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走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雖然這些事情已時過境遷了,但在潛意識中,我想到敬師敬法,這是多麼嚴肅,多麼神聖。這裏,借明慧網一角,我還是把它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交流,如有偏頗,請慈悲指正。

前幾天,我們本地走了一位同修。當聽到這個噩耗,大家深感沉痛、遺憾、惋惜……她沒能走到最後跟著師父一起回家。同修們都不知道她被邪惡拖走的原因。這位同修我不認識,聽認識她的同修說:她生前時常與丈夫發生矛盾,(說是有第三者干擾)死後還經過了屍檢,最後不了了之。

有一同修說:大法修煉十幾年了,最基本的家庭環境還沒正過來。妻子修煉這麼好的大法,丈夫還不理解你,難道做妻子的就沒一點責任?還有同修說: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對自己的修煉環境就沒有一點改變?連自己的親人都沒有救上來,你去救眾生還有多大的可信度?

當然,各人走的修煉路是不同的。但不管怎麼說,師父給你安排的修煉路你走到了頭嗎?你的眾生全得救了嗎?你心裏時時想的是甚麼,你捫心自問了嗎?同修們都有各自的認識。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即使有執著、有漏,但有大法歸正,有師父在管,也不該被舊勢力拖走啊!大家心裏都很難過。

這時,我想起了被邪惡拖走的另外幾位同修,僅舉三例。

例一: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我們都在學法點學法、煉功。每週在大組切磋一次。那天在大組切磋時,A同修說:她把《轉法輪》全部「重點」部份,用鋼筆勾畫了一遍,直到勾畫完了才發現,不能勾畫。師父說:「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來,有的人拿我的這本書隨便勾勾畫畫。我們開天目的人都看的到,這本書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說假話就是在騙大家,你那一筆畫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隨便往上畫?我們在這裏幹甚麼?不是帶你往上修嗎?有些事情你也應該想一想,這本書能夠指導你修煉,你想他珍貴不珍貴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煉?你很虔誠,不敢碰那佛像一點,天天給它燒香,而真正能指導你修煉的大法你卻敢去糟蹋。」[1]

A同修說:她不該把書畫壞了,請協調同修再幫她請一本《轉法輪》。不知怎麼,幾個月後,她竟被邪惡拖走了。

例二:

B同修與我在一個學法小組。一天晚上學完法後各自回家。突然,天下起大雨來了。

B同修就用師父的經文頂在頭上遮雨。一瞬間,她的雙手從指頭到整個手的大、小臂麻木、疼痛難忍。當時她就把書拿下來了,但手還是疼。

第二天晚上她來小組學法時,B同修把這事告訴給同修們。大家都說她不該把師父的經文用來遮雨,這是對師父不尊敬。B同修向師父認錯了,手也不痛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B被惡警綁架了,還判了刑。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出了黑窩。

幾個月前,她突然去世了(這裏不排除她在黑窩裏遭邪惡用藥物迫害)。

例三:

C同修是做生意的,白天很少時間學法,也沒到小組去學法。一天,我路過她的門市前,她叫住我:「某某同修,有一件事情我想問問你是怎麼回事。」我問甚麼事?她說:昨晚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現在還記憶猶新,一個身材魁梧的人,面目表情很嚴肅,他站在我對面,用手指著我的鼻子說:把你的手洗乾淨,不然,就不能亂拿我的東西……

我很奇怪,問他,我拿你甚麼東西了?他沒回答我,生氣的走了。

我醒了,怎麼也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我問她:你學法了嗎?她說:我很少時間學法,沒有時間,有時在睡覺前讀幾頁書就瞌睡了。我又問她:你學法前洗手了嗎?哎呀,學法前還要洗手啊,那我倒沒有洗。

我又問:「你學完法把書擱哪裏了?」「我擱床頭櫃上了。」她說。前天我找書來讀,怎麼也找不到,後來在床底下找到,書侵蝕了,還有點生霉了。

聽她這麼說,我心裏真有說不出的難受。我很嚴肅的對她說:「同修啊,你怎麼能這樣做?那書可是無價之寶啊!你這麼不珍惜,你千萬年的期盼、等待,你能得到這個大法多不容易啊!那書上的每個字都是師父的法身的形像,還有數不清的佛、道、神……師父慈悲,在你的睡夢中點悟你,你是大法弟子,好好向師父認個錯,以後可千萬別這樣做了。師父教誨:「長期以來啊,有一些學員就是有那根本的執著不去啊!堆積到最後了,過不去了,難就大了。」[2]

沒過多久,C同修得腦溢血走了。

這幾位同修都先後走了。她們都有對師父、對大法不尊敬的錯誤行為,師父慈悲於你,可舊勢力抓住了你不敬師、不敬法的把柄,它們又能放過你嗎?

師父為救天穹、為救蒼生,誰又能知師父遭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承受了多大難?付出了多少心血?「為救大穹傳天法 眾生業債一身當 無量眾業成巨難 青絲斑白人體傷」[3]。

每當我讀到師父這幾句詩詞時,淚水不自覺的往下流。師父賜予我們的太多太多了,真是難以言表,我們要珍惜呀!

這些同修離我們而去了,暫且不說。現在還有個別同修對敬師敬法不太注意。

前幾天,有一同修談了這樣一件事:有一個學法小組,其中有一同修每次來小組學法,第一件事就是喝開水,喝完後就上廁所。轉來又喝水,再上廁所、再喝、再上……從兩點開始學法到五點結束,至少要喝二十幾次水,同樣要上二十幾次廁所。(說已成習慣了)

請問同修:你幹甚麼來了,你的目地是來學法呢?還是來喝水、上廁所呢?你這樣來來去去,既影響了自己學法,又干擾了同修學法。說確切點,這是不敬師,不敬法,也是不尊重同修的行為。師父給我們講法時,再熱的天,幾個小時都沒有喝一口水。

我們要牢記師父對我們的言傳身教啊!

還有個別同修,見到同修就拉家常,不分地點,時間,與自己有關的,無關的,見到的、聽到的都說。師父特別單講了「修口」的法理:「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係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於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聽途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1]

還有同修學法不盤腿,搬來一張靠背椅坐好,雙腿伸直搭到沙發上,有時累了靠背椅還搖一搖的,「多舒服啊!」忘記了自己在幹甚麼。

也有少數同修在學法時,把字念掉、念錯、添字、減字、前後顛倒、不按標點讀等錯誤現象。師父的大法書沒有固定的位置,只要順手就擱下:沙發、凳子、床上、枕頭上與常人的書擱一起……

同修啊,時間不等人哪!師父說:「我告訴大家,珍惜你們走過的、做過的,在證實法中的那些歲歲月月。」[4]

我寫此文並非要指責同修,只希望我們都能夠看清自己的執著,時時事事做到敬師敬法,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落到實處,前面已有前車之鑑了,真出了問題,悔已晚矣!

同修們,我們在神的路上,改變自己的觀念,修掉所有的執著心,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共同精進,兌現史前誓約,跟師父回家吧。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
[3]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還原〉
[4]李洪志師父著作:《二十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