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的我白髮變黑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七日】

耄耋之年我的白髮變黑髮

〔四川大法弟子緣生來稿〕去年,在德國留學讀博士生的外孫女,四年學業期滿,近日回國探親,返校前同她的爸、媽、婆婆、姨婆等來看望我這個八十四歲的外公。

剛一進門,外孫女就驚奇的問:「幾年不見,外公的頭髪咋變黑了?」老伴在一旁幫我回答:「你們都知道你外公在煉法輪功啊。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既修性又修命,只要誠心修煉,人會返老還童,越活越年輕!」

她爸、媽也在一邊幫腔說:「你外公學法煉功可精進哪,從一九九七年起,十幾年如一日,從不間斷。你看他從未吃過一粒藥以前所有的病都好了。九八年右邊肩膀粉碎性骨折,李大師把痛神經給他鎖著,從未哼一聲,不吃藥、不打針,二十天就好了。一次橫過馬路,被摩托車撞飛三米多遠也沒有出事。這都是我們親眼看到的。

「現在你看他紅光滿面,頭髪也變黑了,眼鏡也拿掉了,還學會了電腦,上網、下載、打印,走路像個小伙子。修煉法輪功,就是有福,我們當兒女的也放心了。」

她婆婆、姨婆(都是從湖南來的)聽了都說:「這法輪功太神奇了,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真混帳。」

第二天他們就到成都去了。到成都後,又與在成都工作的大兒子、二兒子、小兒子和二女兒相聚,談到了我的情況,他們都放心了,還特地打電話告我,他們當中沒有三退(退黨、團、隊)的,都要我給辦三退,還讓我準備幾本法輪功的經書,他們十月一日放假回家團聚時都要來學法輪功。

醫生說我會癱瘓 幾天後上班了

〔黑龍江大慶來稿〕我是一九九七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不久,我雙手神經性的顫抖、眼睛紅腫、冠心病等等,許多病都不知不覺的好了。我更加堅信大法和師父,我決心修煉到底。

二零零一年元月份的一天,我下班過馬路時,突然被一輛公交車撞出二十多米遠,大頭朝下趴在地上。待我清醒後心裏想:「請師父救我,我沒有事。」後得知這輛公交車的車門被我撞出一個大坑。他們覺得事態嚴重,就直接把我送進醫院。

到醫院檢查結果:我的腰椎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醫生說有癱瘓的危險。當時我丈夫就哭了。

這時醫生、護士已把各種儀器和吊瓶都拿來了。我在心裏說,「師父,我不打針。」針就真的扎不進去。我丈夫就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我想不能讓他再造業,就同意打針了。

到了第七天,修煉大法的母親看我還躺在床上,就說:「你還在這躺著,這是你呆的地方嗎?」我一下醒悟了,是啊,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起來,下地,回家。我在心裏求師父幫我,我不打針了。我就和丈夫說:我不打針了。他不同意,我說你去問問大夫。他一問,大夫說不能再打針了,打多了骨頭癒合不好。丈夫當然也就贊成不打針了。

那年冬天下了很多雪,路很滑,有很多人出車禍或摔跤,骨折之類的特別多,每天都聽到那些傷者的呻吟聲。丈夫問我:「我怎麼就沒聽到你喊疼呢?」我說我不疼啊!他就說我裝的。我說疼到那種程度了,裝不疼能裝出來嗎?我告訴你吧,這些只有修煉人能明白和體會到。

在我停藥的幾天後,我穿的淡藍色睡衣都變成了黃色了,師父通過汗毛孔把我身上那些藥給我排出來了。

從第八天開始,我就慢慢的下地鍛煉自己走,很快我就出院了,在家煉功學法,不幾天恢復正常我就去上班了。

單位的同事和親朋好友無不感到驚訝,被撞成那樣,這麼快就完全恢復了,太不可思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