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大法破迷 精進實修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八歲。二零零八年,老伴去世後,二零零九年就搬來跟女兒倆一起生活至今。那時女兒修煉法輪大法只有一年多,在這個城市裏不認識其他同修。

大法為我破迷

由於我受黨文化毒害太深,一直不願意看或者聽任何大法的真相資料。一次看神韻,發現是法輪功的,於是說了一些不敬的話,馬上起身不看了,剛出房門,就被絆了一下,右腳的食指指甲翻起來了,血湧出來了。女兒說這是對大法不敬的報應,我當時心裏十分抵觸:這時不但不安慰我,還「詛咒」我!

每次聽到女兒勸我三退或者在家裏大聲朗讀師父的講法時,我就會生氣的出門。但是,我不反對女兒學法煉功,我知道我改變不了她,但也不想被她改變。

後來,每天我午睡時,聽見女兒念《轉法輪》,我說:天天都念那些原話,我都可以背下來了。這種狀態持續了半年多,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女兒寫法會交流稿歷時十來天,每天要我來審稿,文章中引用了許多師父的講法,直接破除了我層層被邪黨包圍的殼。後來,《九評》、神韻、《我們告訴未來》及其它的大法真相小冊子我也能看了。女兒讓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當時還有些猶豫。後來覺得反正是默念,又沒有人知道,就邊散步邊默念了。

二零零四年,我右小腿曾摔成開放性粉碎性骨折,踝骨以上兩個骨頭都斷了。治療了兩年,動過五次手術,都未康復。二零零六年,因此患了骨髓炎,不得不做皮瓣手術,自此右腳掌就縮短了。到二零一零年的四年後,走路一直撐著拐杖,我沒有想到,反覆默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就能丟下拐棍,走路也不跛了,且肌肉也未萎縮,這與醫生的預測恰恰相反,他們感到十分驚奇。碰上兩次電梯停電,我竟能走上九樓,獨自回家,也不覺得累,那時(二零一零年四月),我已經七十四歲。這使我相信法輪功的神奇了。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與女兒共同生活的日子,我已經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中,身心受益。二零一零年六月,我終於決心退出了團、隊,並且開始每天通讀一講《轉法輪》,三年多來,從未間斷。

以前每次聽到女兒讀「往高層次上修煉」等《轉法輪》中的法時,總覺得不好理解,怎麼不說低層次上修煉呢?高層次上修煉我們又看不見,還是不相信。自從學了《轉法輪》後,才恍然大悟:「低層次上這些東西不需要你練了,我們把你推過去,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同時我們再把低層次上所要打基礎的這些東西給你下上一套現成的,這樣一來,我們就在很高層次上煉功了。」此刻,我明白了自己當初被中共邪黨毒害得有多深,是法輪大法破了迷,給了我重生的機會。

煉功時的過關和消業

在我看完第一遍《轉法輪》之後,我開始決定煉功,當時對我來說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能一口氣站一個小時的時間嗎?萬事開頭難,我想試試看。誰知試了幾天,效果不錯。四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學會。學會後,我就能按照煉功音樂不折不扣的做完,這是大法給我的力量。

接下來是煉盤腿。我坐在沙發上,只要一隻腳稍微離開地面,身體就往後倒,無法坐穩,想要盤上腿似乎不太可能。然而,女兒鼓勵我說:九十歲的人都盤上了,你一定行的。於是,我坐在床沿上,兩手結印,把右腿放在緊靠著床下面一個可升降椅子上,然後逐漸升高椅子的高度,儘量保持著身體不向後面倒。隨著煉功音樂,每天儘量堅持盤坐時間長一些。五天後,我的右腿就可以抬高到與床水平的位置,可以散盤了。但是,我的右腿依然放在升降椅上,接著再增加高度,只過了兩三天,右腿就抬到稍高於左腿的高度了,這樣就能把右腿搬到左腿上了,單盤上了。我一個稍微抬腿就坐不穩往後倒的人,一個星期,我這傷殘的腿就能盤上腿了,簡直就是奇蹟。三天後,我就能夠單盤三十分鐘以上,不到一週,我就已經可以單盤六十分鐘,堅持到煉功音樂結束。

幾天後打坐時,我的頭突然開始上下點了好幾十下,第二天打坐時,我的頭又突然高頻率的左右搖擺了幾十次,之後我的頭再沒有在煉靜功時上下左右的晃動過。後來,我才知道這是通大小周天時的狀態。就這樣,單盤了一年多。我從師父的經文中了解到,單盤只是過度,真正煉功必須雙盤才行。此後,每天打坐時,都在想甚麼時候才能雙盤呀!有了這顆心,我就決心用原來單盤時墊高的方法每天下午煉雙盤。煉了一陣子,雖然能把壓在下面的左腿搬上去,可是馬上就滑下來了。最後只得用手拽住腳強制煉,但很難堅持下去。後來,我想起了師父《轉法輪》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一段教誨,就決心堅持一定要煉雙盤。於是,我一手拽著腳不讓它滑下去,一手拿著《轉法輪》讀《論語》,讀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滿一個小時。那時累得全身都在振動,拿書的手更是顫抖的厲害,但是我相信難行能行。這樣一天又一天堅持了差不多二個星期,我雙盤成功了,一週後雙盤就能堅持一小時了。

在實踐中,我體會到在過關消業時越專心、認真修煉,業也消得越快,關也就可過去了。所以我煉功中不怕吃苦。今年三月,我右腿曾痛了一宿,又紅又腫,人還發著燒。清晨發完六點的正念,我就忍痛煉了第一套功法,腿痛就大有好轉,再煉下去,不知道甚麼時候腿已經不痛了。煉完五套功法後,右小腿完全消腫,還逐漸脫了層皮,疤痕處的黑色也變淡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我明白了,這是把業由深處推向表面。使右腿完全恢復健康的一種反應,也是在過一次大關。

正念清除邪惡

我學法煉功的最初三個月,每次女兒發正念時,我都悠閒自在的看著她,無所事事。一次學《轉法輪》時,書中顯出了一個大「8」字,接著又顯出一個大「9」字,翻下頁時又出現了不少紅色的人散亂的坐在地上往後傾……連續兩天都出現這樣的情形,我不明白甚麼意思,就告訴了女兒,她解釋說「8」就是「發」,「9」就是「救」,地上坐的快要躺下的人正等人去救,也就是「叫你發正念救人!」從此,我每天按時發早晚六點和十二點的正念四次,至今從未間斷。

碰到發正念正在街上或在商店裏時,就會找個清靜點的地方,發完正念再去辦事。為避免這種情況,我就算好時間出門,及時趕回家發。二零一一年,知道明慧網上刊登本地同修建議:每天下午四點和晚上八點、九點、十點集體發正念,定點清除本省幾個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監獄黑窩點的通知後就開始增發正念,至今從未間斷。為了多救人,我每晚發正念不斷。有時若耽誤了,我一定補發。晚上十二點的正念,有時會迷糊過去。如果睡得晚,離發正念時間不長,我往往不敢睡著,這樣發正念的效果就好。

我和女兒剛搬了家,在新的環境裏曾有段時間受到監控。那時我總能清晰地聽到監控者說的話。當聽到不利於修煉的情況時,我就及時發正念清除邪惡,每次都能化險為夷。有時做真相資料時,電腦出現故障,我們就發正念清除操控電腦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很有效果。一年多來,我每次發正念時都加一念:清除周邊環境的邪惡,清除周邊人們背後的邪惡因素,監控者漸漸的放鬆了對我們的監控,最後就撤銷了。環境也變得寬鬆了。

有次,我發完最後一張真相資料後,就有人追著說:「也給我一張咯!」真可惜不能滿足他。有次我去乾洗店,順手給她一份真相資料,誰知她竟喜出望外,非常激動的連聲道謝,並表示要給我洗衣優惠,我當然不會接受。這些都說明了邪惡已經不能控制人心了。清除了人們背後的中共邪靈、黑手、爛鬼,人們就沒有了怕心,對法輪功的態度也變好了。

心性考驗 堅定信仰

當我學完三遍《轉法輪》後,我開始看師父的其他講法和真相資料,漸漸明白了大法洪傳的意義和大法弟子的了不起。一次,女兒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問我:「如果萬一有壞人發現你修煉法輪功,不准你再修煉了,怎麼辦?」我說:「我不會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女兒接著問:「如果你堅持修煉法輪功,就不發你退休工資,怎麼辦?」我說:「我可以跟警察講道理呀。我又沒有犯法,怕甚麼?我在家裏煉功,提高身體素質,少生病或不生病,還為兒女們減輕了精神負擔、經濟壓力,使他們能專心建設祖國,這不好嗎?再說憲法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我信『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這不好嗎?如果大家都來學法輪功,既能使社會道德普遍回升,又能有個好的身體,不生病就能為國家節省大量醫療費,這樣的好事為甚麼不能做呢?警察們能把我怎麼樣?」我一下子就記起了真相資料上的內容,不假思索的這樣回答,因為這是我決定修煉大法時就考慮到發生這樣的情形時我將這樣對待,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甚麼是發正念。女兒用驚喜的目光看著說:「沒有想到你剛剛學法煉功一個多月,你這個老頑固居然變化這麼大!」我知道這是法輪大法破了我的迷,給了我智慧,讓我有了堅定的信仰!

我在不斷學習師父的新經文中,了解到現在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頭兩件:學法煉功和發正念正在做。可第三件事證實法,如果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要怎麼做呢?丈夫去世後,我就來到異省他鄉的女兒這裏,人生地不熟,有些方言還聽不懂。得法兩個月後,我發現附近有個幼兒園,就去幼兒園當義工。開始園長說:「老人家,現在天氣那麼熱,你還是在家裏多休息吧,我們這裏不缺人的。」我說:「我身體很好,以前就是幼師畢業,做了一輩子教師,退休後又在家裏辦了十幾年的幼兒園,我有些教學經驗應該能幫的上忙,而且我不需要你的工資。」在我的堅持下,園長同意我留下來了。於是我就找機會和這裏的人們講真相。

幾天後,我和幼兒園看門的人談心,講到法輪功的事,想入手講真相。誰知這個農村來的婦女家境較好,迷得也深,竟向園長舉報我。我發現後馬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清除這些人背後的邪惡。園長找我談話:「我們園裏不允許有這樣的人,你在我們這裏宣揚這些,就不怕有人舉報,幼兒園旁邊十幾米就是國保大隊和派出所的大門。」我從容的向園長說明了幾句,我只是隨便和她談心。這時有人來找園長,她就走了。後來園長還找了我所在的大班老師談話。這老師回班後,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但我心裏很坦然,並不害怕,該幹甚麼就幹甚麼,直到幼兒園孩子都被接走後才離開。考慮到安全因素,我以後沒有去了。這次講真相有驚無險是師父加持的結果。這是我第一次出去講真相經歷的心性考驗。

走出去,證實法

自從第一次走出去碰了釘子後,通過不斷深入學法、看經文等,我才明白了修煉要順其自然,不要人為的去找事。而是在有機會時,不能錯過,要及時利用它講真相或發真相資料等,這樣拓寬了思路,就覺得講真相、勸三退的路多起來了。一次,得到一張聽科學知識講座的邀請書,我欣然接受。明知他們的目地是推銷藥,雖然我不會買藥,但可有機會接觸人,儘管時間安排得很緊,來不及講真相,但在結束時,對周邊坐的人和介紹我去的人還是發了真相資料,包括問路的人在內。

為了能在電腦上了解一些新的信息、各種有關法輪功的資料,特別是師父的新經文等,我雖已經七十六歲,以前從未操作過電腦。雖然手腳不靈活,記性也差,每次只能學一點點新的東西,但是堅持一段時間,就能獨自操作了,包括打開加密盤中的文件,以及錄入些簡單的數字信息,長期以來,錄入數字信息成為我固定的項目,整個下午的時間都用上,可以錄入十五頁左右的信息。有時,女兒打印真相資料,刻錄光盤時,我就會過來一起整理、摺疊、裝訂等。

一般都是晚上去散發,女兒在前面發放資料,我離一段距離在後面發正念:清除邪惡,要有緣人得到它。儘管樹梢下燈光散亂,黯淡,還是注意要避開攝像頭和警戒區。這也可以減少資源浪費。因為我在老同學家講真相時,就了解到資源流失的情況:他們住宅區的窗台上都有人送「神韻」光盤。因小區負責人發過話,結果這批神韻光盤大家未看,就都上繳了。這麼珍貴的東西,竟然落入了邪惡之手,真是明珠投暗了。可見這裏住的都是無緣人,而送光盤的同修還不一定知道呢!從此,我個人發真相資料時,都利用直接送到人手中的方式,做到萬無一失。此外,還可以用真相幣講真相,效果也不錯。但每次購物只能用一張,其實外出活動如同學聚會等,只要時間允許,都是發真相資料和勸退的好機會。

結語

我是一個得法不到四年的老年學員,經歷的事情有限,整個修煉平平常常,沒有使人震撼的驚人之處。除《轉法輪》外,師父其他的講法都是電子版的,儲存在電腦或者mp5里,沒有打印出來,所以我學得斷斷續續。今年元旦開始,我才在電腦上完整的看完師父的全部經文,現在第二遍沒有看完,女兒已經完整學完十六遍了。

我和許多同修相比,存在不少差距。說來慚愧,至今連《轉法輪》都未背下。在講真相、勸三退方面,做得不多。由我直接勸退的人屈指可數,連自己的兒子媳婦都沒有勸退成。在這方面,我女兒做的不錯,勸退的人真不少。凡她能接觸到的人幾乎都不放過勸三退的機會。因為她懂得世間沒有偶然的事情,眾生都是為法而來,也是為了我們修煉能夠提高而來。有些人與我們見面的機緣只有一次,錯過了可能就不會再有了,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講清真相,多救人。時間越來越緊迫,我要和同修們一樣,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以上是我的粗淺看法,不妥之處,歡迎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