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貪天之功」的人心和一些具體表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日】由於看到周圍的一些人心和現象,今天和同修交流了「貪天之功」的話題,後來我到明慧搜了一下相關文章,看後感覺真是慚愧和汗顏。

聽到、看到的都不是偶然的,那不是單單讓我看到別人的東西或只去探討的,裏面也有自己要去進一步認識和修正的。

可以說,這是個很嚴肅的話題。雖然明慧已經發表了很多這方面的文章,感覺自己和有的同修還沒有很清晰的認識到,所以再次把它拿出來,結合自己和同修的現況,借鑑明慧的相關文章進行切磋交流,意在共同提高,不當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我們有必要先重溫一下有關《貪天之功》的成語故事:

春秋時期,晉文公重耳經過一番顛沛流離,終於回到晉國當了國君。為了報答有功之臣,他將跟隨自己流亡的人列為一等功,給過幫助的為二等功,迎接歸來的為三等功。晉侯又貼出詔令:「如果有誰被遺漏了,請自己來報。」

有個叫介子推的被遺漏了。介子推曾在晉侯飢不擇食時,割下自己腿上的肉給他熬湯喝而保住了晉侯的命。鄰居問介子推為何不去請賞。

介子推說:「晉獻公有九個兒子,只有主公最賢能。晉國屬於主公,這是天意,如果天意不是如此,我們連自己的命都不能保,誰又能成功呢?而有些人卻誤以為是自己有多大的才能和功勞。」

「偷盜別人財產的人叫盜賊。到晉侯那兒居功請賞對我來說就等於貪天之功為己有,是更加可恥的。我怎麼能把上天的功勞歸為己有呢?所以,我願意終生編草鞋,也不願意去請這份功勞。」其後介子推便與母親隱居綿山之中了。

介子推寧願編草鞋也不願貪天之功,其安貧守節固然讓人尊敬,但其敬天知命更是難得。

作為修煉人,從大法中我們更應該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修煉中的一切所得皆從法中來,從師父的無限慈悲中來。正法中大法弟子參與了各種證實大法的項目,做的好時,我們難免有人中的自得、歡喜、顯示之心。要知道,這一切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這背後有多少師父的付出與看護我們還無從得知,所以,我們應常懷感激謙遜之心,切莫貪天之功──把師父和法的力量視為己能。

記得還在明慧上看到一篇有關《驕傲》的文章,說在宗教中,驕傲是很大的一項罪過。看時我有些驚異:驕傲是很大的罪過!為甚麼呢?以前我理解驕傲只不過是人修養方面的事情,在宗教中竟然被視為很大的罪過……

通過學法和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明白了:人是神造的,人的一切也都是神在把握著。人做事,只有符合了上天神佛的意願,神佛才給了你能力和智慧,才會在順天意中助你成功;而如果背離神佛的意願,神不助你,最終一定就是失敗。所以古人有句話叫「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事成是天成,是神佛的智慧與安排;事敗是人逆天而行的必然結果。就是說,神叫你成你就成,神不叫你成你就必敗。既然人的一切成就都是天意,都是神助天成,那人的驕傲和自誇不就是貪天之功,不就等於無視神佛、把自己擺在神佛之上了嗎?神佛造就了人,成就了人,而人竟然攬功為己有,認為是自己的功勞,顯示自己,無視神佛的存在,不是大罪又是甚麼!

在大法修煉中,這種人心的體現就是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大法。

回想自己,有時有意無意的在表現自己為大法和同修做了甚麼,甚至沾沾自喜,不就是在貪天之功而不自知嗎?真的是危險至極呀!

同時還想到一個問題:正法修煉走到現在,仍不能形成整體的障礙和間隔,更多的就是修煉人證實自我的人心和表現,又因為放不下自我從而互相排斥。下面,就把自己的人心和看到的一些具體現象寫出來,意在共同交流。比如:

一、積累網上經自己手發表過的文章,(心裏暗想這些都是我寫的或修改整理過的,我起到了多麼主要的作用);或去積攢、記錄自己在網上做過的三退名單,(心裏暗想是「我」給他們做的三退,這些眾生都是「我」救的。);

二、常常跟別人說起自己為大法和同修做了甚麼事情;甚麼項目是自己開創的;哪個地區的同修是自己把他們「帶起來的」。

三、同修狀態好了,提高了,認為是他們總和自己在一起學法、交流的結果;狀態不好出事了,是因為「聽不進去我的話,不會向內找」;或「那都是和我不太接觸的人」;

四、潛意識中,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上,總覺得是「我」在指點著他們,「我」讓同修爬起來了、「我」讓同修提高了等等,比如:「我」讓他們知道了學法、背法的重要性;「我」讓他們知道了如何向內找,怎麼叫實修;甚至言行中都會流露出「這個地區、這些人是我如何如何才怎麼樣,如果沒有我……」

當同修指出問題的時候,又往往會被人心掩蓋去解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你們不了解情況……

其實,當一些同修用人心在誇「我」的時候,正是應該警醒、修正彼此不純的時候,但往往還不自知的飄飄然……

五、反之,當看到有的同修流露出證實自我的因素時,沒有及時意識到並向內找,有時還在附和著也跟別的同修一樣去講。甚至有些同修也會生出人心的崇拜和依賴,認為的確是他讓我們提高的;是他幫助我們解決了這個根本的問題;是他讓我們徹底的明白、改變了……

這些,也都是不在法上的認識和表現,也是變相的默認了「貪天之功」的人心和觀念,看到同修的長處去對照自己是對的,但仍要用法來衡量,師父也只是利用同修某一方面的長處,讓我們看到自己的不足,從而提高上來而已。

無論任何時候,我們要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和法的有序安排,真正起作用的,是師父和法。對方也只是修煉中的人,也有沒修好的地方和人心,這種認識和做法也會加大對方的人心,甚至把對方推向危險的邊緣。

六、還有一種需要認清的想法:比如當聽到同修證實自己時說:「我去了之後,他們全都改變了」,心裏會想「怎麼會是你改變的?!在這之前,某某同修去了多少次、某某某同修也為他們付出了多少、也是他們自己的努力和堅定、大家又都在整體加持、發正念等等,就像七張餅的故事一樣,也許到你那裏就像是第七張餅,借你的最後一份力暫時填飽了肚子而已,怎麼成了你一個人的功勞了呢?」……

以前還沒有覺得這種想法有甚麼不對,現在我明白了:其實,這種思維也是陷在「貪天之功」和「誰是誰非」的觀念裏沒有跳出來。都沒有真正的把師父和法擺在第一位。談甚麼到底誰的功勞啊?別說六張餅、七張餅,所有的餅,都是師父和法給的,如果不是師父和法,半張餅我們可能都不會有,甚至連生命都得不到根本的保障,還談甚麼「誰的功勞和作用呢」?說到底,一切都是師父和大法的威德和功勞,我們做的再好,也僅僅是在同化大法中做了我們應該做的、發揮了我們應該發揮的作用而已,換句話說:做好了是本份,做不好還是失職哪!

而有時恰恰因為我們的人心不去,困頓不前,給同修和整體造成了一定的干擾和間隔,給師父也帶來很多麻煩,一想到這兒,真是很慚愧,只有抓緊時間實修,想都不敢再去想那「炫耀和自居」的幾個字了。

所以,謙卑一些,踏踏實實的做好我們該做的事,警惕、修正這些自誇、驕傲的人心和行為,時時刻刻把師父和法擺在第一位,做到真正的敬師敬法,也是我們修煉人的本份吧。

一點感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