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身感受到了佛恩浩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九八年陰曆三月初一喜得大法的,現年七十三歲,至今在大法中已經走過了十六個春秋。

一、暴戾家主換新顏

修煉前,我脾氣粗暴,說話傲慢,有很強的顯示心、爭鬥心。不論在甚麼場合,都好高談闊論,趾高氣揚,說起話來總是要壓倒一切。尤其是在家庭中,更是以一家之主自居,從不做飯洗衣、打掃屋院,還指手畫腳,這不對,那看不慣,像個只會照別人的手電筒,甚麼不好的事情都能照出來是別人做的,妻兒從不敢表達對事物對錯的看法,家裏的氣氛一直很消沉。得法後,我知道了事事都為別人著想的法理,改變了自己對家人的態度,努力收斂自己暴躁的脾氣,妻子兒女不再畏懼我了,家庭中的歡聲笑語也隨之多了起來,大家都說我變了一個人。

從前我雖無大病,可是纏身的小病也不少:胃口不好、腰疼、岔氣、時常氣串著疼,我的腿曾被大車壓過,走路多一些就疼的厲害,身上的好幾處牛皮癬奇癢無比,曾經到處求醫都無效,自修煉後,這些毛病不知不覺的都好了,真正的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還有我的眼睛,在我四十多歲的時候就不太好了,之前看書看報都得戴眼鏡,而且只能看三十分鐘,修煉不到一個月,我就摘掉了眼鏡,連小字體的字都能看清,並且還能連續看兩個多小時。

二、師父護徒度險關

這些年來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絆絆,都是因為有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在身邊看護著我,我才能走到今天。

一九九九年春天,我趕著毛驢車往地裏送肥,正走在一個大坡半路的時候,從坡上跑下來一個空毛驢車,因為路窄,我被擠到了兩車中間,就像搓麵一樣,我被交錯的兩車搓倒在了地上,那車跑出二十多米遠才停了下來,車老闆跑回來看我在地上乾動起不來,把我拽了起來。他一看我胯骨處凸起碗大個包,一大片的皮膚都呈黑紫色,嚇壞了,說:「哎呀,骨頭都鼓出來了,快去醫院吧!」我自己看不到傷處的具體樣子,用手一摸,包確實不小,我說:「沒事,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管,不怕的。你幫我把這個包按回去吧。」他不敢,我說:「沒事呢,你在外面動手按,我師父會幫忙的。」隨後,他把我放到地上,雙手交疊在一起,用很大的勁往裏面按,好半天也沒弄回去。他又說:「這骨頭都出來了,還怎麼弄回去,我可整不了骨。」然後就站在一旁督促我趕快去診所。看他不再動了,我只好自己把右手攥起拳頭放在包下面,翻身用力壓住包,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這個包上,身體不停的碾動,心裏強烈的想著,嘴裏也在不停的說:「請師尊幫我!請師尊幫我……」大約七八分鐘的功夫,這個大包真的回去了,感覺也不像剛才那麼疼了。我慢慢的站起來,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那個車老闆還是一臉不放心的樣子,依然勸我去診所,我說:「這還去診所幹甚麼啊,你看這個包不是沒了嗎。」然後我就重新拿起鞭子趕車向地裏走去。到了地裏一看肥還沒都送完,就又繼續來回的運送,直到把活都幹完。這樣一路下來甚麼活都沒耽誤,而那所謂的傷,七、八天就全好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個清早,我去離家五十多里遠的市裏賣葡萄,因為路途較遠,又要趕早上出售的時間,我半夜兩點鐘就從家裏出發了。我用自行車載著葡萄,車前燈壞了,眼前一片漆黑,我心裏估摸著路繼續往前騎,剛走出二十多米,就覺得有人推了我一把似的,自行車晃晃悠悠的就歪倒在了一邊。當時我很納悶,沒覺得壓到石頭與甚麼障礙物啊,想等回來的時候再來看看究竟。回來時路過這裏一看,啊,我豁然開朗,原來那裏放了一台修路的噴油機,如果當時再繼續向前騎一定會連人帶車撞到噴油機上。這又是師尊救了弟子,我立刻下車,雙手合十,謝謝師父的救護之恩。

二零一零年秋,我去三十里外的親戚家發真相資料和粘帖。剛過十二點鐘,我就從他家出發,發完資料後就奔向大路貼真相標語。順著大路一路往前貼,走著走著又見到一個電線桿,在路邊的玉米地裏,這玉米都很高,當時也沒多想,就大步流星的奔向電線桿,還沒等摸著電線桿呢,一步踩空掉進了雨水沖出來的一個大坑裏,摔的我腿也疼,脖子也疼,半天才緩過勁來。等我站起來一看,這坑有兩米來深,我轉來轉去的左扒右爬就是上不來。望著頭上那一小塊天空,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有師父保護的。」於是我就求師尊,說:「師父救救我吧,我上不去啦,我不能呆在這裏呀,還有真相標語沒貼完呢。」一邊求著師父,一邊用手劃拉著摸了一下,剛好抓到了坑口邊上的一個小玉米秧。這玉米秧並不大,起初我還有些擔心這小小的玉米秧能不能禁得住我這一百六七十斤的重量,但立刻又想到有師父在幫著呢,有甚麼可猶豫的,於是我就抓住玉米秧一動身就上來了,一點都沒費勁,感覺身子好像特別輕,我知道了這是師尊在幫我,不然這小小的玉米秧是禁不住我的,更別說能上來。

三、慈悲救眾生

我開始主要是夜裏發放真相資料,後來就白天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有個人說:「你也得注意安全啊,還是夜間發吧。」我說:「白天你能看到我,我能幫你三退,晚上見不到我,你怎麼三退呀。」我還告訴他:「叫大家明白真相是為大家好,都三退了,都躲過災難,都受益這多好啊。而且大家也都保護我呢,你看我這些年不都挺好的嗎,放心吧。現在這份資料你看完後,別放在家裏,傳給別人看,也勸別人三退,他們受益,你也功德無量呀,都會有福報的。」他說:「好,跟你學!」

再以後,我轉為以面對面講真相為主。首先在我家附近,挨家走,先試試看看怎麼樣。開始不敢家家都講,先挑一些跟我關係好的親朋好友講,他們大部份都能接受,並能三退。逐漸總結出一些經驗後,我針對每個人的情況、接受能力和思想狀態,順著他們的心態講,由淺入深,效果很好,也很安全。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怕心也在減少,我從開始的到各家去單獨講真相,逐漸的變為到村子裏人多的地方去講,如大家在一起幹活的時候,多人在一起聊天的時候,參加紅白事的時候,當眾給大家講,多數人都能聽明白,有當即三退的,有當眾不敢退,過後到我家去退的。有一次遇到一個人不肯退還說風涼話的,我過後就到他家裏去,他一看就知道我幹啥來了,我還沒有講呢,他就說:「你別生氣,給我退了吧。」當時我沒有立刻就走,在他家又詳細的講起了真相,他的家人也聽明白了,說:「原來三退保命呀。」隨後也一起退了。

勸我村黨員三退比較好做,因為大部份黨員都是我當年介紹進去的,看我退出來了,他們也沒啥猶豫的,就說:「入黨跟著你,退黨也跟著你。」有四分之三的人沒怎麼費勁就退出了,包括現任黨支部書記、委員也都退出了,連去世的黨員,我都找到他的家屬給做了三退,家屬對我也很感激。

外省某市的公安局副局長是我五十多年的老朋友,他十八歲時參軍,當時就是黨員。我們之間有四十多年沒見面了,二零零九年秋天,他輾轉得知了我的電話,數次邀請我到他家去,起初我覺得路途太遠,但後來我想:「我得去,他是公安局副局長,更是被邪黨謊言欺騙的眾生,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極大可能會做錯事,說不定還會迫害我們同修呢,那樣同修會遭苦,他也犯下大罪,我得去救他。」

於是我坐了一天兩夜的火車來到他家。得知我來,他的兩個女兒、女婿也都在家候著。晚飯之後,我說:「咱們今朝相見,快樂萬分,這還是個小事,還有更大的事呢。」他說:「有甚麼事大哥你說,凡是我能做的,保證辦好,我自己不能辦的,我想一切辦法,找同事和朋友也能辦好,你說吧,別客氣。」我說:「我的好兄弟,上些天接到你的電話,我急速要來,但我很忙,實在沒有時間,誤了一個月。」他問:「大哥你幹甚麼工作?」我說:「救人哪,就是救人。」他以為我老伴病重了呢,說:「那你電話咋不早告訴我,需要錢,我有啊,一定把我嫂子的病治好。」我說:「不是你嫂子病重。」他又問:「那你救誰呀。」我說:「救眾生,而且今天大哥我連日夜的坐車,一路嘔吐不止,就是來救你們來的,我一定把你們救下,救不了你們,我就不回去。」他笑啦,在座的妻子、兒女們也都愣愣的看著我,我繼續說:「你這深宅大院的,外面的信息你知道嗎,你這麼大的職務,有人敢仔細的告訴你外面真實的事情嗎,你稀裏糊塗的,在甚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可能被淘汰啦。」他認真的問:「啥事那麼嚴重?」我說:「看你不知道吧,就是天滅中共在眼前,人類的大淘汰即將要發生了。中共邪黨盜取政權後,使善良的中國人民非正常死亡就八千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的總和,六四學潮大學生被中共邪黨用坦克碾過,現在邪黨又殘酷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老天爺發怒了,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貴州平塘縣掌布鄉風景區的巨石斷裂出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天然形成的,這是天意啊,不是哪個人說的,時機一到,老天就來清算,那時就清算它的黨團隊組織成員,凡是加入邪黨者,就是老天要清算的對像。要想躲過這場滅頂之災,不做中共的陪葬,就必須退出所有的組織。因為加入它的組織時,有個宣誓,人們舉著手說『永遠跟著黨走,為黨的事業奮鬥終生』,就這個舉動,在另外空間都存在著,那邊在人的頭上就印了標記,天滅中共時,凡是帶有這個標記者,全都清算淘汰,所以說三退保平安啊。」「現在外邊到處都是,牆上、電線桿上、傳單上、網上,都是『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你們也有電腦,上網看看就更清楚了,誰也不想當邪黨的替罪羊。」他說:「大哥看你說的那麼嚇人,中國有強大的海陸空軍,現在的中國不是過去的中國,在世界上是有名的,很強大,一個小小的法輪功就能把共產黨滅掉?」我說:「這不是法輪功滅它,是天要滅它,神佛要滅它,這個海陸空再高明,飛機大炮再先進,它打得著瘟疫嗎,打得過天災人禍嗎。兩千多年前,大羅馬帝國最強盛,他們的國王尼祿迫害基督徒,把基督徒扔到籠子裏叫野獸咬著吃掉,還把基督徒倒上油,用火點著,叫他們滿街跑……人治不了天治,四次大瘟疫,羅馬人口死了三分之二以上,那麼個強大的國家說滅亡就滅亡了,你說中國強大,蘇聯不比中國強大嗎,說解體一天一夜就完事了……」隨後我又講了《九評共產黨》,告訴他邪黨是西方幽靈,還講了預言,江澤民其人等等,他們又提出一些不了解的事,我都給他們解答。我所說的和舉的例子,他們都認同,但一下子叫他們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他們還不肯,說想想再說。這樣我在他家暫時住了下來。

他們一大家子人,這幾天都一起相處。這是我講真相的好時機,我三句話不離講真相。幾日下來大家也都更熟悉了,便敞開心扉談論,幾天的光景基本都明白了真相,尤其我的經歷,更讓他們相信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但是都還沒有主動三退的。到第五天時,午飯的酒席上,我的老朋友說話了,他說:「現在這個世道,真是真相大顯,自然災害太多了,地震、海嘯、霧霾、禽流感等,有很多的病都不知道叫甚麼名,人禍、車禍、官場上貪污腐敗盛行,人民也真的對共產黨有不好的看法,謊言連篇,共產黨也確實難以執政,我看我們還是退出來吧。我這個大哥可是實在人,我們多年的好朋友,這麼遠的路趕過來,還暈車,確實為咱們好而來,咱們真得好好謝謝他。」他又說:「大哥,還是給我用化名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他一牽頭,家人們基本就都相繼隨著退啦。我事先給他們都起好了化名,共計有十八個人都選擇了退出邪黨組織。

近三年來,我家搬到了城郊,自從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面對面講真相上又有了些怠惰,又只是發放真相資料,貼真相標語。但是我不想落後,我一定會多學法,努力抓緊時間救人的,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謝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