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走出病業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我和老伴從廣州回家,正是法輪大法洪傳時,隨處都能看到三五成群的人們在廣場、街道煉功,隨處都能聽到煉功的音樂聲。人們都在奔走相告,傳遞著大法的消息。

老伴比我先得法,剛煉功十天就出現了消業狀態。他信師信法,在消業過程中我親眼見到了大法在他身上出現的神跡,很受感動。同時,他也在向我洪法,我也有緣走入了修煉。煉功一個月,困擾我多年的右半側不出汗的毛病神奇般的恢復正常,習慣性的感冒也不翼而飛,身體特別清爽,特別舒服。

十幾年來,堅持學法煉功,我和老伴從沒看過醫生,他不時的出現消業,而我只是過了幾次心性關。

二零一二年,我身體突然出現病業假相,腰部疼痛,蹲不下去,直起來非常困難,像針扎一樣難受。開始也沒把它當回事,學法、煉功、講真相,三件事照常做,後來根本無法站立,不能煉功,只能躺在床上學法,聽法。一次次劇痛,一次次抽搐,使我大汗淋漓,身體嚴重脫水,皮膚乾燥,全身掉皮,體重也在下降。孩子回家看我這樣,把我送到醫院,自己也沒有正念對待。經醫生檢查說:「沒有任何病,不需要開藥。」

我有點不理解,在回家的路上,師父的法打進我的腦中:「你檢查去吧,沒有毛病,你就是難受。」[1]這時我才悟到,修煉人沒有病,都是業力。我痛悔自己悟性差,感到很慚愧。

痛悔中反思自己,修煉十多年了,為甚麼長期煉功就不好病?肯定是自己的修煉存在問題,否則不會如此。

我努力向內找,同修也在幫我找,找出來一大堆人心和執著。因為根本的執著沒有放下,觀念沒有轉變,學法不去悟法理,停在表面上。看週刊、資料總是帶選擇性,愛看神傳文化、預言故事等方面的內容,很執著時間,盼望法正人間快點到來,正法早點結束。潛意識中就是怕吃苦、怕付出、求安逸。講真相中不到位,當別人不願聽真相、不接受資料,就怨恨別人;對接受資料,同意三退的就產生歡喜心;當師父把有緣人安排到跟前時,產生怕心,怕別人不聽真相,不要資料,怕別人舉報,總是開不了口,過後留下的總是遺憾;打真相電話對方不接聽,遇到空號、罵人,心裏就受不了,乾脆不做了,慈悲心全無;當孩子公司請我去參加管理時,我沒有站在法上去悟到,這是對我的干擾。

修煉這麼多年,都在修些甚麼?真、善、忍做到了甚麼成度?人的為私、為我的觀念改變了多少?回想起來,我根本就沒有實修自己,處處都沒有表現出修煉人的風範,因為人的觀念不改變,根本執著不放棄,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兒子回家看我,心裏有點難受,甚麼話沒說,把我送到地區醫院。正碰上星期五下午,主治醫生都已下班,要到下星期一才能給我檢查。其實這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師父的安排。等到那天,醫生給我照了片,做了CT檢查,星期二看結果。醫生看完結果後,來病房跟我談話說:「病情嚴重,胸椎有塌陷,心臟積水,肺部邊沿有結核感染,腰椎突出,尾椎骨破碎,有骨結核,要換骨頭或是加鋼筋支撐,做手術還不知道能不能下得了手術台?要準備30-40萬。」女婿還專門諮詢了權威醫生,都說希望不大,還是保守治療為好,就是只等著死吧!

我一聽,立即升起了強大正念,說:「這不可能! 我的身體師父都給我淨化過了,五臟六腑都是健康的,絕對不會有問題,我不相信。」當場正念否認,發出強大一念「我要出院!」在場的女兒不同意,又哭、又勸我,還罵我不可思議,不可理喻!但我不動心,老伴是一個正念強的同修,認同我的主張。女兒拿我沒辦法,馬上給弟弟妹妹打電話,勸我一定要聽他們的安排。我回話說:「不行!你們一定得聽我的。」他們都震住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使我自己真正的在主宰自己,當時我的話能量很大,出院後心裏感到無比的輕鬆。

憑著「信師信法」的這一堅定正念,回家靜心學法,向內找,我求師父救我,第二天神蹟出現了,九天以來沒解出的大便,把它化解了,連續排泄了兩個小時。過後,我含著淚水向師尊合十!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我躺在床上,下肢完全失去了知覺,全身僵硬;但每天堅持學法、聽法、發正念,常與老伴交流,切磋。他鼓勵我向內找,從法中歸正自己,一切聽師父安排。這時,師父的法不斷的顯現在眼前:「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我知道要照大法去做,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在魔難中過好關,師父就會幫我。

接著第二次神蹟出現了。一天晚上,一覺醒來,全身長滿泡瘡,右側的胸背都是手指頭大小的水泡,密密麻麻。我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是大好事,不去想它,半個月後,一掃而光,我的家人和親人都見到了這個神跡。

二零一三年四月,我腰部突然鼓起來一個大包,正好對著雙腎這個點上。一天天長大,像個小石山,硬梆梆的。我預感到好像要發生甚麼大事了,但心裏平靜、不害怕,也知道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和淨化身體。半年過去了,一天下午突然,師父在這座小石山的左邊和右邊各打出了一條通道,從骨頭中抽出來很多壞東西,由通道一直向外排泄髒物,搞了一年多。老伴天天給我用鹽水洗,一天要換一、兩次紗布,從沒有怨言,對我過好這次關充滿著信心。

現在正在恢復之中,雙腿有了知覺,能下地活動,日常生活大部份自理。這一切變化和神跡,都來自於大法和師尊的慈悲呵護,師父的巨大付出,來自於同修們的幫助和鼓勵!

從離開醫院那一刻起,我一直保持信師信法的強大正念,抓緊學法、聽法、發正念、清理我自身空間場和另外空間干擾的黑手爛鬼。時刻想著: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他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我只聽師父的。師父告訴我們:「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2]我一定要在師父的法上去悟,用法來要求自己,認真實修,過好這個關;有師在,有法在,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是肯定的!

師尊時刻都在我身邊,時刻都在呵護著我,同修們在鼓勵著我,我一定要緊跟上正法進程,趕快站起來,走出去,去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層次有限,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