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緊急營救組錘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人成長過程中慢慢積累的觀念、習慣、好惡、價值觀,使人慢慢將反的當成正的,把假相當成真理,人云亦云就成了事實。這方面,被共產黨毒害的眾生如此,我們為他們感到可憐、心急,但走在修煉路上的大法弟子不也如此嗎?

得法以來,師父不也經常為我們操心嗎?所幸濁世中大法弟子有師父呵護,師父通過一次次講法、一篇篇經文、一點一滴、一步一履耐心修正,才能讓我們在修煉路上走正走直。但是師父對我們的期許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師父要鍛煉我出超越釋迦牟尼、耶穌基督的覺者,我們曾想過這個修煉目標嗎?我們離這目標還有多遠?師父想做的事一定可以達成,但我們能否修成,就靠「修在自己」[1]了。

三十年前走出校門正值台灣經濟起飛的八十年代,因為大家都窮怕了,所以抓緊機會,追求一夜致富成了全民運動。在這種社會氛圍下,二十年的第一份工作,忙碌的做了三十年的事。當中年退休時,身心靈已重度磨耗,所以當時就給自己未來的人生下了一個結論,就是「平安、平淡、平凡、平靜最好」。

其實這種常人的觀念和社會經驗積累的人生觀,以常人而言看似豁達,但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而言,其實就是「我累了,我要休息了」的安逸心,這個安逸心正是中士和上士的最大差別,是三件事進一步退兩步的主因。但這個安逸心也真的多多少少影響了我的修煉路。

今年一月份我進了電話組平台,我沒帶觀念、也沒想法,自然進了營救培訓房間,「營救被迫害的同修」就成了我修煉以來第二個全力投入的項目。在第一個項目,我是某欄目的協調人,因為無法定位眾生何在,無法感受眾生的脈動,所以無法掌握他們的反饋。我不知道我們的努力是不是切合他們的喜好,因此寂寞、茫然經常有之,七年中只能靠同修的交流,度過一次次心性的考驗。「緊急營救」跟第一個項目完全相反,我和眾生直接接觸了,法沒學好電話被掛,我緊張眾生也跟著緊張。爭鬥心一起,對方連髒話都罵出口。我希望他多聽一點,他就偏不聽。功沒煉全,上了三個班我也累癱了。正念沒發好,接通率就低。我想學學同修怎麼打,最後就失去自我連電話都不會打了。我從沒這麼直接、這麼真切的感受過甚麼是「正邪交戰」,打勝了打敗了,勝敗立判。每上來一個班,就留給自己一大堆問題好好向內找。

在這個平台甚麼樣的心都會返出來。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為了加速弟子提升,不管新手老手,師父一定會給鼓勵,也一定會安排考驗。給關過是考驗,給鼓勵也是考驗,就看弟子如何認識,如何體悟,半年來我的體悟是「心不動」最好。這段期間中我很努力,很努力走了一些彎路,以下體悟和同修交流:

一、正念與堅持

「其實有些氣功師,他自己有甚麼功能他全不知道,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他想要做甚麼事情一想就好使。其實就是他的意念在活動著,功能接受大腦意念控制,在意念指揮下具體做事,而他的意念本身並不能夠做任何事。」[1]我們要救度的對像是被共產邪靈附體的眾生,如果只運用人一方面的能力,怎麼能參與正邪交戰呢?所以打電話時要使用的是神通法力,是要讓正念指揮功能,讓眾生拿起電話乖乖聽下去。害怕、擔心、歡喜等人心就足以干擾正念,而這些心都得靠學好法、發好正念和堅持走下去才能修掉,這才是打好電話的基本功。前兩個月來,我太著墨於眾生的喜好、接受度和切入點等人方面的技術問題,忘了神的本質與功能,所以進步相當有限。

二、返本歸真顯露功能

「心性多高功多高」[1],功能不是煉出來的,是修心性修出來的,修去複雜的思維,修出純真本性,功能就能發威。功能發威為的是要消滅邪靈,要清除邪惡謊言,要讓眾生裝進大法美好,要眾生因此得救。在這幾個月中,看到了自己和同修有很多人心,我們在迷中修,顯示心一出,功能就關掉。救人的心一純,功能就發威。電話打得好,別沾沾自喜,歡喜心一起,考驗就到。電話沒打好,任何想法都不要有,發個正念就好。相對的同修電話打得好,不表揚不誇獎,看看別人,靜靜的找找自己就可。

三、路要走正

緊急營救面對的不是一般的眾生,自己的思維一不正,邪惡馬上鑽進空子。這種思維不是上平台前擺正就好,日常事務中方方面面的思維都得擺正。因為思維就是物質,它就堆積在自己的空間場。不要讓這些物質產生,比清理它更重要。剛上平台馬上就受到考驗,我沒真實告訴眾生我所處的國度,我也沒智慧去回答這個問題,這件事眾生馬上知道,即使已經愉快的交談了三十分鐘,接下來的對話就開始不對勁,場也亂了,我真的親自體驗了「相由心生」[2]。經過同修一個多小時的嚴正交流,我也深挖自己的執著。從這點上,我謹記時時刻刻要純正自己、走正修煉路,才有資格救眾生。

四、堅如磐石不被帶動

上平台以來,我一生中第一次聽到「你把舌頭理直」這句話,當我弄懂這句話的意思後,眾生就常這樣罵我。有一次我真的被帶動了,生氣的掛了電話討救兵,這真是一次大跌跤啊!自己掛了電話就等同向邪惡投降,其實就是自己的執著被抓住、被帶動。經過這次事情後,我也向內找。之後碰到對方損我,就能穩下心和對方交談,智慧的閃躲冷嘲熱諷,問了該問的,講了該講的。

五、整體配合力量大

我個人體會在《再精進》經文中, 師父告訴我們「精進」的大法弟子是甚麼狀態,能配合整體、協調好整體,才算是精進的弟子。這個營救平台彙集了世界各地的同修,人人有特色,個個有特點。大家協調好,可以想像整體力量有多大。在營救過程,有一定的程序和步驟,每個細項又都得依同修特質,巧妙分工,使之聚之成形,化之為粒。就因為整體的配合,相互支援,才能幫助我在這個看似很可怕的任務中待了下來,並經常得到師父的鼓勵。

有一天來了七個案子,我們只有三位同修在線上,人力嚴重不足。在這一天,A單位警察竟然接受了我的請求拿取電話,幫我打去抓人的單位,很輕易問出甚麼時候可放人。這種事在執行迫害的公安系統很難想像,但真的發生了,所以先暫時理清了兩個案。接下來我也順利的問出另兩案同修的去向、何時可放人,又暫時理清了兩個案。剛好剩下三個案,讓我們三個同修專心的研究分析和撥打。這些肯定是師父在幫忙,我們都知道。在此也舉一個接力撥打,相互支援,攻垮邪惡的例子。有一次撥打給一位在監獄負責轉化的惡警。國外同修先攻,講了幾分鐘後,對方突然拋出個問題:「你父母生病了,你回來照顧過他們了嗎?」沒等回答,對方就狠狠的丟下 一句話:你這不孝子!就掛了電話。這種負責轉化的人,專門研究人性弱點,故意丟出這種問題,給無奈遠離故土、流落異國的同修難堪,完全可以想像。我接著打第二棒,一接通,我就說:大法弟子是全世界最孝順的人,因為一人修煉全家受益,連老祖宗都沾光。而且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身心受益,道德提升,父母親最放心了,所以法輪功學員最孝順了。相反的看看你自己,你在監獄對神佛的弟子進行精神虐待,想用邪惡的歪理,毀掉法輪功學員,但你根本毀不了他們,最後邪靈充滿你的細胞,你也毀了自己。想想從小到大,你的父母養你教你,就是希望你做個好人,有一天功成名就光宗耀祖,但你完全背離這個期望,幹著讓祖宗蒙羞、父母擔憂的事,你是全天下最不孝的人,你知道嗎?就這樣人間的孝道、善惡有報、大法的美好都講給他了,對方愣在那裏,不吱聲的聽完這一段。像這樣接力,一棒接一棒合力擊退眾生背後邪靈的撥打方式,已成為我們平台的特色。經過整體配合、法理交流。老手的經驗讓新手找到進步的方向,新手的熱情也激起老手走出寂寞、活力再現。

《燒紅魔 煉金剛》的經文,讓我體會對大陸講真相的重要性,因為紅魔就附體在大陸眾生的靈魂,讓眾生誤解大法、仇視大法,進而漠視甚至支持迫害,燒紅魔不就是講真相、清邪靈、救眾生嗎?一千多度的高溫將鐵礦熔融,促使鐵中深層雜質浮出表面,同時還原鐵鏽、淬煉成鋼。在師父叫做的三件事,一層一層修去執著、純淨自己、返本歸真。在面對眾生,凶惡冷漠對應中衝擊心靈、考驗心性。在日以繼夜、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堅持中修去安逸。紅魔已在燒,百煉定成鋼。

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全台向大陸講真相學法交流會稿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