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次長時間發正念除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二零一一年有一段時間,由於自己學法、煉功、發正念、救人都比較懈怠,很多事情都感到力不從心,儘管師父的新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也看過幾遍了,也明白學法要入心,不能走形式,可就是方方面面的干擾很多,思想業力干擾使的我靜不下心來學法,心裏很苦惱,這種狀態如何助師正法?

與甲同修碰面時,講了我的情況,她也有同感,覺得我們的責任很重,做不好,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我們在法理上切磋,找出各自的執著。交流中,也談到了本地的一些情況。前一段時間,本地區也出現了一些迫害的情況,也有一些老年同修不同程度的出現了一些病魔干擾,有的時間已經很長了,同修之間出現了不能配合,各管各的、人心浮動、放不下自我、妒嫉心、色慾心等在同修間產生了間隔,影響整體配合,救度眾生。因甲同修天目是開著的,在她的修煉層次中看到的一些情況,使她非常著急。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還這樣不急不慢的怎麼辦?

我和甲同修商量,就從我做起,一定要認真學好法,重視發正念,每個全球整點發正念都要三十分鐘以上。後來發現一定要清除本地區的邪惡。我們就決定每週日下午二至四點(二個小時),徹底清除本縣邪惡的六一零、公、檢、法各鄉、鎮派出所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所有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干擾正法的亂神,清除「北京老巢」增援的邪惡。

下面我把我們發正念時,同修看到的和我們感受到的一些情況寫出來,希望同修能重視發正念,同時堅信自己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第一次發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

同修看到了另外空間已經有了我們的影像,知道我們要發正念。另外空間黑黑的一片,望不到頭,師父法身在,我們用法網下了罩,三十分鐘清理自身空間場。開始邪惡沒當回事,當真正發下去時,它就來干擾,一會來電話了,一會兒又有敲門聲,同修的孩子回來了,一會兒同修的母親又來了。我們堅持近二個小時。另外空間神雷陣陣,這個空間雷聲轟轟,一個響雷結束戰鬥,邪惡滅盡,本來是晴到多雲的天氣,響雷過後,下起一陣陣小雨,洗滌著人間萬物。

第二次發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

清理自身四十分鐘,同上次一樣,有電話干擾。立掌後,我模糊的看到一個人給了同修一串白色的東西,同修在我面前晃了晃,說:「給了我一個這個。」我脫口而出說:「是水晶珠鏈。」我知道是法器。

同修看到我們的功打出去時,眼前顯現在公安局上空布了罩一根管子連著罩,另一頭有個黑龍吐著黑氣往罩裏輸送,一層層的黑氣裏藏滿了邪惡,感覺隱晦一下子,瀰漫在周圍,整個空間都是黑壓壓的,散發著陰惡的氣息。同修用掌心激光束,照到一個滅一個,照一片滅一片,但顧不過來。

這時,同修的孩子又來敲門了,開門後,同修接著發。她問我能不能看到,我說看不到,她說:「老巢在公安局上空。」我「嗯」了一聲,接著發出了強大的功能,就在這時,心裏有一念想問同修:是否師父給了一串珠鏈。因為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憋了半天,我還是問了,她說是的。

與此同時,她發現自己的左手腕真的多了一樣東西,是硃砂色的佛珠(可能層次不同,看到的顏色也不同),不知道怎麼用,於是她索性把硃砂色的佛珠拋出去,佛珠罩在公安局上空定住一切邪惡,邪惡無法逃脫,因為珠子可以分體也可放大、縮小,每個珠子會自動跑到罩中炸邪惡,也可以圍起來炸。也許師父看我們倆個沒辦法把邪惡圍起來,邪惡的數量又實在太多,才給的這個法器。後來我們打出大法輪,邪惡滅盡。

自從我問她鏈子的事後,心裏生出了不正的念頭,想師父為甚麼給她不給我呢?心裏很不平,靜不下心來,儘管我不斷的排除這念頭,可還是壓不住,我意識到這是邪惡的把戲,可我為甚麼被干擾呢?我找自己有求功能的心、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我不能被干擾,清除它,加強主意識,繼續靜心發正念。

第三次發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

這次,我們增加了兩位同修,清理自身半小時後,立掌就覺得腿很痛,我用搬運功把疼痛轉到邪惡身上,好像這次沒好使,腰也酸痛,坐不住,一會兒身體往前,一會兒往後,一直堅持了一小時四十五分鐘。甲同修下來,我隨後也下來了。

她說:實在堅持不住了,邪惡干擾很大,這次開始根本看不到邪惡的陣勢,一再遮擋,看到公安局是一個大墳場,上面還飄著白旗,另外空間一片混戰,打的很激烈,分不清哪兒是哪兒。只見一排排騎著白馬的勇士穿著銀盔甲奔向前方,師父的法身在空中看著沒動,把威德留給我們。在打的過程中,同修的功能施展不出來,似乎被抑制住,動不了,蓮花手印打不開,但實際是打開的。有一種力量壓著;有擋住不讓看的,有抓住同修的執著加以利用的,身體一會兒冷、一會兒熱、一會兒麻、很難受、想吐,幾乎撐不住了,心裏求師父和正神幫助,後來同修沒堅持住下來了。這次下來,我們都不同程度的被干擾,整個人好像虛脫了,好幾天才緩過來。

第四次發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

發正念前,與同修商量是否再找幾位同修一起發,聯繫上了幾位同修,到發正念時,空間場又多了五位同修的影像,整個場罩子越來越大、透明的,把邪惡整個罩在裏面,同修把邪惡圍起來,圍成一個圈,師父的法身在罩上面,下面有一個轉盤旋轉把邪惡吸進去,我們控制了這個場。我們用神雷、正法導彈追蹤上面的亂神。寶鼎、香爐,所有家裏的法器都用上了,就看那罩裏的邪惡被炸得沒處躲,整個空間炸的閃的晃眼。這回我們不用進罩裏,在外面能自動除惡,同修相互配合的很默契,整個空間場被正念、祥和、慈悲罩著。空間場不斷顯現兩行字:「真念化開滿天晴」(《感慨》)、「一帆升起億帆揚」(《洪吟二》〈心自明〉)。

第五次發正念: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

這一次,一位老同修提前發的,另外空間發出的功很強大。我與同修上來時,不斷加強罩上滅盡邪惡的機制的威力,把邪惡牢牢困在裏面,師父在看著,不允許有不好的干擾,慈悲,壯觀,祥和,彼此空間場乾淨。邪惡滅盡。整個正念發下來,累的像打了一場大仗。

經過幾次發正念,我們看到了一些不足,一個是學法、煉功沒跟上。有的同修對發正念這麼神聖的事並不重視,不理解,走形式,發了不長時間,就下來了;有的對同修有不滿,不是往邪惡那裏打,而是不斷的給同修添加黑東西;有的發正念跑神、靜不下心;有的迷迷糊糊。另外空間只要動一念,都看的很清楚,邪惡虎視眈眈變著法的干擾我們,念一不正,邪惡就鑽空子。有位老同修身體被干擾,在另外空間場看,身體布滿了黑色物質,而且還不停的咳,同修沒堅持住下來了,但同修發出的念很正、純。

不管如何,我們都要排除干擾,「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你們知道嗎?大法弟子啊,你們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們每個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無比。起不到那麼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甚麼是大法弟子》)

「在迷中,你們也看不見自己的能力,這還不要緊;你們互相之間的不配合、正念不足,使你們在發正念的時候腦子想的都是互相之間修煉中不向內找、向外看的執著,甚至憤憤不平、想到誰就生氣,你說你發那正念幹甚麼?起不到正面作用,把你所有的思想、想法、執著全告訴整個宇宙的神。你那一發念的時候全哄出來了,展覽給整個宇宙看,看你這個人。」(《甚麼是大法弟子》)

以上是個人層次看到的我們地區發正念的情況,提醒不重視發正念、懷疑自己功能的同修,一定要信師信法,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師父給我們的是最好的,我們也要不辱使命,擔負歷史責任。讓我們比學比修、共同精進,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圓容師父所要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