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第一次磕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因為拆遷,我和父母搬到了一家工廠的家屬區裏住。那裏有二、三十戶人家,都比較貧窮,屬於城市裏的底層。

一段時間後,我們給大家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只有一個叫王福的不願意退。我白天在家的時候不多。爸爸說:「也不知道這個王福在哪迷惑著,對中共還那麼相信。」我聽說後就去找他。

這個王福,已經退了休了,人挺拗。他想再成個家,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我們一來,他就托人給我說媒。我一個人清淨慣了,沒有再成家的想法,當時就回絕了。可他不甘心,一見到我,就搭訕著說話,我只好躲著他一點。

他一看我找他,挺興奮的。我問他:共產黨都給你啥好處了,叫你退你不退?他說:這不,每月退休金領著,咱哪能還反對人家?我說:那退休金是你一輩子幹出來的,是你應得的。就這,共產黨都剋扣了你不知有多少呢,你說是不是?他說:那敢情是。我說:你把黨退了吧,省得跟著它倒霉。他討好似的說:要是那樣,你就幫我退了吧。要不是你說我,誰給我退我都不退。

像這個工廠家屬區這樣的大雜院已經很少了。他有事沒事總在我們家門口轉悠。父母看他人怪實在的,也待見他,就給他講法輪功真相,有時也給他讀大法書。他總是說:有那麼好嗎?不過,看您這一家,我知道可能真好,只是不相信有你說的那麼好。

有一天,他突然得了腦梗阻,一跟頭栽倒在地上。送去醫院搶救,又發現有高血壓。他恢復得挺快,沒有留啥後遺症,只是感覺頭木木的。我和父母去醫院看他,就說他:你是不是真不相信法輪功?他說:說法輪功叫人做好人我信,說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病,打死我也不信。看到你們給老師供水果,叫我咋信?那不是搞迷信嗎?我說他:供不供水果沒有甚麼,那只是老人的一片心。你病成這樣,你就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從現在開始,就發自內心的念,保準比你吃藥還要強。他還是那句話:「你說的我就信,別人咋說我都不信。」

他在醫院又住了兩天就出院了。一回來就到我們家來了,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真管用,我就感到我現在啥病也沒有了,這法輪功可真神奇!」說著非讓我爸教他煉功不可。

我爸教他第一套功法的第一個動作「彌勒伸腰」。他就那麼一抻,就感到渾身舒服極了,特別是頭部有病灶的那個地方,就感到有東西在那裏旋,還旋著往外揪。我爸說:你真有緣份,這是師父在給你調整身體。

這王福的根基可真不錯,沒煉幾天,他(天目)竟然看到李洪志師父的法身了。他說:我正在打坐煉靜功,別提多舒服了。忽然我看見李老師來了,穿的是西裝,高大的很,看到我笑著說:以前我有很多弟子,現在我的弟子更多了。說完師父就轉身走了。

他說完,來到師父的法像前就跪下了,說:「師父,我是您的弟子了。師父,您知道嗎?我六十多了,一生從沒有給人跪下過。我媽死時,我哥幾個都跪,就我不跪。父老爺們說我不孝,我覺得那都是迷信,啥我都不信。我今天是真信大法啊,真信師父啊。」說完照著地上就磕了一個頭。

磕完這個頭他又說:「師父,我把平生第一個頭磕給您,以後我就專給您磕頭了。」說完又磕了幾個頭。一站起來,他好像悟到了甚麼似的說:「我知道我這一生為啥不給人磕頭了,我這是專等著給師父磕頭啊!師父,我等您等了六十多年了,直到今天才知道。」說著就哭了起來。

王福學法煉功很精進,還講真相。他病好了後,專門回到他住的病房,給以前的病友講真相去了。大家看他恢復得那麼好,誰不相信!沒多久,他把自己的親戚朋友都做了「三退」。法輪功真相在親戚朋友圈裏,他講了個遍。

這王福走哪把真相講到哪。有時還邊走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他邊走邊喊,走到派出所門口時正喊得起勁,越喊還越輕鬆,簡直像要飄起來一樣。走多遠了,回頭一看,才發現剛才是喊著走過派出所的。

修煉挺不容易的,修煉人有時總想偷個懶。大冬天的,天寒地凍,早起在被窩裏一伸頭,想起來吧,可是總想再睡一會兒。這王福也是這樣,煉了一段時間後,有一天就不想起床煉功了。這時他就看到師父來叫他:快點起來,再不起就晚了。還有一次,他剛想不起來,就睡過去了,夢中一看是我去叫他去了。他後來對他兒媳婦說:你大姨修的真好,我在夢中夢到她喊我煉功,她穿的還都是古代女子的服裝,光芒四射的。

現在他們一家格外相信法輪功,就連他那個才兩、三歲的小孫子,正鬧人呢,只要一聽見喊「彌勒伸腰」,就立馬站好,把雙手舉起來。

王福每次到我家裏來,見到師父的法像,不是雙手合十,就是跪下磕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