的處境?真是無以言表!而且公安局、村大隊還時不時來勒索錢財,我家那時已沒有錢了……我和弟弟吃的都是親戚接濟來的。親戚鄰居看我們生活艱難,給我們送吃的。可是沒有母親在身邊,我和弟弟缺少了母愛,這是無論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母親在遭受這樣的苦難,還有多少孩子每天每夜都在思念著自己的母親,有多少家庭和人身飽受摧殘,有多少人的家被勒索錢財,被非法勞教和判刑……

在江澤民的指揮下,焦點訪談還製造了謊言,編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媽媽為了說句公道話,卻被非法勞 教了一年,非法關押數次,並且關押的人還說要抄家之類的話。那時我每天都在盼望著媽媽能夠回來,那段時間裏爸爸不敢和我提媽媽,他怕提起來兩個孩子哭著喊著要找媽媽。在那一年的時間裏,我們每天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怕有一天會被抄家,怕有一天再來抓人。親戚更是不理解,說甚麼的都有。爸爸每天愁眉苦臉的,不知道明天會怎麼樣……那段時間我感覺日子過的好漫長,好漫長……

2011年3月份,突然又來一幫人,非法闖入家中,搶走了幾本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媽媽在巨鹿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半個月,他們向我爸爸勒索1000多元。媽媽回到家不到兩個月,隆堯縣公安局和蓮子鎮派出所不斷上家騷擾。5月20日早上,突然來了十幾個人,企圖綁架我媽媽和我嬸嬸。因我媽媽上班去了,他們幾個人強行把我嬸嬸綁架走了。我爺爺看到了,上前要問情況,他們幾個人不管不顧的把我爺爺往一邊推,不讓我爺爺問,把我爺爺手腕刮破。爸爸和叔叔上前問,「你們是幹甚麼的?為甚麼隨便抓人?」他們根本不聽。爸爸抓著一個警察不讓他走,他們反咬一口,說我爸爸妨礙公務,把我爸爸抓去蓮子鎮派出所。

在蓮子鎮派出所,他們用膠皮棒打爸爸的頭部,用毛巾堵著嘴,把爸爸打暈了好幾次。之後又把我爸爸送到隆堯縣看守所,不讓家裏人和爸爸見面,後來托親戚朋友找關係花了六七千元才把我爸爸放回家,我爸爸被非法關押將近三個月。這使我爸爸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使我家庭受到了極大的損失。

這期間有一天半夜12點,派出所警察跳牆闖入家中,把80歲的爺爺綁架到蓮子鎮派出所,為了取假證,村幹部范順平和蓮子鎮派出所警察拽著我爺爺的手讓按手印,還說甚麼這都是為你好,騙老人說是為了讓你兒子早點出去。爺爺的一隻手被拽的腫的老高,另一隻手青了一大塊,這給老人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媽媽去派出所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為了一點小利就做傷天害理的事。當爸爸回到家時,人已經消瘦了,我看到他時心一陣陣酸痛。

2011年12月份,媽媽和同修在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當時蓮子鎮派出所所長張現輝(已遭惡報車禍死亡)帶一夥人,把媽媽和同修強行帶到蓮子鎮派出所。媽媽和同修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迫害好人會遭報應的。張現輝不聽真相,還叫道:「我不信,我怎麼不遭報呢?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媽媽和同修被送到隆堯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天。2014年7月,張現輝真的遭惡報,出了車禍,死時年僅44歲。

在法輪功被迫害的十幾年裏,村支部、蓮子鎮派出所、隆堯縣公安局不斷上我家進行騷擾、恐嚇、勒索,給我們家造成嚴重的傷害。在此我要求公平、正義的國家賠償,法辦江澤民,給人們做好人的權利,這樣國家、人民才能安居樂業,百姓才會更加為國家去造福,才會看見國家有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