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十幾人修煉 見證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作為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都會經歷很多神奇超常的事情。

拿我們家來說吧,全家十幾人的修煉機緣是從爸爸開始的。九七年春天,爸爸通過同事知道法輪功,從此在這條修煉的路上義無反顧,直到他生命的盡頭。說也奇怪,爸爸從前是一個甚麼也不信、出了名的「倔人」,可是對於大法的修煉就像插座通了電一觸即通了。

爸爸的身心變化使我們全家走入修煉,不久媽媽久治不癒的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等疾病不翼而飛,我們再也不用放學回家就聞那難聞的中藥味了,再也不用回家就聽爸爸、媽媽為一點小事爭吵不休的噪音了。也使因利益關係幾年不走動的親屬相繼得法,共同沐浴在無法言說的佛恩浩蕩中。

爸爸因堅修大法屢遭中共迫害,慘遭酷刑後冤死在獄中。曾聽一位與爸爸在一起的獄友回憶說過,爸爸在監獄裏曾被用「抻床」這種酷刑折磨,那是一種類似於五馬分屍的一種刑法,把人的四肢分別捆綁在床的四個方位,人就懸空著吊在那裏。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奶奶是一個歷經滄桑的老人,親情和生活上的不如意曾使思想狹隘的她一度喝毒藥自殺。那時我們剛剛得法不久,幾年不來往的爺爺突然來家裏說奶奶喝毒藥住院了,爸爸當即放下多年的成見去醫院護理奶奶,期間也曾抱怨,但在已修煉大法的媽媽等人勸說下,依然在奶奶床前盡孝。一家人的芥蒂從此打開。

奶奶是因為骨質增生幾乎不能自理才走入大法的,九八年奶奶骨質增生的手上長了一個大包,使她抬手梳頭都費勁。醫院大夫說:你這個包沒長到時候呢,現在手術以後還得手術再遭一次罪,現在不手術等長到時候一刀就好了。就這樣奶奶回來了,在媽媽的勸說下開始學法煉功了,不長時間大包不見了,奶奶好了。

奶奶的變化,使很多人現在看到她稱:神老太太來了!確實,誰也想不到曾思想狹隘自殺的老人,在相繼失去非正常死亡的兒媳、孫子,修大法的兒子被迫害致死的這些殘酷現實後,現在依然健康。今年八十四歲的奶奶耳不聾、眼不花、頭髮黝黑、走路生風、大字不識現在能讀書背詩。洗衣、做飯、種園子、照顧爺爺等一切家務全部能幹。這一切全部來自於奶奶對大法的堅信,奶奶每天早晚三炷香,並敬拜李洪志師父的法像,感恩師父救度之恩。

爺爺是一個受中共毒害很深的「老幹部、老黨員」,曾在鄉黨校洗腦班劈頭蓋臉的打罵爸爸;曾在鄉派出所來叔叔家搶劫財物時拿鐵鍬追打老叔;曾在我撕毀治保主任逼迫本村法輪功學員簽的所謂「保證書」時,光著腳下地給我一個大耳光;曾在爸爸被非法抓捕後,弟弟當著他的面跟來家抄家的惡警講理時,踢打弟弟。現在爺爺這個倔老頭在我們多年的溝通,和奶奶這個活證人面前,終於轉變了觀念,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爺爺患有嚴重的哮喘病等,一到冬天就氣喘嚴重住院輸氧等治療,有幾年冬天都是年前二十八、九才能出院回家。今年八十一歲的爺爺已經三年多沒住院了,冬天再也沒有喘的上不來氣了,也是紅光滿面,比以前能吃也胖了,令人驚奇的是白髮開始變黑發了。爺爺不光是三退了,還常常在炕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看《明慧週刊》,背背李洪志老師寫的《洪吟》詩詞等。如果家裏來親戚他就會說近幾年身體好了,我就是念那九字吉言,使我吉祥如意百病消了。

大伯家的弟弟是開翻斗車給工地拉石頭、沙子工作的,一次車速過猛造成追尾,司機駕駛室已嚴重變形,車門打不開,找人用工具鋸壞才打開的。人們都以為弟弟生還的機會不大了,不死也殘廢了。因為汽車追尾喪命的幾率很大,可是打開車門把弟弟送到醫院一檢查只有一條腿部撕裂,縫了十多針就回家養傷,很快就康復了,現在還是健壯的像頭牛。弟弟隨身攜帶大法真相護身符,早退出中共組織團員和少先隊。還有一件事就是修煉法輪功的親人被中共迫害時他去公安局等地伸張正義,被公安局暴徒狂打一頓。這正義之舉使他保住了這條命吧!說也奇怪,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卻對大法頗有好感。也許這就是緣份吧!

十幾年來,整個家族的親朋幾乎都明白大法好,有的還走入了修煉的行列,體會大法的美好,見證師父的慈悲救度。

今天寫出這些也是想讓有緣讀到此文的人們能夠看清真正的好與壞、善與惡,不要再聽信中共一切造謠宣傳,抹黑誣陷的不實之詞,看清中共這個真正邪教的毀人伎倆,遠離它,退出它,擁有美好光明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