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國保大隊勸善 長春孫志華遭扣押毆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按:一位善良的市民到中共國保大隊勸告警察不要迫害好人,釋放自己無辜的朋友,結果自己也被警察扣押、逼供、毆打。以下是吉林省長春市孫志華自述近期遭遇。

我叫孫志華,長春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至七日,我和一些法輪功學員營救被無理關押的同修王劍英,遭到公主嶺市國保大隊和610人員的流氓暴力迫害。在八月七日至二十二日這半個月中,我遭到了國保警察非法拘禁、非法審訊、虐待侮辱,暴力打罵,信仰權利和人身權利受到了多方面侵害。

我的同修王劍英遭到中共惡警的無端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公主嶺市看守所。王劍英在生活中做一個好人,同時他也用法律賦予自己的權利和自己的切身體會去洪揚法輪大法的美好,揭露江澤民和610特務組織的迫害罪行。他的行為對國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是公主嶺市國保大隊竟然抓捕了他。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相信,只要參與迫害王劍英的警察明白了王劍英的無辜和中共的邪惡就一定能讓王劍英脫離魔掌。

八月六日的營救過程也證明了這樣一點,我們到看守所和響水派出所講真相,凡是具有正常人性的人真的對中共的知法犯法、執法犯法非常不滿,對王劍英的遭遇很同情。因為我們都是老百姓,都生活在一個中共流氓惡棍還在逞兇的環境中,接受真相、相信真相、選擇位置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八月七日,我們到了公主嶺市國保大隊,情況立刻發生了想像不到的變化。我們只不過想要讓參與辦案的人員明白王劍英無罪,是江澤民之類的敗類在犯罪,沒有其它任何別的目的。放不放人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可是我們被允許進入國保辦公地的時候,立刻遭到了非法拘押和審訊。


鐵籠子示意圖

在整個所謂審訊過程中,我反覆跟他們講法輪大法的好處,講他們不要隨便違法,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理。可在他們看來這就是頑抗,就是態度不老實。從七日上午十點,我們進去以後,國保警察先是把大鐵門一關,然後把我們關進大鐵籠子,開始強行搜身,接著就是侮辱、錄像、提取每個人的身份信息和所謂的審訊。我們法輪功學員本來沒有甚麼秘密,也沒甚麼犯罪行為,他們卻把我們分開一個個地審訊、逼供。其實這些警察簡直沒有理智,在他們心裏,修煉法輪功就是罪,堅持真善忍就是罪,他們敢於如此無理智的犯罪,主要原因是他們知道,唯一的理由就是江澤民和共產黨不允許我們修煉而已。直到後半夜兩點半這二十一個小時中,他們非法審我三遍,最後他們一無所獲,按照中共法律,他們也應該放我回家。本來嘛,我們只是想憑著真誠和善意解救被冤屈的好人,何罪之有?可是他們並不甘心,把我們關進了拘留所。

關進了拘留所還不算完,他們搬來了政法委和610的人,繼續迫害。

九日,我在拘留所裏被嚴管,所謂嚴管,就是利用監所裏的犯人對我進行包夾,嚴格管制一言一行,不許說話,不許行動。

接著,610在拘留所給我們辦轉化班,威逼利誘我們放棄修煉。在拘留所,他們對我的暴力迫害也升級了。他們要給我抽血,我不配合他們,四個人暴力抽血沒得逞,就上來個把人,把我按倒在地,強行抽血。

十五日那天,他們又把我帶到了這間屋子,來了四個所謂幫教,幫教說了很多污衊大法和修煉者的話,我用自身修煉的經歷告訴他們真相。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見欺騙沒用,過來兩個自稱是省裏打黑的人,把我帶到旁邊的一個屋子裏開始打我。他們強迫我站立叉開兩腿,舉起雙手,我不服從他們就用腳猛踹我的腿,用腳踩我的十指,使勁踹我的兩側軟肋。踹累了就用手打耳光,第一個人打累了又上來一個,接著打。一直打到了十一點多,該吃中午飯的時候才收手,嘴裏還不乾不淨地罵人。

他們一直迫害到二十二日才放我回家。

以上經歷只是粗略地說了公主嶺市國保警察對我個人的迫害過程,他們對其他六位修煉者的迫害這裏沒有涉及,對我個人造成的更多傷害也不加贅述。

僅從我個人的經歷中大家都看得出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毫無理性,也不需要任何正當理由。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權利與人身權利沒有任何保障。而且中共的迫害絕不是個別人的行為,而是屬於職務犯罪和集團犯罪。

我們講真相一再重複這樣的事實,凡是離開中共控制的環境,人們都能認同法輪功,而在中共控制的環境中,一再發生對公民的粗暴踐踏和流氓式的恣意侵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