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書記從糊塗到清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我當過兵,文革中當過革委會主任,又幹了三十二年的村書記,酸甜苦辣我都嘗過,糊塗過,也清醒過。以下講述的是我由糊塗到清醒,到在大法中受益的親身經歷。

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前,俺村是一個有名的法輪功村,有七十多人學法輪功。由於他們都在法輪功中受益,所以法輪功被迫害後,很多人紛紛去北京上訪,包括我的老伴。這樣俺村就成了「名」村,我這個村書記也自然就成了「名」人。

那時我最怕到鄉政府開會。每次開會都要被鄉書記點名批評,施加壓力。有一次,俺村有個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被拘留十五天,回來後很多大法學員去看望她。我的壓力太大了。大兒媳又天天埋怨我:「家裏有學法輪功的都要受牽連,孩子將來考學、參加工作怎麼辦?」我實在承受不了了,給鄉政府打去電話,又給派出所打去電話:「快來俺村抓法輪功吧,就在我家後邊。」警察沒費勁就抓了十五、六個人。他們又要抓一個領小孩的,那是我舅媳婦。我想:把她抓走了,小孩怎麼辦?就對派出所的警察說:「別抓她,抓我妻子!」就這樣,連我妻子在其內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我送到小莊洗腦班了。

從那以後,我就倒霉了,治好了三十多年的食管裂孔疝又找上門來了,加上胃疼、雙膝蓋痛、頸椎病壓迫的頭痛等,身上的毛病越來越多,越來越重,正方、偏方,名醫、庸醫甚麼方法都使了,我還專門去煙台市裏找專科醫生開過藥,也不行。錢倒是花了不少,就是不管用。我被病魔折磨的幹甚麼也沒心思,吃甚麼也沒滋味,還難受,疼痛難忍。

我雖然不知道法輪功的書裏到底寫了些甚麼,但是我知道這麼多的人願學,大部份的人病都好了。妻子以前叫我學,我不學,知道好我也不學,我又是「黨員」又是「幹部」的,叫上邊知道了那還得了。但是被病磨的實在沒法了,我就趁家裏沒人的時候,想看看法輪功的書裏寫的到底是甚麼內容。

有一天晚上,我合上書準備睡覺,剛關掉燈,屋子裏就「轟隆轟隆」的響。我睜開眼一看:滿屋子風車在轉,不是十個八個的,滿屋子到處都是,金光閃閃的,就像竹子編的那個風刺簍形狀,五顏六色,很好看。我用手去抓,一個也抓不到。我想打開燈看看這到底是甚麼東西。可一開燈,甚麼也沒有了。我一關燈,又滿屋子轉,又「轟隆轟隆」的響。後來,我問妻子才知道,那就是法輪。確實科學解釋不清。要不是親眼所見,我這個受無神論毒害的人怎會相信呢?

妻子對我說:「你也學吧,看你這一身病。」我說:「好」。從那以後,我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沒了。

在此,我借明慧網一角,代表全家人跪拜師恩!謝謝恩師讓我有了一個健康、幸福、完美的家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