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再重視發正念 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法輪大法弟子,盡心盡力的做著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期間有艱辛有喜悅、有精進有消沉,憑著自己這顆純淨的信師信法的心走在師父安排的救眾生的路上。我看不到另外的空間,發正念的時候幾乎也沒甚麼感覺,剛開始的時候四個整點不能堅持,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正念越來越足,現在四個整點發正念幾乎沒落下過。而且最近的幾次幫助同修發正念解體病業假相、清除卑微生命的干擾,讓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發正念的「神威」。現在將最近發生的三件事寫出來和同修交流,由於沒怎麼寫過交流稿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不久前,聽同修說協調人被病業干擾,連續兩天都起不來床。聽到這個消息我意識到這一定是舊勢力的迫害,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們整體這必須得幫助。下班的時候我來到同修家,看到她閉著眼躺在沙發上,表情非常痛苦,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已經持續一整天了。聽她說膽那個部位很痛,我隨口問了一句以前有沒有過這個狀況,她說沒有,我馬上意識到這個念頭不對趕緊滅掉它。這時她的丈夫(同修)和另外一個同修也都來了,通過交流知道她的丈夫認為協調人喝了薑湯是吃藥,法理不清,說了一些恨鐵不成鋼的話,並認為幫助發正念沒用。而另一同修認為協調人都已經非常痛苦了,作為丈夫還數落她很是不對。這時我對協調人說,咱得向內找啊,喝薑湯說是吃藥還不太至於,可是這是信師信法的問題啊。但即使這樣也決不允許舊勢力迫害,同修現在跌倒了咱得扶一把,而不能埋怨她。

交流後我們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清理邪惡對我們整體的迫害,協調人從乾嘔著坐起來到痛苦的喘息,後來聽不到任何聲音,發正念結束時她說了一句「我好了」,我當時高興的說了一句「真的啊,對,好了」。協調人真的好了。第二天就正常的做著自己的事了。

這之後沒幾天,我到一同修家,發現同修的腳腫的非常厲害,痛的直咧嘴,而且已經兩天沒有出去用手機講真相救人了。這之前他每天都能救下來三、四十人,心裏非常著急;而且也向內找了,三、五年之內的事都已經找遍了。我意識到都已經影響到講真相救人了,這一定是邪惡的迫害,只有整體配合發正念才能解體它。

通過交流身邊的幾位家人同修也認識到不能只靠他自己向內找,需要整體配合才能有力的解體邪惡。我們發正念解體整體空間場中的邪惡干擾,僅僅發了十五分鐘的正念,同修走起路來就非常順暢了,他說好多了。第二天就繼續手機講真相救人去了,一直到我寫稿的現在,一天都沒間斷過,每天都能勸退四十多人。我深深的知道這不是弟子有多了不起,是因為弟子的念正、心純淨。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說來也巧,這事剛剛過去也就一個星期。一天一位同修手機出了點問題我幫忙去解決。上樓的時候,看她吃力的樣子,我知道她在消業。就在教她怎麼處理手機的時候,她突然變的非常難受,已經挺不住了就趴在了沙發上。我和另一位同修告訴她得向內找否則我們發正念也不會管用。她說向內找已經找到了,可是嘴裏還在說著別人哪哪不對的話,這時她的身體越發難受了,已經噁心乾嘔了。她說要吐就搖搖晃晃的在同修大姐的攙扶下到衛生間乾嘔起來。反應這麼快這不是邪惡的迫害是甚麼呢,一定得否定它,解體它。我就跟同修大姐說咱們趕緊發正念,解體舊勢力安排的這些爛東西。於是我們就坐下來發正念,被干擾的同修也慢慢坐起來,慢慢的抬起好似千斤重的腿,喘息著發起了正念。一會喘息聲輕了,又過了一會喘息聲聽不見了。發正念結束後,她說了一句「我沒事了」。她真的沒事了,第二天早上我看到她的時候,已經精神十足了。

連續發生了這三件事,都在整體配合發正念的情況下輕鬆的解體了邪惡低靈,這讓我信師信法的心更加堅定了。正法到了今天,不能讓舊勢力及其操縱的低靈生命無休止的表演,干擾迫害大法弟子的助師正法與救度眾生。更不能再讓它們繼續以假相愚弄眾生,對大法犯罪,造下無邊罪業。

現在,對於邪惡的干擾,只要大法弟子向內找,並正念否定它們,一發正念,一切不正常狀態就煙消雲散了。師父說過正法是有進程的,看來我們真要跟上正法進程,做到師父說甚麼我們做甚麼,多發正念,走好助師正法的路,除盡邪惡,喚醒眾生,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