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脫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弟子,在十多年的修煉中,有喜有甜有苦也有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精進在正法路上。現在講真相救人成了我生活中每天必做的事,隨時做,只要遇到有緣人就要講真相勸三退。這是在不斷學法,不斷轉變觀念,不斷增強信師信法的信念在修煉中昇華上來的。

轉變觀念 正念正行救有緣人

以前見到警察心裏就想是惡警,看到常人反對大法就想是惡人。講真相人家不願聽,我很著急。後來認識到人們不願聽肯定是我有問題,是講的不到位,講不好,是心態有問題。在不斷學法中,看到自己有怕心、恨心、急心,沒有用慈悲心對待他們,沒有用正念看問題,沒有慈悲眾生。找到問題在法中歸正後再講真相就容易多了。

一次我被綁架到公安局,兩個警察看著我,我就針對他們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邪惡,解體背後的共產邪靈,然後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注意聽,相信「法輪大法好」,到後來他們就順理成章的三退了。兩個得救的生命對我表現出友善,讓我喝水,坐椅子。

在看守所裏,警察指使犯人不讓我煉功,我堅持煉,他們就給我戴上手銬。我心中不斷背法,告訴自己是大法弟子,求師父救我,不一會就順利取下手銬。第二天犯人發現手銬取下來了,我又在煉功,就把我的手反銬在背後。我絕食反迫害幾天後,警察問:「你為甚麼不吃飯?」我說你們讓我煉功我就吃飯。他問:「你說話算數?」警察和兩個犯人就給我開手銬,但是怎麼也打不開鎖。沒辦法,為了挽回面子對我說,你自己取下背銬我就贊成你們師父。我在心中求師父幫我,一會我順利脫下手銬,他們很吃驚,無話可說。

從這以後我就能自由的煉功、發正念了。我記住師父講的「環境是自己創造的」[1]這一法理,就在看守所裏講大法的美好,大法的超常等真相,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

在看守所十幾天的反迫害、講真相中,環境正過來了,他們又把我送到洗腦班想讓我放棄大法修煉。當我知道先去的同修都被他們「轉化」了,我不由得哭了。心中暗想我絕不轉化!我就時刻背「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2]。他們說的我不聽,我讓他們聽我講大法真相,我堅持煉,他們就給我照相。七天七夜我不吃不喝,放下生死,他們害怕了把我送回家,到家後上炕就打坐煉功,他們甚麼也不說就走了。從此,我們這兒的洗腦班解體了。

信師信法 解體迫害

有一次我被勞教迫害,我被北京女子勞教所「賣給」湖北女子勞教所(送走一個被勞教人,北京女子勞教所可得千元的收入)。湖北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很惡毒,不分白天黑夜的折磨大法弟子。打、罰站、藥物迫害、對絕食的進行野蠻灌食。我絕食反迫害,惡警汪琴等就指使七、八個人按著我,強行把我嘴用撐子撐開,用大杯子灌水,大約有半小時,如果水灌到氣管就會有生命危險,是師父的保護我才躲過此劫保住命的。

湖北女子勞教所對我迫害十個多月,我人瘦的皮包骨頭,連半盆水都端不動了。但是我不怕,我心中裝著法。我修的是性命雙修的宇宙大法,修的是「金剛不壞之體」[3],我啥事都沒有。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修大法沒有罪,發真相資料沒有錯,講真相救人是做好事。警察犯人不配管我,所以他們叫我名字我就不答,不喊「報告」,不幹活。我告訴他們我叫大法弟子,後來警察犯人就都叫我「大法弟子」。在那裏我告訴自己,修煉的路只有師父安排,不准許警察和犯人對大法弟子犯罪。當我正念正行時,師尊把我從魔難中解救出來,我提前十四個月回到救度眾生行列中。我不忘自己的使命,只要遇到有緣人我就救他,心裏裝著眾生,走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周圍的鄉鄰,親朋都三退了。

我知道修煉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我還有許多人心沒去掉,有時表現出學法煉功犯睏,發正念犯迷糊。我知道是自己主意識不強,睏魔在鑽空子。我會在法中加強自己的主意識,時刻把自己當成修煉人。

師尊多次在生死關頭救了我,弟子用盡人類語言也表達不了這份感恩,只有在今後的日子裏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人,讓師父少操一點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神路難〉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