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粘貼帶來的好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相粘貼帶來的好運

二零零八年十月的一天,我正在路邊跟給花草搭防風牆的一群工人講真相,勸三退,這時一個大貨車突然在我旁邊停下來。

車門一開,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跳下車來,見了我,連說:「可謝謝大姨了!這『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太神奇了。我有倆開車的朋友,他讓我見到你,也給他們要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粘貼。」

他見我一時想不起來怎麼回事,便說:「大姨,你忘了?前幾天,我拉了一車大白菜來城裏賣,都下午三點了,還沒有怎麼動秤呢(沒怎麼賣)。見我滿面愁容的樣子,你就在我汽車上貼了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粘貼,勸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遇難呈祥,當時我雖嘴上在念,但心裏總是半信半疑,可臨到傍晚了,真來了一個穿紅羽絨服的年輕女子,問這菜多少錢一斤,她說她要半車,給送到廠子裏,廠子離這不遠。

「當時我挺高興,可又一想,天馬上就黑了,我給他送到廠子裏,卸車、過秤再一耽誤,天大黑了,剩下的這半車,還賣給誰呀!不給他送吧?一天了。好不容易碰上這麼一個大茬(買主)。正在左右為難,一個騎電動車的中年男人一下子在我車旁停住,他看了看白菜的質量,說他要剩下的這半車,送到工地去吧。

「晚上回到家,妻子見我空了車回來,又驚又喜的說:『我以為你這麼晚才回來,也是沒有賣完呢,咱村的二胖、建國都剩回大半車來。』我跟他講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神奇經過,她感動的連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二胖和建國到我家來,妻子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事情跟他們說了,他倆也讓我給他們要『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貼在汽車上。」我聽了趕緊給了他兩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粘貼。

正好接著他這個茬,我又講了我三妹家養豬的事兒:

二零零九年,我三妹她們村有好幾家養豬大戶,那年「五號病」大蔓延,幾大戶養豬場的豬都被傳染死了,村支書家一百多頭豬一下全死光了,我三妹夫的堂弟家九十多頭豬也全都死了,唯獨三妹家七十多頭豬毫髮未損,連個得病的都沒有。因為我平時常對三妹講,現在要過好日子,就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又在她家客廳、大門上都給他粘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粘貼。又給她們全家做了三退(退出黨、團、隊),連他家孩子也退了少先隊。

說到這兒,我見大夥都聽入了神,就乘機跟他們講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修大法的要講真、善、忍,中共卻叫人搞假、惡、鬥。又講中共江魔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講天滅中共,貴州藏字石斷面天成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講現在天災人禍不斷,要保命趕緊脫離中共,退出它的黨、團、隊組織。

我剛說完,大車司機說:「跑長途不遠就有『狗』(警察)劫著收費,油價飛漲,掙點運費還不夠他們的呢!共產黨快完蛋吧!我是團員給我退了吧。」接著又有四個人也退了團。

山東快書 說真相

天天出去講真相,甚麼人都碰的上,去年春天,一個村子裏安裝自來水下水管道,我趁挖溝的人們中午休息的時候,跟他們講真相,發真相傳單。這時不知從哪兒冒出個老頭子來,他說:「現在,你們還說共產黨不好,你們不是吃飽了撐的嗎?現在吃的穿的住的,哪一樣比過去不強?六零年餓死多少人,你們知道嗎?一個大勞力一天給幾兩吃,國家還盡賣給發霉的穀子和苦蕎麥。穿的吧,一人一年發給一尺八(寸)布票,憑票買布,那時有個順口溜說:社會主義真幸福,又吃蕎麥又吃穀,又是辣來又是苦。發布票一尺八,女的做兜肚,男的做褲衩。你看現在多好啊,吃喝不愁。」

他這一說,本來想要真相材料的一時又猶豫了,我一看要冷場,就趕緊求師父給弟子智慧,我一下想起自己編的山東快書。我說:「老先生,你說完順口溜,我給你來段山東快書:

共產黨是流氓,貪污腐敗不久長,
百姓死活它不管,政府只顧把錢搶,
電(電業局)老虎,水(水務局)閻王,
管土地的是皇上,土地就是農民的命,
它高價賣了蓋樓房,官商勾結黑社會,
狀告無門民遭殃。
『城管』一幫活土匪,橫行街道氣囂張,
公安局,霸一方,圖『外快』把人綁,
『綁票』只看油水大,國法能伸又能張,
說你犯法就犯法,拿來票子把人放。
交警本是攔路狗,看見大車就揚手:
「此路是黨開,本人是黨派,
要走黨的路,留下買路財。」

我這一說,大夥齊說:「太對了,太對了!」有的人還鼓起掌來,我接著說:「中共太壞天來滅,天災人禍連上趟,趕緊三退自保命,莫給中共當陪葬。」我又講貴州藏字石,斷面天成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都是天意,講北京霧霾天氣,致使每天一千人患癌症,這都在警示中共要完蛋。你當初加入中共黨、團、隊,你就是它的一份子,你舉手發誓,把一切獻給它,包括生命。現在天滅中共,有權有勢的早都把子女轉移到外國去了,遠遠離開了中共。咱們百姓沒權沒勢的要趕緊退出它的邪惡組織黨、團、隊,不能給它當陪葬。

我這一說,那老頭子如大夢初醒說:「我一天也不出門,不聽你說,我還真不知道這些事。」有一個中年人說:「給我把團退了。」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說:「給我也退了吧,其實我入黨才一個多月。」還有兩個農村婦女說她倆入過隊,我都分別用化名給她們做了三退。

退回一箱牛奶

零九年的一天早晨,我剛一出小區的大門,突然從一旁疾駛而來的一輛紅色麵包車一下把我撞倒在馬路牙子上。當時我滿臉是土,小腿被撞破,鮮血直流。

司機是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一看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被撞成這樣,可嚇壞了,非要拉我去醫院不可。我說,咱可惹不起醫院,好容易沒被汽車撞死,還要被醫院訛死呀,你不要怕,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會有事的。你把我送到這個小區的家裏就行了。小伙子把我送到家,又給我買來水果和一箱牛奶。我說,水果我留下,牛奶你拿回去,我就單身一人,用不了這麼多東西,小伙子堅決不肯。小伙子說:「大姨,這個社會像你這麼好的人太少了,要是換個別人,少說也得跟我要個萬八千的。看你大姨,我就買這麼一箱牛奶你還叫我拿回去。」我說:「其實現在好人也不少,至少在我們中國就有一億多,凡是修煉法輪功的都會跟我一樣。大法師父李洪志師父教我們法輪大法弟子在哪兒都要做一個好人。」和小伙子閒聊中,我知道了他的住址和全家六口人的情況。隔了幾天,我的腿能行走了,挑了一個星期天乘他全家都在家的日子,就帶上小伙子拿來的那箱牛奶打車去了他家。給他家送回牛奶只是登門的藉口,藉機給他全家講真相、勸三退(退黨、團、隊)才是我的真正本意。

到了小伙子家,他全家都在。小伙子仍是表示抱歉,說那天腦子一蒙,就出了這麼個「事」。我說:「我命裏也該有這麼個災,不然我怎麼會認識你們全家呀,我一看你們全家都是實在人!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咱這點事算甚麼?你看昆明砍人事件,馬航迷案,禽流感正在世界各地蔓延,還有個奇事你們知道嗎?貴州平塘縣掌布鄉一塊二億七千萬年的大石斷面現出『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是天要滅中共。當官的都明白這個事,都把子女移到了國外,遠遠離開中共。咱老百姓無權無勢,咱也不能給中共當陪葬。現在全國有一億多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當初加入黨、團、隊的時候都發過毒誓,把一切獻給它,包括你的生命。現在天要滅它,你是它的一份子,如不退出也要一同被滅掉。吉人自有天相,咱們也算有緣,你們如有加入過黨、團、隊的,可以起個化名我在《大紀元》上給你們退出,天滅中共時就不會給它當陪葬品了。」小伙子說:「大姨,先給我退了,我是團員。」原來小伙子的母親、哥、嫂、妻子都入過團,讓我給他們用化名都退了,最後,他老父親把手裏的煙頭使勁往地上一扔說:「我是黨員,給我也退了!共產黨太壞了,流氓腐敗,無官不貪。」事後,我覺得遇事悟性也不能太低了,師父給了我這個退回牛奶的機會,其實就是點化我叫我去救這家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