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堅忍的攀枝花母親(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2014年6月12日上午9:30,一起法輪功學員要求國家賠償案,在四川省高級法院開庭審理,11點左右休庭,現等待法院判決。近幾年,國內各地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因遭受嚴重迫害,在要求國家賠償,目前僅這一例得以立案。這是一位70歲的老母親長達數年的艱辛,頑強地為死去的兒子討公道。

一家人 天地兩隔

「兒子五歲時我丈夫就去世了,我守寡幾十年獨自把一雙兒女拉扯大,容易嗎?兒子是我的希望,是我的依靠,我兒非常孝順善良,他曾對我說『今後就是要飯,也要背著媽媽一道』。我含辛茹苦養大的兒子,健健康康的,才39歲就被害死了,他們(指五馬坪監獄)還說他們沒有責任。」

母子倆幾年前的合影
母子倆幾年前的合影

上面的話,是照片中老人的控訴。這位老人叫彭廣貞,身旁站著的是她的兒子──被迫害慘死的攀枝花市優秀警察徐浪舟。

老人和兒子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修煉路上他們不斷歸正著自己,身心受益其樂融融。和眾多修煉人家一樣,這一家人本來過著寧靜安穩的日子,不料風雲突變,中共原黨魁江澤民竟然對這群放下名利的修煉人下毒手,先是漫天撒謊大肆污衊,再進行殘酷迫害,欲從「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一心向善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於是,這個和美的小家庭散了:兒媳選擇離婚帶走了幼小的孫子,而作為依靠的兒子則於兩年前在冤獄期間被蓄意謀害,現如今,老人家獨自一人孤苦度日。

尋真相討公道 一路艱辛

之前因兒子被冤判八年半,這位堅毅的母親就堅持不懈到各級部門為兒洗冤,她理直氣壯地告訴每個人:「國家法律從來沒有禁止修煉法輪功,媒體的宣傳都是造假污衊。信仰法輪功、講真話說實話,是公民的權利。我兒子是好人,不應該被關在懲罰犯罪的地方,應該無罪釋放。」同時她向各級部門揭露攀枝花警察刑訊逼供、栽贓陷害徐浪舟。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鴨子浮水」)

誰知道,她自己竟因此被關進公安局、看守所,後來還被判刑兩年。為逼迫老人停止申冤、放棄信仰,公安局警察讓她坐老虎凳,吊「鴨子浮水」(雙手從後背上繩,整個人被離地吊掛),直至老人昏厥過去幾乎沒有鼻息,警察才慌忙掐人中搶救;在看守所,惡人又多次對她高強度恐嚇,導致她每次全身抽搐、手腳冰涼,最後惡人們怕出人命才放了她;在監獄服刑期間,老人被關在嚴管室7個月不准出來。

兒子的去世,對老母親的打擊實在太大了,但是這巨大的悲痛沒有擊垮老人,這兩年來,她始終以堅忍的毅力走在艱難的鳴冤路上,經歷風風雨雨,誓要替兒討還公道。

在徐浪舟離世的第二天(2012年3月19日),樂山五馬坪監獄便瞞著家人,擅自簽字拒絕屍檢(如圖,邱雲南為五馬坪監獄九監區副監區長,該監區為入監隊)。隨後,樂山檢察院又當面向家屬撒謊:「我們已經做了屍檢,是正常死亡。」可當家人要求看報告時,檢察官頓時啞口無言並低下了頭。

樂山五馬坪監獄擅自簽字拒絕屍檢
樂山五馬坪監獄擅自簽字拒絕屍檢

為阻攔屍檢,五馬坪監獄和樂山檢察院處心積慮,設置了重重障礙。為求得鑑定公正,家屬始終堅持在省外聯繫司法鑑定所,可聯繫的幾家鑑定所,一經樂山檢察院電話聯繫之後,都找理由推脫了,最後終於簽定的一家,也相當不合常理地對老人處處防範,連屍檢報告都不給老人。做屍檢時,老人是現場唯一的家屬,可兩個女警卻將老人強行拖離。

後來老人到五馬坪監獄索要病歷和屍檢報告,遭到幾個獄警的兇狠圍攻,並多次放言要強行火化遺體;獄警還把請來的北京律師拉到一邊威脅,並卑劣的通過北京司法局下令律師所立即召回律師。

老人希望找到一個政府部門主持公道,接待的人開始很同情憤慨,但一提及法輪功,立即推脫躲避或還以冷言冷語,有的則以一副政治面孔對監獄進行袒護,似乎在這些人看來,針對法輪功修煉人的一切犯罪在中國都是許可的、是不用承擔責任的。

面對赤裸裸的暴力威脅和官官相護,老人沒有退縮,以頑強的毅力自己去搜集證據。善良的人們知道了老人一家的情況後,都非常同情並真誠的施以援手。最後,老人拿起法律武器,向五馬坪監獄提起國家賠償,並上訴到四川省高級法院。

在要求賠償期間,老人依然不斷遭遇冷眼漠視和蠻不講理:

- 在省監獄管理局,老人辦理完要求賠償的申請後,又向該局信訪室投訴「廣元監獄、五馬坪監獄擅自設立規矩,要求家屬到「610」開證明才允許會見」,接訪人當場打電話到監獄,核實到了確有此事,可過後接訪人卻要求老人去監獄索取書面證據才受理。

- 老人於2013年10月向四川省高院提起國家賠償訴訟,一直未得答覆。三個月後老人去問進展,對方卻以超期為由不予受理,並收去了受理憑證。老母親只有跑到郵局找來證據。在事實面前省高院無從推脫,才於2014年1月24日立案。

- 高院已決定審理此案後,卻沒有按法律規定公開開庭。通知開庭日期時就告訴老人只准許三個人到庭旁聽,後又改成只准三個家屬去,到臨場又改口說不準旁聽。不知是因為律師和老人聯合抗議,還是法院人員良心發現,最後法院主動讓親友入場。

進入開庭審理,老人請的律師王全璋、陳以軒非常專業的提出了相關質詢並要求對方舉證,五馬坪監獄與省監獄管理局僅提交了監獄犯人和警察的證詞、造假的病歷以及明顯受操控制成的司法鑑定書,意圖以此證明監獄沒有違法行為並且對徐浪舟的死亡沒有責任。監獄連律師要求調取的關鍵錄像都沒敢提交。律師熟練運用相關法律予以有力的駁斥,並明確指出,賠償義務機關對監獄酷刑轉化法輪功學員以及對徐浪舟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關係,根本沒能有效舉證,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

老母親的陳述和揭露更是入骨三分,她當庭指出五馬坪獄政科科長王政強不誠實,批評鑑獄所謂證詞不足採信,因為監獄的殘酷和違法就連獄警都不敢隨便說。老人傷心地講述了兒子的優秀孝順和突如其來的死亡,審判長和省監獄管理局代表張偉也由衷地表示同情。老人態度明確地說:「這個案子我一定要告下去,哪怕告到聯合國。」

最後陳述中老人說:「我兒就因為堅持信仰被判重刑,現在連官方《法制日報》關於14種邪教的認定文件都在證明: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因為法輪功從頭到尾就是正,教人做善良人、做誠實人、做好人……」嚇得審判長連忙叫停,不准她繼續陳述關於法輪功方面的事。雙方陳述完畢後,審判長宣布休庭。


老人四處奔走;僅2013年,老人就寄出200多封鳴冤信。


老人四處奔走,為兒鳴冤


老人四處奔走,為兒鳴冤


老人四處奔走,為兒鳴冤

案件回顧:優秀警察蒙冤離世

法輪大法學員徐浪舟,生前是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的一位優秀警察,長的高大帥氣,秉性單純善良。自修煉大法後,他按照「真、善、忍」標準為人處事,平時與人為善,幾次默默捐助希望工程,工作中執法公平,任勞任怨,因表現突出他連續四年被評為市先進工作者,當地媒體曾多次報導過他的先進事蹟。

可這樣優秀的一個人,只因為堅持信仰、堅持事實真相而被開除公職、被關押、被勞教、被判重刑。他經歷了「上刑床」、幾萬伏電棒電擊、捆警繩五花大綁暴曬、高溫奴工、吊打等各種酷刑。魔難中,徐浪舟依然表現出了大法學員的智慧善良和堅強豁達,贏得了有良知的獄警的稱讚。歷經八年苦難冤獄,眼看再過半年徐浪舟就要獲釋,卻突然被殘忍地殺害了,他的死疑點重重。

一位孝順兒子,一位優秀警察,一位堅持信仰的修煉者,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離開了人世。年邁的老母親將一直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而那殺人兇手,至今依然被庇護著逍遙法外。我們不禁要問:中國,你究竟怎麼了?!

徐浪舟獲得的部份榮譽證書
徐浪舟獲得的部份榮譽證書

徐浪舟獲得的部份榮譽證書
徐浪舟獲得的部份榮譽證書

徐浪舟獲得的部份榮譽證書
徐浪舟獲得的部份榮譽證書

徐浪舟獄中寫給母親的家書
徐浪舟獄中寫給母親的家書

徐浪舟案部份責任單位及犯罪嫌疑人:

四川省嘉州監獄(由原五馬坪監獄、川南監獄合併而成)
四川省嘉州監獄

四川省嘉州監獄(由原五馬坪監獄、川南監獄合併而成)

地址:樂山市市中區全福鎮1號信箱
郵編:614009
電話:0833-2349097,0833-2349089
書記、監獄長:祝偉
副監獄長:田義
教育科:駱江濤(科長)、邵林(副科長)、廖先(女)、張譯丹、楊希林、王建全
獄政科:王政強(科長)
迫害參與人:張健(七監區監區長),滿茂林,楊建元,紀××,
邱雲南13890685086(入監隊副監區長),白洋,劉玉斌

樂山檢察院駐監檢察室:李雷(主任)、張先中0833-2116064

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成都病犯監獄)

地址:雙流縣機場路近都段16號
郵編:610025
電話:028─85964626,84898287,85960120
院長:何正德
政委、副書記:周朝陽
監獄政治處副主任:羅彬

徐浪舟案參與獄醫:唐銳臣,唐小凡,王君,趙書梅,劉艦杭,劉天明

徐浪舟案參與護士:姚秋霜,許水良,黃雅文,符銳,梁曉蓉,高思懋,朱繼紅,羊婕,張翠蘭,鄧鴻雁,鄧莉,毛思敏,趙春豔,賴靜,謝遙遙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

地址:成都市濱江中路1號
郵編:610020
電話:028-86658966, 028-86716151, 028-86310851, 028-86310863
局長:劉志誠
法規處:張偉(本案省監獄管理局的代表)028-86652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