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恨自己得法太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二歲,走進大法修煉一年多,現在無病一身輕,心情高興,這是我記事以來最幸福的一年。我真切的體會到:大法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願我的經歷能喚醒迷中的世人。

一、疾病纏身,無良藥可醫

我小時候就犯膽囊炎,結婚後也時常犯,冬末初春犯的重,平均兩年準得住三次院,有一次竟疼暈過去,怎麼到醫院的都不知道,不打杜冷丁都止不住疼。四十六歲那年我患上了腰間盤突出,嚴重時七八天不能起床,每次犯腰間盤突出,都得花去一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我疼痛難忍,到唐山開灤醫院檢查,確診為膽結石,而且結石很大,只能做膽切除手術,這次手術住院兩個多月,花去一萬多元,膽切除後,身體虛弱,消化系統更不好了,脾胃不和,吃生、冷、酸、硬、油膩的東西都不行,常年吃藥。常常是拖著病身子做好飯,看著別人吃,自己只能喝開水。晚飯吃點東西就難受,總在胸口處堵著,起早又餓的心慌。

由於丈夫工作忙碌,我儘管渾身是病,家務活、地裏的農活還得硬挺著幹,盡全力照顧這個家。我臥病在床時,胡思亂想,哀嘆這多病的身子,哀嘆自己艱辛的付出得不到回報,想到老時心裏更是陣陣淒楚。

二、受電視謊言毒害,錯失良機

五、六年前,我到縣城趕集,有位陌生的婦女給我講法輪大法怎麼好,她看我毫無反應,就掏出一本書,給我翻開一張照片,向我介紹:「這就是我師父。」我一看下面的名字「李洪志」,沒等她往下說,嚇得撒腿就跑。因為我沒事兒時就看電視,腦子裏裝的都是中共的造假宣傳,特別是自焚的陰影(後來才知道那是中共為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而自編自演的),更讓我害怕,況且現在打擊法輪功這麼厲害,我哪敢沾邊。

三、女兒的婚姻,讓我喜結佛緣

後來女兒處了個城裏的對像,開始女兒只覺得男方的父母很善良、寬容,是這亂世中難得的好人,慢慢的才知道他們都是修煉法輪功的。我第一次到他家做客,親家母就坦誠的告訴我:「我們夫妻是有信仰的,都修煉法輪功。」之後她又簡短的介紹了大法的美好。不知咋的,當時我對大法不好的印象竟蕩然無存了,只覺得他們可親可敬。

二零一二年十月,我腰間盤突出又犯了,多少天不能起床,親家母讓女兒給我捎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和《轉法輪》,並叮囑只有大法才能徹底改變我的命運。因為他們夫妻自修煉以來,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十七年沒有吃一片藥,沒有花一分錢藥費,家庭和睦,是多少人夢寐以求卻達不到的效果,創造了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奇蹟。

我開始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師父的話句句在理,跟電視報導根本不是一回事,每句話都深深打動我的心,從此對大法深信不疑。神奇的是,看講法錄像時,師父本來是身著深藍色的西服,黃布景;可我一閉眼,師父就穿著黃袈裟,藍頭髮、捲捲的,就是一尊大佛像。原來師父是大佛呀!我本想祛病健身,卻走進了佛法修煉,我一定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

四、真心修煉,奇蹟顯

我又看師父的教功錄像,跟隨師父一起煉功。第一套功法一抻,感覺渾身舒展身體高大;第二套功法四個抱輪動作需要半個小時,我卻一點不累;三四套功法感覺各異,美妙至極,不能用語言描述,只能自己去感受,太好了,這個功我學定了。

我反覆讀《轉法輪》,越讀越愛讀,法理越來越明白,知道用真善忍的法理指導自己修心向內找,小心眼的我心胸開闊了很多,和以前判若兩人,甚麼事也不往心裏去,整天樂呵呵的。每天堅持煉功,有時甚至兩遍,現在已經能熟練背誦《洪吟》,時刻有法作指導心裏更踏實了。

真心修煉後,效果非常明顯,各種疾病都好了,再也不用吃藥打針住醫院了,病好了心情特別舒暢,別人都說我越來越精神,現在臉上皺紋少多了,皮膚紅潤了,老年斑褪去了,看到我的變化,丈夫非常支持我,早晨讓我煉功他做飯,孫子囑咐我:「奶奶你可得好好學呀!」

悔恨的是自己得法太晚了,學了才知大法這樣珍貴,我在迷中多遭了多少年的罪,多生了多少年的氣。我常想:如果政府不錯誤打壓,有更多人修煉,那該多好啊,將有多少人受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