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們不捨得道別

——審訊室裏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一群警察騙開了我住所的門,蜂擁而入,他們翻箱倒櫃,查找證據。我心情異常地平靜,慈悲的看著他們。「你們有搜查證嗎?」我問為首的警察A,然後對所有的警察說:你們都坐下來,我給你們倒點水喝。警察們說不喝,叫我坐在椅子上就行了。我就站在那裏,對他們發正念,清除其背後邪惡的因素。晚上十一點鐘,我被綁架到派出所。

我才是主審官

派出所裏燈火通明,人頭攢動。有的警察給家裏打電話說要加班不能回家。我被直接帶到審訊室裏,被銬在老虎凳上,審訊室裏擠滿了警察,好像很囂張的樣子。

我平靜地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主審我的警察A: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警察A:我姓C,是主管(迫害)法輪功的。
我說:請問你的名字叫甚麼?
警察A:你想知道我的名字放在明慧惡人榜上嗎?
我說:作為一個公民,我有權利知道辦理我案件人的信息的。警察A有點慌張。
我又對他兩邊的警察D和E說,你們兩位呢?他們沒有做聲。
我又問室內的所有的警察:我到底犯了啥罪行?你們不是一直對外聲稱文明執法,我坐的凳子就是被曝光的老虎凳吧?我是殺人犯還是其他刑事犯,你們竟然對一個善良的人下這樣的刑罰。
警察A對其他警察說:給他放鬆一下。
我對警察A講:這些都是您的兄弟。
警察A:是的,我們一起出生入死。
我說:是呀,現在治安不好,你們有時需要冒著生命的危險,你知道嗎,我也把你們都當成朋友,既然相見就是緣份。人人都是修煉的人,也就不存在你們要冒生命危險的事。

警察E惡吼道:你不需要講這些,這裏是實行人民民主專政的地方,也就是你們所講的我們是共產黨的工具。
我說:當年文革過後,那些被人利用的殺人的警察,文革後不也被共產黨處理了嗎?
警察A:你不要講這些,你不要想策反我們,你說的沒有用!
警察E對我吼道:我們都是吃××黨的飯,是××黨的信徒,我敢說我生是××黨的人,死是××黨的鬼。

我對警察E笑道:共產黨是西方傳來的宗教,是國際社會公認的邪教。你是你的父母所生,生是你家祖先的人,死是你家祖先的鬼。從大的方面來說,我們都是炎黃子孫,我愛的是中國傳統的文化,與共產黨一點關係也沒有。

警察E有點不好意思了,還硬說:誰給我飯吃,我就替誰幹活,你知道這裏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實交代你的問題。

我說:做人是要有良心的,你們是老百姓交的稅養活了你們,你們應該為老百姓做事。

警察E:你交代你的問題吧!
我說:我只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在正常的國家裏都是合法的。請問我犯了法律的哪一條呢?國際社會有一個普世的價值觀來約束所有的執政者,沒有永恆的政權的,政黨也會輪替的。這是規律。

警察A:我知道你們的套路,我也知道給你們洗腦也是無用的。
我說:是呀,那是因為知道了生命的真諦。
警察D:給他上銬。

我的手腳又被鎖了起來,動彈不得。

警察D:你老實交代你的問題,我們需要做筆錄的。
我默不做聲。警察E拿起一疊書,很兇猛的樣子向我頭上砸過來,我慈悲地看著他,書輕輕地在我的頭頂落下來。我笑了:我知道你們本性是善良的。

有人喊:對他處罰重一點。我心中想:你們說的不算,我師父說的算。

由於我拒絕回答任何指控,審訊沒有辦法進行下去。警察A拿出一疊材料,在審訊室裏讀了起來,都是我如何修煉如何做好人的事蹟。警察們都安靜了下來,認真地聽,所有的人都投來佩服的眼光。

警察都抽身走了,最後只有我一個人在審訊室裏。

這時已經是深夜了,幾個年輕的警察走過來,一個警察「惡狠狠」地說:「走,起來走!」我以為他要我去行刑室,就拒絕起來。看我不起來,他低聲對我說道:「我為了你好,換個地方休息一下。」我就站起來,走進一間房子裏,警察W拉來椅子讓我坐下。我又向在座的警察們講真相

夜深了,兩個警察在罵白天綁架我的人,說他們為了撈取功勞,將「法輪功」也抓了進來。其中一個警察告訴我:只要寫個保證書,明天就想辦法放你出去。我說: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修煉的人是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的。他嘆息道:唉,我真是佩服你們啦!你們如果組織一個政黨一定會令這個國家興旺發達的,我知道總有一天你們會被平反的,只是你們的美好年紀已經過去了。

我笑著說:謝謝你的讚譽,我們修煉的人對政權沒有興趣,我也不知道哪一天法輪功會昭雪,我們今天所做一切也是為了所有的人。作為修煉的人,不會在意個人的世間的得失的,因為人生苦短,一晃一生就過去了,我們得個人身來到世上,一定是為了一定目地來的。

我們一直聊到天明,始終沒有人來過問我的事情。看我的警察說:看來沒有人願意管你的事情了。

審訊室裏響起師父講法的聲音

中午,曾拉椅子給我坐的警察W和警察E和D,繼續審問我。警察W對記錄的人說:他昨天給我講了一些事情,可以記錄下來。我心中一驚:我是否起來歡喜心,現在被魔利用了?

我一言不發,一晚沒有睡,我有點睏意。警察們笑著說:給他放點他們喜歡聽的法輪功的音樂吧。幾個警察就開始找播放器,一會兒,師父的講法的聲音在審訊室裏響了起來。我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的緣故吧。

幾個警察一會兒說要給我加刑,一會兒說要給我打毒針,我都微笑地看著他們,心中不起一點怨恨的心,我心中想,他們一定是有緣人,我一定要將大法弟子的慈悲展現給他們看。一個警察走到我的身邊,對我說:「我想仔細地看看你,你是那麼不一般,給人的感覺就是乾淨。」

審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我被無罪釋放了。那個表現最為凶惡的警察D,悄悄走在我的身邊,對我說:「告訴你呀,我們都是善良的人,你回去就在家裏好好煉吧。不要在網上曝光我們啊!我向他一笑:「只要你不迫害法輪功。」

警察們有點不捨地向我揮手道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