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新學員:我也修煉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天津市的一個農民,從小性格內向不善言辭,大多數人一見我就說我老實。我二十出頭結婚,媳婦給我生了女兒。本來想著挺美的,但是母親從我小時就疾病纏身,這時越來越重;父親也很辛苦。媳婦帶著孩子還小,對我來說負擔很大,情緒憂鬱低落,身體也出現了很多不適。尤其得了心臟劇跳這毛病,有時睡到半夜就把我驚醒,醒了以後渾身出虛汗,手心汗一大把,心突突不停的跳,渾身哆嗦,還膽小的要命。有時夜裏還得把叔侄哥哥嫂子驚動起來給我測血壓量心跳,看大夫、拿藥成了家常便飯。

那些年還有許多其它雜病,真的很難受,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二零零九年,媳婦學法輪大法了。到今年六月,我身體很好,沒甚麼毛病,我整天高高興興的上班,誰見我都說我很年輕,不像四十多歲的人,我也挺高興。媳婦說:「一人煉功,全家都受益。」

二零一四年三月,我胃部下邊老發脹,幹點兒活一抻還疼,大便還乾燥,拉大便像羊糞蛋,拉五六遍還有時拉不出,憋得挺難受,尤其胃部我老怕得甚麼大病。跟媳婦念叨,媳婦讓我念「法輪大法好」,我沒理會。我又跟她說,媳婦看我這樣就說要不你上大夫那拿點藥檢查檢查就放心了,這是中午說的。等到晚上下班我對媳婦說:我的胃好了。媳婦問:吃甚麼藥了?我說沒吃藥,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

可是,沒過幾天,我就辦了一件錯事。有一天晚上吃飯,我父親說鄉里第二天來人檢查街道衛生,讓我把媳婦貼在大門上的大法真相對聯摘下來。我想先摘下來,等鄉里人一走我再貼上。我摘的時候想著不對,等我摘完了坐電腦前玩的時候,大鐵椅子啪就開焊了,把我一下墩在地上。等媳婦回來了問椅子怎麼壞了,我實話實說。媳婦立刻說:我也沒做好,咱明白了就立刻歸正。於是我倆又把真相對聯貼了上去。我又到師父像前認了錯。

到了第二天,我心還發虛。媳婦說:你聽法吧。我說行。我就把師父講法聽了一遍。不聽法時,心裏還有些不穩,但是只要一聽上法,我心裏就踏實。聽完法的第十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凶惡的大狗張開大嘴咬住了我的手,我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那狗立即把嘴張開了,沒傷到我。

現在我就想多聽法、多看法,我和媳婦又在看師父講法錄像了。我自己還在看《法輪功》這本書,而且我的身體也恢復的挺好的了,謝謝師父,謝謝法輪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