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威海市老年夫婦被迫害家無寧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威海市憨厚的宋協力(男,七十歲)與妻子馬玉蓮(女,六十四歲),是鎮裏出了名的病秧子,修法輪大法後,獲得了健康與幸福。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兩位老人寧靜而幸福的生活從此被打亂了,家無寧日。

一、修大法健康幸福

宋協力患肝炎多年,甚麼活也不能幹。馬玉蓮老人更是數種疾病纏身:人不敢見太陽,見了太陽頭就疼得難以忍受、雙手發麻,有時冷,有時熱、心臟病、關節炎、胃疼、咽炎、腦神經不好導致長期失眠。

作為生活在農村的老夫妻倆得了一身的病,望著地裏的莊稼犯了愁,兒子在外地經商,不便回來,活都是親戚鄰居幫忙,這指望大家幫忙,幫到啥時候算個頭啊?一九九五年,每天生活在病痛之中的夫妻倆,在熟人的熱心介紹下,喜得大法,開始修煉法輪功。

僅聽了一遍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馬玉蓮老人便一覺睡到天亮,隨之,兩位老人身上的病逐漸不翼而飛了。兩位老人高興的合不攏嘴,神采奕奕,好像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得到身體健康的兩位老人,又多承包了幾畝地,共七、八畝地的農活,兩位老人幹起來還是那麼輕鬆俐落,他倆還養了奶羊,每天凌晨二點,宋協力老人起來擠奶,擠完後送到十八里外的收奶點,別人還沒去,他是第一份。老人從不午休,不知疲倦的收拾著家裏、地裏的活。

鄰里親戚們都見證著法輪大法在兩位老人身上展現的奇蹟,嘖嘖稱奇。

二、遭迫害家無寧日

可是自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團伙下令打壓迫害法輪功後,兩位老人寧靜而幸福的生活從此被打亂了。七月份,宋協力被鎮派出所抓走,銬了一天一夜。鄰居都說:你們抓他幹啥,這是全村最老實的人。

十一月份,鎮派出所的惡警們突然將馬玉蓮老人綁架至鎮派出所,被強制洗腦一個月,並被勒索七百元錢,家裏沒人看家,地裏農活沒人管。人們不禁納悶:這老實巴交的農村老人,怎麼被抓了?甚麼壞事也沒幹,人們不理解,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就是煉個功,祛病健身還犯法了嗎?可是這樣的迫害並沒有停止,後來他們對兩位老人的迫害更是變本加厲。

二零零三年夏天,驕陽似火,馬玉蓮與老伴宋協力正在家。這時,突然闖進幾個惡警,問:你們還煉法輪功嗎?老人回答:這麼好怎麼不煉。惡警們瘋狂向前,抓住兩位老人,劫持進警車裏,他們(抄家)搶走了法輪大法師父的像片及法輪功書籍,把兩位老人拉到派出所。一番訊問與恐嚇之後,兩位老人被送進拘留所,其中姓楊的惡警叫囂:馬玉蓮,交四千塊錢叫你回家,不交就勞教。老人說:我手裏也沒錢,你們看我家裏甚麼東西值錢,賣了看夠不夠四千塊錢。惡警一聽,不吱聲了。二十天後,他們向老人勒索了三百塊錢,非法勞教兩年,關押進淄博王村(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裏,為了給馬玉蓮老人強制洗腦,叫她放棄法輪功的修煉。女工所二大隊惡警強迫一個老人罰站,不讓睡覺,馬玉蓮老人的腳腫的像麵包,呈青紫色,鞋穿不上,還不許她吃飽飯。後來馬玉蓮老人拒不配合惡警的無理要求,以絕食的方式抗議迫害。

從五月一日至十月一日,在近五個月的時間裏,馬玉蓮老人瘦得皮包骨,還被拖著去灌食,打吊瓶,勞教所的所謂醫生過量用藥,一天打七、八瓶,使老人再次腿腳腫脹,疼痛難忍,打吊瓶共花去四百多塊錢,這對一個農村老人來說,已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在絕食期間,二隊惡警不許馬玉蓮上廁所,忍受的極限時,老人被迫將大便便在了褲子裏。就是在這種毫無人性的殘酷迫害下,惡警還拖著老人上樓去幹奴工勞動,讓她繞織地毯的線,不斷的繞,動作慢一點,就會供不上吸毒犯人織,身體虛弱的老人便被迫著,不停地繞。走到哪,馬玉蓮老人都是被監視著的,一般由吸毒犯人看管。有一次去洗漱間洗腳,老人一隻腳剛放進盆裏,另一隻腳還沒邁進去,一下沒有了知覺,昏倒了,導致耳內受傷、充血,一壺開水洒了一地,幸好沒有燙傷。因為惡警不許馬玉蓮上廁所,吸毒犯人不讓喝水,老人只得偷著去水龍頭處,捧一口涼水喝。另一次在澡堂,馬玉蓮渾身打顫,上下牙咯咯響,站不住,惡警打電話,只好叫吸毒犯人背回宿舍。

在老人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二大隊惡警一刻也沒放鬆對老人的迫害,在一次所謂的統一體檢抽血時,馬玉蓮老人拒絕抽血,說自己身體太弱抗不住,惡警不同意,強制抽出了一大管子血。

勞教所從外面廠家接了各種各樣的手工活:編腰帶、粘小花、繞線圈、縫被子等等,每樣活都要現學,而且要在規定時間內幹完,特別對於年紀大、視力不好、記憶力差、手腳慢的大法弟子,這些活單在心理上也會給人很大壓力。有時候,到了吃飯時間,惡警趙文輝(身高一米八,外號:鬼)不允許大家吃飯,說廠家等著要活,得幹完活才能吃飯,於是大家只能先幹活,再吃早已涼透了的飯。

勞教所的迫害手段是名目繁多的,如:並不算舊的被罩、床單、毛巾、衣服(自己衣服不許穿,要買他們的)都要統一換新的,被罩床單一套約九十元,衣服一套五十元,就連過年時勞教所裝飾用的拉花,燈管等小飾品,每人都得攤五到六塊錢。

二零零五年夏天,七月十三日,被加期二十一天的馬玉蓮老人終於獲得自由回到家中(兩老人被抓後,家中無人看管,農具,家什及一些物品失竊。)。然而,當地惡人對這位善良的老人仍沒有停止騷擾,就連馬玉蓮老人去女兒家走親戚,都被派出所惡警騎摩托車跟蹤,監視。

馬玉蓮與她的老伴宋協力老人,他們都是普通的百姓,亦或是我們的鄰居,親朋。中共當局連這樣目不識丁、手無寸鐵、善良憨厚的農村老人都迫害到如此地步,這世上,還有甚麼壞事它們幹不出來呢?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