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附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五十九歲,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了。

在得法以前,我身上就有蛇附體,它折磨的我渾身浮腫,腫的眼睛都睜不開,心臟也難受、胃也難受,頭疼的都撞牆,說背過氣去就背過氣去。這病也奇怪,心臟不是一直難受,而是今兒這難受,明兒那難受的,說背過氣去就背過去,但是一會就好。所以每次遇到這種事,丈夫把我往床上一扔就不管了。真是沒人把我當人,內心的痛苦致使我總想死,總覺得我能活過三十就萬幸了。後來有人說:你惹不起它你就必須把它供起來。不得已我就把它供起來了。初一、十五的給它燒香,不管怎麼燒香也不見效,又不敢扔了它,只能就這樣供著。

後來一位親戚建議我學法輪功。那幾天我正頭疼,親戚叫了我好幾次,出於面子心,我想:我就跟你去這麼一回,你下次恐怕就不會再來找我了。就這樣,我跟大家去了煉功點。那天同修們正在學法,給我一本書讓我也讀。我拒絕了,心裏琢磨:我就來這麼一天,我讀甚麼啊。我就找了個角落坐下聽他們讀法。

我聽到他們念:「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1]又聽到他們念:「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1]我想:這個要是真的話那太好了,肯定能治了它。回來後我才發現,我在那聽法的時候沒頭疼。這樣我跟著學法煉功了。後來同修建議我把供的東西扔了,我雖然害怕,還是扔了。

大概沒過幾天,有一天晚上丈夫喝醉酒回來,我一邊埋怨他喝醉了一邊準備睡覺,丈夫突然抓起我的胳膊一邊說著:「我要咬死你。」一邊撲向我,我使勁掙脫了他,才發現丈夫不對勁了,丈夫眼睛鼓著,脖子伸的長長的,舌頭來回吐,像極了眼鏡蛇。

我當時嚇壞了,連忙去找來同修,還埋怨她:你看讓我扔了它吧,你看它又來了,你說咋辦?陸續來了幾個同修,大家坐下來讀法,讀《轉法輪》裏面附體那段法,讀了一會兒,丈夫安靜下來了,但是那東西並沒有走的意思。接著同修們開始煉第五套功法,我就坐在牆邊上看著,我想:要是這回真管用,我就好好學。這時當聽到師尊的聲音說:「兩手拉開。」丈夫伸著的脖子一下子就縮回去了,眼睛也閉上了,接著響起了鼾聲。我震驚了,這可真不是一般的功法呀!

從此,我走進了大法修煉。從那以後,附體再也沒有找過我。我渾身的病也不知不覺中都好了,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