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的殊勝在我身上展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在政府部門工作,曾是一個一呼百應的風雲人物。在小鎮上差不多是家喻戶曉吧。可我又是個病包子,甚麼低血壓,腳跟骨質增生等等這些小病根本不算啥,最要命的是心臟病和間質性肺炎。時刻都有死過去的可能,親人們都為我提心吊膽,同事們也為我覺得可惜。我曾瀕臨死亡六次,急救盒有三個,家裏有,辦公室有,隨身還攜帶一個。

記得九九年初,快過年了,也許是勞累過度,正在上班的我犯病了,從二樓樓梯摔下去,昏死過去不省人事了。死人衣服都穿好了,只剩下幽幽的一口氣,醫生束手無策。也許我有緣成為大法弟子,閻王不敢收我,圍在我身邊等我咽最後一口氣的人們,誰也沒有想到,我自己慢慢活過來了。

事後沒幾天,就有人把《轉法輪》送到我手上。我一翻開就感覺全身被一種熱量籠罩著,很舒服。然後,看到書中五顏六色的花草樹木亭台樓閣,還有瀑布流水,都是真真實實的在書裏,那種色彩非常漂亮,語言沒法表達。聽到流水聲,感到書也在震動,看到雲霧飄繞,很多法輪旋轉,還有各種形態的仙人,看到老子等等。

看到這些,我很緊張。由於多年來受無神論的毒害,又在政府部門工作,我不敢相信這些是真的,就跟丈夫說,這是啥書啊?咋有這些東西呢?我可不敢看了。丈夫是愛書之人,聽我這麼說,他就拿過去看了。看完一遍,告訴我,這是一本修煉的書,還說「你修不了」。言外之意,我這麼一個爭強好勝,爭名奪利性格強硬的女人,怎能去清靜無為的修佛修道呢?聽他這一說,我反倒要看了。我告訴他,如果是我認準的事,我是一定會幹到底的。

就這樣,我開始看《轉法輪》了。一看,感到書裏講的道理太好了,我願意像書上說的那樣做人。認準了這就是我要找的真理。

雷厲風行是我的一貫作風。我快速的溶入了大法修煉中。

沒想到的是,學法煉功僅僅兩個月,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身上的頑疾全都好了。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啊!臉上皮膚由黑變白,滿臉的蝴蝶斑不見了,變得紅光滿面。親人、周圍的同事都說我變年輕了。我知道我沒有病了,家裏幾千元的藥,急救盒,一股腦的都被我撇了出去。女兒說,你這一丟,把病都丟掉了。丈夫也非常高興,但還是撿回了一個,說是做個見證。

我從此無病一身輕,內心從未有過的輕鬆,暢快。身心的巨變,使我初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接下來修大法的嚴肅神聖在我的身上越來越多的展現出來。

烈火中,師父為我下了一個罩

一九九九年春,也就是得法後的三、四個月吧。一天早上,我起床去廚房做飯,剛一打開液化氣點火,就聽「嘭」的一聲,瞬間,廚房一片火海,空氣都著了。濕抹布也著了。原來是液化氣管老化,煤氣洩了一夜。

當時我的一念就是:有師父管,不怕。很鎮靜的趕緊把液化氣開關關上。在大火中央,也沒感覺被燒到,這時我才發現,好像有一個罩把我罩住了。那是一張極細極細肉眼很難發現的金絲網罩。罩上面還有一朵花,金光閃閃。我站在大火中不動。我想讓丈夫看看這個罩,這太神奇了。丈夫從臥室跑過來,看我還站在廚房大火中,還不往出跑,以為我嚇傻了,就喊:「你傻了,快跑出來呀!」他就來拽我。我趕緊說:「你別碰壞了我身上的網罩。」他看不見,他聽我這麼說,真以為我被嚇傻了。但他也確實看到我在火海中安然無恙。出來後,衣服、褲子、頭髮一點火星都沒有。

他非常感動,說:「你趕上孫悟空在老君爐裏了,你們師父真管你呀!」這時爆炸聲加上熊熊火光把周圍鄰居、單位同事都引來了。廚房已一片廢墟。得知實情,人們無不震撼,嘆服大法的超常。後來這些人也都相信大法,順利的「三退」了(退出中共黨、團、隊)。

尤其是某部門的領導,誰勸他退都不退,當我去勸他時,他馬上退了。他說你說的話我相信,你那神奇事我知道,都是真的。

師父給我善解,喜鵲叼走了惡瘤

二零零七年,婚後的女兒與女婿總吵架,這件事讓我的心裏焦慮,總放不下。到七月份,發現脖子上長了一個手指肚大小的包。當時,我心想沒事,過幾天就會好的。每天發正念清除它。

可是,二十多天過去了,不但沒好,還長到鴨蛋那麼大了。脖子也明顯的粗了很多。一個親戚還告訴我說,咱們家的誰誰誰就是得的這個病,一個月零五天就死了。我的心裏有些消沉,雙腿沉重。回到家跟丈夫說這事,丈夫順嘴就說:「在你身上長甚麼不都得掉下去呀!」對呀,我有師父管呀。我轉身來到師父法像前,雙膝跪下,眼含淚花,給師父磕了三個頭,默默的說:「師父啊,弟子還有很多眾生沒救呢,留我多活幾天,等我把這些人救完了,弟子的生死來去一切都由師父安排。」跟師父說完,心也平靜下來了。

當天學法時,當學到「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時,就感到像有一根針扎在我的肉瘤上,絲絲冒涼氣。我也意識到我對女兒的家庭狀態的執著、干預既障礙了他們的關係,也讓自己多一份焦慮。我讓自己放下這個心,大家就都解脫了。

沒幾天,這個瘤子消失了。師父還讓我天目看到了惡瘤消失的過程。一天,我入靜中看到眼前出現一棵千年大柳樹,一隻小喜鵲飛來飛去,落在樹上,衝著我「喳!喳!」叫著,我就對它說:「小鳥啊,如果我欠你的,我圓滿後會善解你;如果我沒有能力,我的師父也會幫我的。」我說完後,小喜鵲看著我,只見它一低頭就從我的脖子上叼走了一個甚麼東西。清醒過來,我一摸瘤子不見了。我告訴丈夫,惡瘤沒了,丈夫說是真的嗎?我說當真啊,我知道這是師父又幫我善解了一場怨緣。

師父又為我造了一個新肺葉

一九八二年,我被查出間質性肺炎,懂一點醫的都知道,這是二等癌症,死亡率95%。我是基本被宣布死刑,半年上不了班,甚麼藥都吃了,甚麼醫生都看了。面黃肌瘦,張嘴喘氣。

有一天,我領著才幾歲的女兒在街上逛,一個素不相識的山東老漢,叫住我說,姑娘你得了要命的病了。你把我這三包藥買去,五元錢,你吃它,如果能闖過去三次高燒,命能保住。我照做了,命倒是保住了,一個肺葉燒死了,免疫力很差,甚麼流行感冒都躲不過去。

我得法後,有一天,一用力咳出幾個壞死的肺細胞,就像紅高粱殼一樣,一連一百零八天,每天都咳出一些「高粱殼」。最後一天,咳出九個。然後,就開始吐血沫,吐了八天。再以後,就感覺胸部呼吸非常舒暢。到醫院去檢查,拍片一看,四個肺葉整整齊齊排在那裏。原來是那個死肺葉被我一點點吐了出來,師父又給我造了一個新肺葉。

醫院的醫護人員都知道我過去的病情,看到片子,簡直不敢相信!我也趁機講法輪功好、現在被迫害的真相,他們都做出了正確選擇,成為得救的生命。

丈夫看到了片子,感動的痛哭流涕,他抱著我說,咱家的幸福終於又回來了。一家三口都放心了。女兒說,咱家的幸福是大法師父給的!師父與大法給予我的再生之恩,我們全家感激不盡!所以,在迫害當中,我的家人就是我的堅強後盾,支持我和大法,共度難關。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他們也都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之中。

大法弟子的風采

修大法是殊勝的,但也是極其嚴肅的,必須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才算是真正的大法弟子。記得九九年剛得法,這一年就對我進行了嚴格的心性考驗。

我曾和親屬合辦了一個企業。後來,一位縣級領導以他親屬名義入股。由於企業效益好,這位領導就想獨霸企業。如果,我沒修煉大法,以我的性格我是一定和他爭到底。但是,師父在關鍵時刻點悟了我,師父說:「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1]儘管自己辛苦創業的成果被人搶走心裏不平衡,很難割捨,但我知道,我必須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提高生命的境界是第一位的。只要基本生活有保障,其它的都不重要。

我決定割捨,退股。我和這位縣領導談了兩個半小時。最後,我告訴他,如果不是修大法,我決不能讓你。大法讓我們遇事為別人著想,不爭權奪利,萬事順其自然。這位領導默默的點頭,他服氣了,而且在邪惡對我迫害時,他說了公道話,這對這個生命的未來是有益的。

一九九九年秋季,我們縣開展了公務員競聘上崗,文件規定競聘上後不幹的,去掉公職;聘不上的,下崗回家。競聘總票數是一百二十八票,我得一百二十六票,幾乎是滿票上崗。我單位的一個年輕人慶生,是一位很正直、很好的年輕幹部,因某種原因競聘失敗。他非常想不開,想以死鳴不平。幾天來,家人一直跟在他身後看著他,小孩才六歲。有一天,在大門外,我看到他的妻子、孩子。他妻子求我勸勸他。我一進他屋,看到他眼睛哭得紅腫。他看到我就說,「張姐,你來了,以後,你兄弟媳婦、孩子,你就多照顧了。」我一聽這是與我話別啊。我趕緊勸他說,「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

我打了幾個電話跟領導溝通,都沒有辦法為他轉員。我也只能勸他想開些。可我感到面臨方方面面的巨大壓力,他求死的心鐵了。面對一個珍貴的生命,我不能看著他白白去死啊,怎麼辦?望著他一家三口淒苦的眼神,我突然心生一念,把我的崗位讓給他吧!一念震驚了自己,也震驚了小城上下──我光光鮮鮮滿票上崗,崗位又極其特殊,在常人看來是求之不得的美差,肥差,為了要救這一家三口,我捨棄了。我想,我沒有工作了,可我還有命啊。我的命是師父給的。師父讓我們無私無我,為別人著想,就這樣,我下定決心,就跟慶生說,「別擔心,張姐的崗位讓給你。」他聽我這樣一說,當著全體機關幹部的面,一下就跪在我面前,痛哭失聲,他說,「張姐,你不用讓給我,你能這樣說,讓我知道這世上還有好人,我已經是知足了,死而無憾了。」我說,「你別說傻話,我說話算數。」我馬上撕下一片紙,當著大家的面寫下讓崗的承諾。

周圍領導、同事幾十人都在喊我,著急,多數人為我惋惜。當我走出自己奮鬥多年的工作崗位時,心裏沒有失望,只有一種欣慰、坦然、從未有過的輕鬆、解脫感。晚上,領導讓我丈夫趕緊回家看看,是不是我在後悔大哭呢,快回家安慰安慰吧。丈夫回到家一看,我安安靜靜抱著一本《轉法輪》看書呢!我知道我做對了。從那天起,我看到了師父的法身,天目開了,兩朵非常亮麗的大花在空中旋轉著來到我的面前,還在向我眨眼睛笑呢。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我一點也不後悔。

兩天後,省、市、縣級電視台都來採訪我,問我是甚麼境界讓出這麼大的利益。我說,不是黨員的標準,我煉法輪功了,是大法教我這樣,不能見死不救啊!

幾天後,在單位一百多人的歡送會上,所有的人都哭了。我沒有掉一滴眼淚。心裏非常平靜。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保持著和常人一樣,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不怕你當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財,關鍵是你能不能把那顆心放下。」[1]

師父看我真的為別人放下了利益之心,又為我安排好了生活經濟來源。原本規定,競聘上不幹的,公職結束,甚麼也沒有的。後來,領導特批給我在崗工資,一分不少,另外每月加四十元。又安排了一份農業科技課的活,跟隨省長到各個鄉鎮講課。

我知道,這是師父幫我開闢的講真相救眾生的新渠道。由於這件事的轟動效應,人們口耳相傳,熱播一時,都想一睹大法弟子的風采。我也趁機讓他們明白,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教人們修心向善。在他們心裏播下「法輪大法好」的福音。讓一方眾生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都能得救進入新紀元。

師父希望救下所有的人,大法弟子只有努力再努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