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史紅波被迫害致死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看到史紅波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想:同修被迫害,我為他做了甚麼?發正念。開始的半年裏,幾乎每天發正念時都念著他的名字,加持他正念正行、早日闖出,後來就少了,得知他回家的消息後就再也沒有針對他發過正念。為同修發正念,我是這樣做的:看到有同修被非法綁架的消息,我就把名字記到紙上,每次發正念,在「加持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早日闖出」後,具體加持幾位同修。這樣時間長了,名字多了,有些就被擠掉了,不過隔一段時間還會再被提及,哪怕是已被非法關押了幾年的,如:張偉、呂開利、楊本亮、朱本富、曹玉芝、田耘海、曲連喜、王春彥、丁振芳、王秀蘭等,但對已來家的就停止了發正念。

有一次,一位同修來訪,我告訴她:某某某已從洗腦班來家了,有一個多星期了。她很惱:為甚麼不通報?我們還在為她發正念呢!像這位同修一樣,我們好多同修都是在身邊同修出事了,積極為她發正念,一旦同修來家了,就完事大吉,甚至同修被勞教或判刑了,認為已成定局,也就不發或少發正念了。時間長了,就剩以前熟悉的同修在有針對性的發正念,而每個同修接觸、認識的同修畢竟有限,這就導致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空間場不乾淨,進而被迫害嚴重。

闖出牢籠的大法弟子,從人這邊看,是走出了迫害,其實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迫害一刻也沒有停止,邪惡虎視眈眈的。這方面我是深有感觸的。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同修都為我發正念,我的空間場一直很純淨,身體狀況也很好,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闖出了牢籠。可到家後,陰冷陰冷的,空間場不乾淨,身體狀態也每況愈下,「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多學法,多發正念,法理明白,可做起來就不那麼容易,學法發睏,發正念倒掌,我知道是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排除它、鏟除它,可效果不明顯,虧了同修們都來幫我:這個來交流、切磋,那個來陪我學法、發正念,還有送來新經文的,大家拽著我、拖著我,不讓我掉隊,我也不敢怠慢,每天把自己溶於法中,不斷的發正念,終於闖過了那段危險期。就這樣,一年多了,我身體還有諸多不適的地方,這是表現在這個空間,在另外的空間裏,邪惡被鏟除了,又壓下來一批黑手、爛鬼,除掉一批,又來一批,我一思一念都不敢有絲毫的疏漏。所以我特別理解史紅波、馮剛、王豔等,為甚麼闖出了牢籠,卻又離開了大家,是來自另外空間的迫害。

「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是宇宙空間高層生命的參與導致的。同修們,立掌除惡,師父早已給了我們佛法神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