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沈松坤夫婦的遭遇看中共踐踏法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上午,威海市法輪功學員沈松坤被山東省「六一零」人員劫持到位於章丘官莊鄉的洗腦班,該洗腦班對外謊稱為「法制教育中心」。中共綁架沈松坤,藉口是沈松坤營救妻子馬麗娜。

馬麗娜於二零一二年五月被威海市經區國保惡警綁架,之後被非法勞教,沈松坤到公安局索要相關文書時,反遭非法拘留。二零一三年一月份,沈松坤分別找到山東省高級檢察院、勞教局控訴,山東省高級檢察院人員聲稱不接受「法輪功的案子」。

沈松坤為救妻子,先後走訪了多位剛從勞教所釋放的法輪功學員,請她們將自己遭受的迫害寫成書面材料,作為證人證言遞送給勞教機關,勞教所做賊心虛,懼怕馬麗娜的家人繼續曝光其黑幕,遂勾結山東省「六一零」秘密綁架了沈松坤。

所謂的「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該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在過去十餘年的時間裏,凌駕於法律之上,操縱公檢法,迫害善良公民。

中共一直打著法律的幌子在迫害法輪功,可是當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拿起法律維權時,中共又不敢面對自己制定的法律,中共一直在踐踏法律,迫害好人,欺騙民眾和國際社會。

一、妻子講真相被非法勞教 丈夫詢妻下落反遭誣陷拘禁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晚,威海經區法輪功學員馬麗娜、於淑雲結伴向民眾講真相,當夜未歸。次日,馬麗娜的丈夫沈松坤和女兒到經區公安局打聽妻子的下落,被告之:昨晚有兩名婦女被經區國保警察帶走。二十六日上午,沈松坤等三人再次前往公安局,經過登記聯繫後,從辦公樓出來一身著便裝的中年男子,也不出示證件,問沈松坤來幹甚麼。沈松坤簡單說明情況,並說明妻子煉功祛病健身。那人一聽沈松坤和他論理,就表現非常煩躁。

那人轉身回去了,一會開了一輛轎車出來。沈松坤招手示意其停車,想問問此人姓名、代表公安局甚麼部門給出上述答覆。那人搖下車窗蠻橫地說:你攔我的車,妨礙執行公務,我可以拘捕你!沈松坤想:你沒穿警服,沒開警車,沒有出示警官證、執法證,怎麼能說我妨礙你執行公務!?那人開車在大門口轉了一圈又開回院裏,下車後說:你們星期一來解決。沈松坤說:我妻子沒有犯罪,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是言論自由,沒有危害社會,也沒有受害者。你們應立即釋放我妻子。我家上有高齡老人,下有吃奶的外孫,家裏家外得靠她支撐照顧,你們不能沒有理由任意抓捕人。沈松坤正說著話,從旁邊竄出四個警察,將他綁架到皇冠派出所。

在皇冠所,惡警於金超、馮磊匆匆捏造了一份筆錄,不聽沈松坤辯解,也沒經他簽字,以所謂「擾亂辦公場所秩序」的罪名,將沈松坤非法拘留十天。並揚言:我們就是顛倒黑白了,有本事你到檢察院去告我們。沈松坤獲釋後,得知妻子馬麗娜已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覆議辦無理覆議 高區法院不敢立案

七月三十一日,由馬麗娜本人簽字的行政覆議申請書通過特快專遞寄往了威海市政府行政覆議辦公室。在申請書中,馬麗娜要求撤銷威海市勞教委員會非法下達的勞教決定,並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八月九日,覆議辦簽發受理通知書。幾天後,馬麗娜代理人前往覆議辦要求公開聽證,但覆議辦一直不予書面答覆。

九月二十五日,威海覆議辦做出覆議決定,完全違背了事實真相和現實法律。針對此條,辯護律師早已嚴正指出,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部中共法律定性法輪功為×教,相反,中共憲法還保護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由江××領頭造謠,中共宣傳機構抹黑的謊言,怎麼能出現在嚴肅的法律文書中呢?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信函超過三千項,已有上億人修煉受益。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被譯為三十多種語言在全世界公開出版發行,並可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法輪大法好」才是眾所周知的真相。覆議辦的枉法覆議,打著政府的名義損害了政府的公信力,也暴露了中共法律的虛偽。

覆議決定書最後一段寫到:「申請人如不服本決定,可自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15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十月八日,馬麗娜代理人到威海高區法院起訴。立案庭接待人員說,上面內部通知不准為法輪功立案。代理人要求說明:上面是甚麼機構?內部通知是甚麼?能否出示不予立案的書面答覆?接待人員讓代理人找焦衛庭長。第二天,焦庭長答覆說:高區法院不能出具不予受理的書面文書,上面內部通知不准接法輪功的案子,建議代理人不要再找了。焦衛說,委託辯護律師的意見太書生氣了,不懂中國的政治現狀。

中共以一個見不得人的內部通知拒絕立案,而面對高區法院的不作為,威海中級法院則告訴代理人:你要自己和高區法院信訪辦聯繫看看行不行?這就是當今中共高喊依法治國的真實寫照。

三、警察誣陷漏洞百出 經區法院枉法裁判

九月二十五日下午,經區法院開庭審理「沈松坤非法拘留案」,經區治安大隊教導員黃考海和皇冠所惡警馮磊代表經區公安局出庭應訴。

沈松坤向王鳳華法官陳述,案發當天自己到公安局詢問妻子下落,索要相關刑事處罰的文書。按規定,經區警察應在二十四小時內送達有關文書告知受害人家屬,但其拖延三天仍拒絕出示。經區警察接待原告時不著警服、不亮身份、不出示相關法律文件,反而誣陷綁架原告。

庭審中,經區警察播放其偽造剪輯的監控錄像,沈松坤當庭指出其錄像斷斷續續,中間還插入了其它監控鏡頭。而且就是這樣的錄像,沈松坤也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為。其間,經區警察還讓其雇佣的門衛報假案、做假證。可笑的是,在經區警察編造的筆錄中,有關時間前後顛倒,與其它證據自相矛盾。

針對這些造假陷害,原告方逐條進行了駁斥,向法庭出示了確鑿證據,並請證人當庭作證。面對事實,被告無言以對,尷尬地坐在被告席上。

沈松坤指出,修煉法輪功合法,講真相合法;相反,迫害法輪功才是犯罪。國家領導人講話和《人民日報》社論不能作為法律來執行。經區國保的迫害行為是對正法信仰的肆無忌憚的踐踏、是對法律的褻瀆。

十一月二十三日,經區法院枉法裁判沈松坤敗訴。拿到判決書後,沈松坤對經區法院徇私枉法、罔顧事實的做法表示遺憾。十二月四日,威海市中級法院受理了沈松坤的上訴。

四、「六一零」如臨大敵 中院作秀走過場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威海中院開庭審理「沈松坤上訴案」。

審判庭外,威海「六一零」如臨大敵。環翠警察國保副頭目劉傑和經區國保頭目張威生忙著指揮「布陣」,兩台警察普通牌照車被安排在審判樓大門外道路兩頭負責監控,一台黑色轎車在附近來回巡邏;審判樓院內,幾輛警車隨時待命。有關心此案的社會人士想進入審判庭旁聽,一律被拒絕。

開庭前,威海中院臨時調換了審判庭、審判長,由第十四庭改成第十五庭,法官由原來的畢海燕換成蘇麗傑,而且旁聽席提前坐滿了威海「六一零」安排的人員。蘇麗傑告訴沈松坤和王律師:上邊關注這件事,可能要調錄像看,不要提法輪功的事。

庭審限定在上次認證不清有爭議的地方,沈松坤強調一審時視頻造假,用科技手段處理過,要求重放。可這次播放的視頻是沒有經過造假處理的其中一小段,不是一審時的視頻全部。黃考海說,只這一段,就可以說明堵門攔車,其它不需公布。

王律師說,從這一段視頻看,原告非常理智,沒有堵門攔車行為,而且事發當天是星期六休息日。審判長好像沒有聽明白,就問沈松坤是怎麼回事。沈松坤說,一審時的視頻是經過技術處理的,是偽證,這次是真實的一小段,但不能反映事實全貌。審判長聽後,就和審判員私語,接著宣布休庭。

三月五日,沈松坤收到威海中院特快郵件,判決書再次枉判沈松坤敗訴。

三月六日,沈松坤在工作單位被兩個自稱省裏來的人劫持到濟南官莊洗腦班,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家人被禁止探視。

結語

中共對法輪功從來沒講過法律,沈松坤夫婦所遭遇的迫害就是一個見證。但是,中共卻假借法律迫害善良,法律也是中共行騙社會的遮羞布。只許中共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就是中共流氓習性的真實寫照。撕開中共法律虛偽的真面目,可以清醒地看到,中共才是地道的邪教,中共豢養出來的司法人員和所謂執法者幹的是真正褻瀆法律尊嚴之事。中共把上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推向對立面,製造了無數冤案悲劇,已構成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所有參與迫害之人,無論是一線的「六一零」人員、警察、法官,還是幕後操控者,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和天理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