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二零零九年五月份,那是我丈夫去世後的一天,我認識了同修善兒,她從這路過,來看我,說話間自然就說到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上來,她鼓勵我:「要振作起來,要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要被人的情絆住,去掉人的執著,不要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掉隊。」當善兒得知我有自己想做資料這個願望,但苦於沒有電腦時,就說:有這個願望就好,下次我給你送來。

一個星期後,善兒給我送來了一個筆記本電腦和一個打印機,開始教我如何使用電腦、上明慧網、下載資料、如何打印等。善兒在的時候,一切都很順利,也沒有記筆記。可她一走,我就有點懵,下載資料我就不行了。連著幾天,善兒也沒有來。我就讓兒子教,兒子走後,我還是不會。(我上了六年學)我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是不是太笨了,請您幫幫我吧,為啥我下載的就不對呢?」說完了,我突然明白了咋下載了。我這時激動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心裏跟師父說:「謝謝師父,我一定把這朵小花開好。」這樣,我就會下載資料了。過了幾天,善兒來了又帶來了刻錄機、塑封機,這樣我跟善兒又學會了刻錄碟片、打印盤面、製作掛曆、做護身符。以後又添了A3打印機、大裁紙刀。從明慧下載了《從零建立資料點》的全套資料,從資料上我又學會了製作書籍,還學會了做賀卡、打字、給電腦裝系統。

在邪惡封網最厲害的時候,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照樣上網下載同修們需要的真相資料和明慧期刊,這樣也解決了我們這片沒有真相資料的空白。四年來我家這朵小花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順利的、絢麗的開放著。

在我剛學會打印資料的時候,善兒跟我說:做資料時,心要純淨,不要想常人的事情,更不要胡思亂想,否則,做出來的資料沒有大法的威力。每次做資料時,我都保持純淨的心態。用心製作細心搭配,比方說:小冊子搭配一張本地的《明慧週報》,真相傳單我一般都是選兩份不同內容的真相傳單組合在一起。做神韻光盤封面和做大法書皮裁下來的紙邊,我把紙邊收集起來,只要能打印的我就打印成大法書籤,把它們放在《九評》書裏,隨著《九評》發放到明真相的人手裏。有的同修還單獨發給明真相的世人。大家都很喜歡。不能打印的把它裁剪整齊裝訂成一個個小小的本子,供同修講真相做三退記人名字用。總之同修需要甚麼資料我就製作甚麼資料。真相幣、碟片、護身符、週刊和師父的經文等。保證同修們的學法和發放。

去除怕心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的一天早上七點左右,兒子的電話打過來,說家裏的暖氣管漏水了,地上已存了水,不知幾時漏的,我聽後一邊鎖店門,一邊想自己哪裏沒做好有漏了呢?找物業人員修好後,我剛把屋子收拾停當。善兒的大姐來找我,告訴我說:善兒昨天晚上被邪惡綁架了。說實在的我當時有點懵了,心裏非常難受。善兒是晚上到我這拿我給她準備好了的裝神韻晚會的光盤盒,是回家在汽車站等車時,發神韻晚會碟片,被便衣給綁架了,我對大姐說:「善兒在救人,在做好人,這可不是迫害我們大法弟子的藉口,誰迫害誰是罪。」善兒的大姐知道我們經常來往,對我說:你也注意點。過了一會,善兒的大姐用三輪車把善兒的電腦、打印機、大法書和真相資料,許多盒空白光盤整整一三輪車,拉到我家保存。

我找來同修通知大家幫助發正念,把善兒做好的沒來得及發放的資料叫同修們分別發了。中午兒子借來一輛車,把善兒的東西和我的兩台打印機、大裁紙刀、筆記本電腦都轉移了。因為有了怕心,我沒有反對。下午善兒的妹妹看見我說:你注點意,我姐在黑窩裏受不了折磨,再把你招出來。我說:不會的,我了解她!後來不知怎麼回事,越想越怕,過去我以為把這個怕心修去了。誰知道這個怕心來了,而且來勢非常兇猛,對我來說是一個大的衝擊波,衝擊著我的心,我開始胡思亂想,想著惡警來了我怎麼說,怎麼對付。而且做甚麼都心不在焉。學法也不入心。也想不起來哪裏有漏了,在信師信法上打了折扣。忘記了師父就在自己的身邊呵護著自己。

晚上我靜下心來發正念時,想起了師父講的「相由心生」[1]的法,突然我的身體一振頭腦清醒了,師父說:「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1]「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1]。

想起了法,自己正念足了,感覺自己高大起來了。這時再向內找自己,才發現自己從認識善兒那時起,感覺說話很投緣,做大法的項目對善兒產生了依賴心理。雖然我和善兒做大法的項目有的是分工合做,但我做甚麼都依賴她,比方說:製作真相掛曆、製作神韻光盤、製作《九評》等等,她說做,做多少,都是聽善兒的,沒有自己的主見,也沒有想到說話投緣因為我們是同修,是同一師父的弟子,同修之間的緣應是純潔無瑕的。而我執著的是人間的友情是為私的。等兒子把東西運走後,由於有怕心自己還在想:善兒被壞蛋綁架了,A3打印機、大裁紙刀都用不上了,等看到南邊的同修時看他們用不用,給他們吧,自己是不用了。是不是因為自己對善兒產生的友情和依賴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呢?人的情和依賴心加上怕心,是修煉人的大忌,做真相資料救人做好三件事,是師父讓弟子們做的,不是哪一個同修讓做的,想到這裏我感到汗顏,立刻給兒子打電話,讓兒子找時間把一切東西都運回來。

第二天東西運回來後,我和往常一樣,每天學好法後,上網下載、打印資料、週刊,同修們用甚麼資料我就做甚麼資料,不能耽誤同修們救人,保證每天靜心學法的前提下,增加了發正念的次數和時間,解體我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的計劃!立即無罪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立即無罪釋放善兒!

過了十幾天,善兒她們單位的同修來通知我,善兒今天可能回來,加大發正念的力度。中午十一點發正念時我看見在陽光下善兒回來了,結果下午善兒就正念走出黑窩回來了。這也是我地區全體同修和善兒家屬努力營救的結果。

我的使命

在面對面的講真相中,我感覺只要每天法學的好,三言兩語就能三退,就能說到他們的心裏。如果沒有學好法時,話說出來蒼白沒有威力。上我店裏來的人百分之九十的都勸退了,只要能說上話的都三退了。比如有一個馬大姐,我跟她講三退的事,從大法洪傳,到江澤民因妒嫉迫害大法徒、到藏字石、到活體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她聽我講完就說:明白了,太邪惡了,退了,我對那個黨一點好感都沒有,給我退了,給我兒子退了,還有兒媳婦,我們都是黨員,我小孫女是隊員,都給我們退了!我告訴她:必須本人同意才能有效。她說:我回家就告訴他們,我說了算。到現在她的一家人看見我都跟我高興的打招呼,我真的替她的一家人得救感到高興。

我有一個鄰居是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是邪黨的黨員,看見他有時間,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法輪功是甚麼,邪黨是甚麼,邪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這老頭被邪黨迷的太深,開始時,老頭非常頑固。我陸續給他講了大概有七、八次,最後把他的觀念轉變過來,把他那個邪黨的黨員退了,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和善兒去辦事,為了趕時間我們打了一輛出租車,一上車我就開始發正念,善兒坐在前邊跟司機講真相,講到惡黨的惡行時,司機說:真是這樣,它太壞了從小我們就被它洗腦,長大以後,它說啥是啥,一黨執政,不能有反對意見。善兒順著他的話,講到了大法的美好,講了大法在世界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到因江澤民的妒嫉,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大陸受到的迫害,自然就講到了三退,這時司機突然說:某某黨好,某某黨多好啊,還找保姆照顧他爺爺,給他爺爺漲工資,他爺爺是個老幹部等等,不停的說,還很囂張。這時我知道有邪靈在控制他,我調整了一下發正念的心態,精力集中,保持心態的平穩,心生一念,一定要救他。這時善兒好像聽他講話,實際上善兒心裏也在發正念。說著說著,司機把話又說回來,這時我們知道已經把他空間操控他的敗物清除了。這時善兒又講到了三退,司機痛痛快快就退了。在這短短的時間裏,司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真是瞬間變化,使我感到大法的威力。只要念純正、堅定。都能發揮師尊賜予我們正念除惡的能力。我們下車了,司機還高興的說:「謝謝、謝謝!」我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司機說記住了。

二零一一年,在我哥哥的家裏搞了兩次聚會,一次是正月裏的,我們是五十年沒有相聚的本家,哥哥在前一天晚上通知我去參加,夜裏我就開始準備,準備了十三份大禮包,打印的有給善良人的一封信、三退與平安的傳單和小冊子、護身符、《九評》和神韻晚會、我們告訴未來、大合唱光盤等。送她們的時候我一邊講著真相一邊送給他們。送出去八份,三退的有五人(有的已經在居住地三退了)。

第二次的客人是清明節來老家掃墓的,從幾千里地以外的城市來的,姨家表親幾年沒見面了。我也是連夜刻錄了十六張光盤,有神韻晚會和大合唱。(《九評》的碟片二零零六年大表姐來時讓她帶回去了)這次的聚會時間只有一個半小時,包括在路上的時間。大表哥和表嫂是副省長級,我送他們神韻晚會和大合唱光盤,二表哥和表嫂是軍隊的,軍銜都是大校,我送他們神韻晚會和大合唱光盤還有一個u盤,裏邊我給存上了幾本書,有《頌師恩》、《江澤民其人》、《惜緣》等,還有翻牆軟件並告訴他如何使用。大表姐是一所大學的教授,二姐夫是北京一家國企的老總,我送他們神韻晚會和大合唱光盤,我給他們講了裏邊的節目內容,他們都很高興,遺憾的是沒來的及給他們講三退。事後我把他們的電話號碼發到了明慧,請做平台的同修們幫助三退。

我想在學好法的前提下,多救人,要做在實處,完成我的歷史使命。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