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十幾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直平穩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法輪大法給我和我的父母的身體健康上展現了醫藥無法得到的神奇效果,使我體會了法輪大法是更高的科學。

我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已在家病休了八年,那時我才三十多歲,患有老胃病、心血供應不足、腦血供應不足、低血糖、腰痛、頭痛、肩周炎、婦女病等多種疾病,吃不好、睡不好,嚴重時生活都不能自理,營養品沒少吃,體重沒超過八十斤。

修煉法輪大法後,通讀一遍《轉法輪》,只煉了幾天功,奇蹟出現了:一天中午,正在學法,覺得很睏,一躺下,就睡著了,夢中去衛生間洗澡了,從頭往下沖洗著。醒來後,感覺一身輕,從來沒有的舒服感。

晚飯後,到學法點和同修切磋,悟到是偉大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從此甚麼營養品也不吃了,早上,跑幾里地集體煉功,晚飯後,跑七、八里地集體學法,白天做完家務,自學法,有時跑幾十里地去洪法,一天到晚不覺累,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丈夫也給別人講:法輪功就是好,我妻子一煉法輪功,啥病都沒有了,甚麼活都能幹了。

修煉大法期間,隔一段時間,老毛病會返出一、兩個,只要信師信法,認為是老師給自己清理身體,三、五天不治自癒。

二零零二年春天的時候,一天,我騎自行車去給一個同事講真相,來回八十里地,一點兒也不覺得累。第二天,突然感覺腰痛、腿痛,緊接著頭痛、發燒、尿頻還疼痛難忍,一天比一天加重。晚上躺下一會兒開始發冷,蓋著兩條被子還凍得咬牙直哆嗦,冷過之後,身上像著了火一樣,熱的難受,後半夜出一身冷汗,內衣都濕透了,幾天幾夜都睡不好,吃不進。

我堅信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去身體內的病業,「難忍能忍」[1],相信師父說的「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1]我悟到是師父在為我根除幾種病根,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能忍得住。持續幾天不想吃飯,不能幹家務活,白天躺在床上不想動。丈夫認為「病」的不輕,勸我吃藥不成,強行要把我送醫院。我向他解釋:煉功人沒有病,以前幾種老毛病,這次都返出來了,師父是要給我根除這幾種病。我修煉這幾年,身體哪不好受,不是沒吃藥都好了?你是知道的。你的好意我知道,我沒事。我不吃藥,更不會上醫院。說完我出去了,他無奈也上班走了。

我堅持學法煉功,很快恢復了健康。從此以後,這幾種病再沒有返出過。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我要不是修法輪大法,就沒有今天的一切。我從得法到現在,十幾年身體健康,沒吃過一粒藥。丈夫常給人說:我妻子十五、六年沒吃過藥,醫藥費沒花過一分錢。

父親癌症晚期 聽大法 無痛離世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剛得法不久,突然父親被診斷是癌症後期,疼痛難忍,坐臥不安,托人買不少止痛針備用,輸上液體,我就給父親讀《轉法輪》。「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1]父親很願意聽,說老師講得好。結果,父親不覺疼了,止痛針不用了,最後不覺痛苦中離世了。

母親食道癌晚期 神奇康復

父親病故後,後事還沒辦,母親又水米不進,醫院確診是食道癌後期,趕緊送往市醫院,醫院拒收。托人說明家裏情況,才同意暫時住下。

我把《轉法輪》帶到醫院,給母親讀法,母親也聽進了,沒把病看成是不治之症。一星期後,奇蹟出現了:母親晚上做夢師父給她清理身體。隨後就能喝水了,半個月能吃稀飯了,也有精神了,能坐起來,就煉靜功。二十多天後,母親又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拿一根長銀針給她通喉嚨,隨後稀飯泡饃、熟菜都能吃了,能下床,就煉動功。一個多月,母親能吃能喝,出院了。主治醫師、不少病人都覺得奇怪、不可思議。一個食道癌後期、水米不進、醫院拒收的人,沒手術、沒化療,聽聽大法、煉煉法輪功,就能吃能喝的出院了,真是奇蹟!親戚朋友、街坊鄰居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我無論走到哪裏我就把我得法親身受益的事蹟和大法在親人身上展現的神奇事講到哪裏,證實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好身體,證實大法是更高的科學。「唯一真正要尋找你舒舒服服的沒有病,能夠達到真正解脫的目地,就唯有修煉!」[1]修法輪大法,煉法輪功,真正能達到無病一身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