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活人被當作死人處理(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中,有許多人被折磨至昏死。對這些人,惡警或者把他們送到殯儀館冷凍起來,或者直接送到火葬場火化掉,或者乾脆潑上汽油一把火點了,反過來還誣蔑法輪功學員自焚,甚至還有在法輪功學員活著的情況下,就把人的器官給摘取了……凡此種種,你絕對想像不到中共惡徒的凶殘!

她,兩次逃過死亡

原遼寧省東港市第三中學教師劉延俊女士,在瀋陽女子監獄遭到極其殘酷的摧殘。劉延俊患上了嚴重胃病,而惡警卻說是「淺表性胃炎」。因為她一直嘔吐不止,吃多少吐多少,身體越來越不行,經常出現昏迷和休克狀態。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監區指導員徐權去看她,一看劉延俊瘦得脫相了,就令犯人把劉延俊的衣服等東西拿好,將劉延俊抬到醫院。同時監獄又向劉延俊的弟弟索要一萬元醫藥費,說不拿錢,劉延俊的命就難保。

事後,監區指導員對劉延俊說:「你命可真大,抬你進醫院那天,差不點兒就直接給你送進火葬場,衣服都給你帶上了。」後來有知情的犯人告訴劉延俊,說惡警想等家人見過你一面以後就把你送走了;還有的犯人對劉延俊說:你弟弟不來接見你,你這條命就沒有了。

劉延俊逃過這一劫之後,是不是對她的迫害就減輕了呢?沒有。惡警在隨後對她的迫害中完全是滅絕性摧殘。

當時劉延俊有三個多月沒正常大便,而且腎不好,排尿不暢。醫院院長王妮娜叫五、六個犯人,揪住劉延俊頭髮,由她親自動手插管摧殘劉延俊。因為塑料管太粗,連續下了三天,才把管插進去。劉延俊的嗓眼,鼻孔以及胃都被插破了,鼻孔裏出血。因為不消毒,塑料管下去後,造成肺內感染,而後又尿路感染,劉延俊不停地咳嗽。犯人找王妮娜,王妮娜責令犯人誰都不准給劉延俊拔管,並說:管她死與不死的。王妮娜強迫護理劉延俊的犯人每天三次,每次給劉延俊打進3000毫升的玉米粥水。連續打幾次後,因劉延俊便不出來,也尿不出來,肚子鼓得像個氣球。劉延俊胃脹得一口氣都喘不過來,眼看劉延俊這條命就沒有了,犯人就去報告王妮娜,請示王妮娜給劉延俊少打點兒。王妮娜惡狠狠地說:「少打一點兒都不行,每天三次,每次打3000毫升,這是正常量。」無奈之下,犯人就偷偷地將玉米粥水倒掉一大半,每次少給打點兒,只做個樣子給王妮娜看。

一天三次,一次3000毫升,那一天就是9000毫升,相當於18斤,何況她又便不出來,怎能受得了!那不是往死了整她嗎?我們真得感謝護理劉延俊的犯人,她要是按照惡警的要求把那麼多的玉米粥水給打進去的話,撐也會把她撐死。

女警的良知救了他一命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湖南郴州嘉禾縣石橋鎮石塘村年僅二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雷井雄,被長沙天心公安分局綁架。當天下午四點警察對他進行酷刑折磨,到晚上把李打昏死過去,公安人員就將他送到火葬場。在將要火化時,一個女警發現雷井雄輕微地動了一下,就說:「他還沒有死,不能火化。」在場的幾個男警察說:「人都這樣子了,已經到了火葬場,燒掉算了。」女警說:「人還未死,不能燒。將來追查責任,誰負責?」雷井雄被送到長沙市中心醫院搶救,撿回了一條性命。

雷井雄是幸運的,被一個善良的女警發現還活著,更為可貴的是這個女警堅持了自己的良知,他才能夠得以存活。要是這個女警不在現場呢?要是她也同其他警察一樣呢?雷井雄可能就是另一個結局了。

殯儀館操作人員的良知救了她一命

無獨有偶,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的經歷和雷井雄相似。原湖北省襄樊漢江機械廠(現中航工業航宇救生裝備有限公司)子弟學校教師劉偉珊,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枉判,投入武漢市女子監獄。在武漢女監,劉偉珊遭到了殘酷的摧殘,如將她雙手反銬掛起來,用繩子反捆在鐵棚上。在她生命垂危時,於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晚將劉偉珊偷偷拉到航宇系統的364醫院,住院姓名填為無名氏,病房門上貼著「危重病人、謝絕探視」。劉偉珊被摧殘得癱瘓在床,肌肉萎縮,精神失常。

二零一一年八月,364航空醫院由郊區搬遷到市區新建的醫院大樓,劉偉珊被轉移送往新建的醫院大樓繼續迫害。在這期間,湖北襄陽市「610」人員及364航空醫院黨委書記樊智勇,指示把心臟還在跳動的劉偉珊拉往殯儀館。當準備火化時,殯儀館當班的操作人員檢查發現,人還活著,心臟還在跳動,拒絕火化。在這種情況下,劉偉珊才又被拉回到364醫院。

如果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沒有發現她還活著呢?或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不知道呢?要知道,她是被政府指派的人員在知道她還活著的情況下拉到殯儀館的,火化了那不也是很正常的嗎?我們要感謝這位殯儀館的操作人員,他的良知使劉偉珊免於火化。

這是兩例火化前得以生還的案例。那麼又有多少直接把活人當成死人處理,直至被火化的呢?

他被從醫院強行推到火葬場火化

江蘇省淮安市工商銀行職工,曾擔任江蘇淮安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的張正剛,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被警察綁架到淮安看守所。他慘遭毒打造成頭部重傷、陷入昏迷,被送進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做了開顱手術。術後,張正剛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三月三十日晚約六點三十分,醫生做了心電圖,張正剛心跳微弱,有呼吸,但仍處於昏迷狀態。這時,公安人員戒嚴了醫院走廊、病房,誆騙張正剛的親屬到另外房間談話。同時,幾名惡警強令醫生拔掉張正剛的氧氣和掛水,並給張正剛注射了一針藥物。然後數名警察一擁而上,強行推開其他人,將還有微弱心跳和呼吸的張正剛搶走,直接送去火葬場火化。張正剛就這樣被冤殺,年僅三十六歲。

將活人火化,這些人的心真比虎狼還毒!張正剛被火化後,公安作出決定:不准其他親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親屬上訪上告。

死在拉往火葬場路上的局長

原河南省濟源市物資局局長原勝軍,於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被枉判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點半左右,原勝軍在絕食數天後,趁惡警不備,從濟源市人民醫院走脫,跑到濟源市承留鎮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後原勝軍被惡警團團圍住。惡警強迫南桃村大小隊幹部在原勝軍還未死亡的情況下簽字證明原勝軍已死亡。然後將原勝軍拉往火葬場,一路上,被惡警毒打而死。據知情人講述,原勝軍死亡後兩天眼睛未閉,嘴巴大張,一隻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的,臉上傷痕累累,背上全部呈黑紫色,其中一條腿青紫色。

顯然,惡警們在抓捕原勝軍之前就已經接到了指令,就是將他處死。而且為了推卸責任,讓村幹部簽字證明他已經死亡。多麼邪惡啊!人未死,逼迫他人證明人已死,而後直接送往火葬場,路上,再將他打死……

濟源市當局下發文件,規定二十四小時必須將原勝軍遺體火化,如果原勝軍家人不願意,就強行火化。當時中共惡人把原勝軍凍在殯儀館的冷凍櫃中,寫的名字是:「無名氏」。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