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保定市王志立女士經歷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王志立,女,現年六十歲,是河北省保定市易縣獨樂鄉寨子村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功使她無病一身輕,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依法上訪和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受到村幹部、獨樂鄉派出所、易縣公檢法等人員的騷擾、綁架、入室搶劫、強制洗腦、拘留、勞教、判刑、勒索等迫害。

修煉法輪大法前,王志立患有腰疼病,做飯時一個烙餅都烙不下來,腰就像斷了一樣疼,就得趕快蹲下。左腿疼,疼起來腿就不停的往上抽,幹活也疼,走一段路就得趕快蹲下。偏頭疼,疼時想鑽到窄縫裏去把頭夾起來,嘔吐,不想睜眼。子宮下垂,在裏面堵著,墜得很難受。她丈夫得過腦血栓,不能幹重活,家裏沒有經濟來源,她只好賣糧食給丈夫看病,兩個孩子上不起學,老大上了一年半高中不上了,老二上初中時,因交不起一百五十塊錢的學費,也不上了。她整天發愁上火 ,總覺的過得一點意思也沒有,都快得精神病了。

一九九六年底,王志立去本村串門,見有幾位老年婦女在煉法輪功,就看著她們煉,後來又跟著她們聽了會兒師父的講法錄音。她覺著師父講的都是教人行善、做好人的道理,講的真是太好了,於是她就天天跟著聽。第二天講開天目,她就很有感覺,聽得更認真了。就這樣一連聽完師父的九天講法,她就覺著腰輕鬆多了,也不抻著疼了。她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並堅持天天學法、煉功,慢慢她身上各種病不知不覺好了。第二年春天到地裏幹活,她像換一個人一樣,幹甚麼活也不累了,也不發怵了,也不用跪著爬著幹活了。丈夫從她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相信法輪大法好,他胳膊上的大疙瘩好了,腰也好了,也能幹些活了。

王志立十分感激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她生活的每天有滋有味,快樂幸福。

王志立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由於江澤民和中共邪黨非法迫害法輪功,王志立也多次受到無理迫害。

(一)非法洗腦與騷擾

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剛開始,村主任王來子(已遭報應患半身不遂)在大喇叭裏喊:「煉法輪功的,到大隊裏來。」王志立來到大隊,王來子就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國家不讓煉。」 獨樂鄉派出所所長杜榮在一邊看著,還有惡警趙新星。她說:「煉!」杜榮和趙新星就把她綁架到獨樂鄉派出所,讓她參加鄉里的洗腦班。鄉里一個叫薛鐵軍的念邪黨誣陷大法的報紙,還逼她寫所謂的「保證書」。王志立不配合。鄉政府、派出所就一連六天逼著她到鄉政府學習,打掃衛生,還讓一個做飯的婦女看著她。後來,大隊幹部趙雲方誘騙、恐嚇家人,代她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派出所所長杜榮又非法勒索五百元錢,才讓她回家。

後來,每到邪黨所謂的「敏感日」,大隊的廣播喇叭就喊:「煉法輪功的,別出門了。」有時大隊幹部王來子、王文有、李彥賓、趙立元、派出所的一大幫子人非法闖入王志立家中,把所謂的「搜查證」一晃就到處亂翻,沒有翻不到的地方,連炕席都要掀開看看,好像把炕上的大泥皮都要摳出來看看。二零一二年邪黨「十八大」前,王志立在北京看孩子,村書記趙雲方、鄉派出所惡警盧鳳禮等三人找到她說:「別上天安門,別鬧事。」

(二)依法上訪遭關押、毒打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王志立抱著對政府的信任,去北京依法上訪。她走到天安門附近,被截訪的便衣攔住。她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惡警一腳將她踢倒, 拽起來塞進警車。到車廂裏惡人繼續對她毒打。後來她被拉到前門派出所,下車時一個惡警還罵:「這個老東西沒來過。」罵完,一拳頭砸向她的脖子,又踢了她幾腳,才把她關進一間裝滿各地上訪大法弟子的屋子裏。下午惡警用大巴車把她們劫持到平谷縣看守所。下車後惡警強迫她們站隊,還給排上號,叫到誰的號就推到一間屋裏非法強制照相、按十個手指的黑手印。她不配合,惡徒們就用力把她的手擰到背後,強行按手印,手被擰的很疼。然後把她叫到另一間屋子非法審訊:「你是哪的人?叫甚麼?幹甚麼來了?」王志立不配合。惡徒們誘騙她說:「你說了就回家,今天晚上就送你走。」她說:「不走呢,我還沒有說句真話,法輪功這麼好,別人還不知道呢。」惡人一腳把她踢倒,抓住她的頭髮往下按,用她的頭撞地板,「咚咚…… 」不知撞了多少下,然後用腳把她踢到牆根,她被打的坐在地上直哆嗦。那惡人見狀就出去了,又進來兩個惡人,把她架起來扔到另一間大房子裏,那裏好多來上訪的大法弟子。撞的頭嗡嗡的沒有知覺,臉全腫起來了,眼睛根本看不見,只聽到有叫罵聲、慘叫聲、哭喊聲。

後來,她被非法關押在平谷縣看守所裏。她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惡人強行灌食迫害,一天灌一次。灌食前,幾個犯人把她從牢房拽出來,惡獄醫先扇她一頓耳光,然後將她一腳踢倒,幾個犯人用腳踩著她的胳膊和腿,另一個死死的按著她的頭,獄醫插管灌食,灌完後將她扔到一邊。一會犯人又大喊大叫,強制她們站隊在大院中轉圈,怕灌的食吐出來。一個長得小眼睛尖腦袋的惡犯人拿著皮帶使勁抽打她們。王志立被迫光著腳在院裏轉圈,鞋子灌食時拽丟了,稍微走慢一點,就被惡人像打牲口一樣,抽打她的腰、腿、胳膊,被抽打的青一塊紫一塊,雙腳打得沒有知覺。轉完圈後,她被關進一間十三個人住的牢房,進門一邊是廁所,不到一米高的小矮牆,鋪塊木板當床。十三個人吃喝拉撒都在這間屋子裏,睡覺都沒地方躺。王志立在平谷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折磨十天,身體虛弱。獨樂鄉副書記隰姓(黑黑的臉、瘦高的個子)、村幹部趙立元和司機把她們三位上訪的學員接回。

(三)獨樂鄉的迫害接王志立回來的路上

趙立元問她:「上北京幹甚麼?」她說:「上訪救度眾生,還我師父清白。」隰書記他們,把她劫持到獨樂鄉派出所,一下車,隰書記一腳把王志立踢倒,惡狠狠的說:「你這樣還想救人?」說完一把將她拽到一間黑屋子裏,也不亮燈,怕認出惡人來,有幾個人上來就打她耳光,又有人把她一腳踢倒在地,繼續亂打。也不知打了多久,她被打得渾身疼痛,頭暈目眩,不能動彈。這夥人心狠手辣,好像要把她打死才停手。打完後又把她拽到另一個房子裏,和同去上訪的另兩名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

第二天,鄉里通知村幹部把王志立的家人叫來,勸說她不要再煉法輪功了,要好好交代。她對家人說:「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不讓煉?我又沒幹壞事沒犯法,交代甚麼?」家人走後,有幾個人看著她,一天也沒讓她吃喝。當天晚上和第二天,鄉政府、派出所一幫子人去吃喝,吃的正是前一天從王志立家非法搶來的正在下蛋的雞,喝的也是從她家搶來的酒,吃飽喝足後惡人又對她進行折磨。一個惡人用手電照了照坐在屋裏的王志立,找藉口說:「她煉功。」另兩個惡人上去就搧她耳光,不知打了多少下。她被打倒在地不能動彈,腦袋嗡嗡直響,面目皆非。當時她已經有半個月沒吃東西了,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

第三天下午惡人薛鐵軍拿通火用的鐵棍打王志立的後背,打得咚咚響,還不解氣,又拽起王志立的手,用鐵棍使勁打,致使她的手指一年多沒有知覺。打完後逼她罵師父,她不罵。薛鐵軍說:「我罵一句,你罵一句。」她說:「我從小就不罵人」第三天晚上,進來一個瘦高個,使勁踢了她兩腳,王志立被踢的一下趴在地上,有氣無力地說:「我的腰被你們打斷了,動不了了。哎呀,我的腰好疼呀!」瘦高個一聽就出去了。

第四天早上,王志立的女兒給她送來點吃的,見王志立正趴在地上,趕緊去扶母親。王志立說:「我動不了,我的腰被他們打斷了。」女兒衝著看她的人大哭大喊:「你們也都是娘養的,你們有沒有人性?把我媽打成這樣,我告你們去。我媽的腰壞了,把她送醫院看看。」鄉里見勢不好,給村幹部趙雲方打電話,王志立家人的交一萬三千元罰款才叫接她回家。那時的一萬多塊是個大數呀,況且她的家已經被鄉里的惡人搶劫一空。後來她的家人東借西借才把錢湊齊,交到鄉政府,鄉政府收了錢,沒給任何收據。

王志立回家後才知道,她在北京非法關押期間,村幹部王來子、王文有領著鄉政府派出所的二十多人,開著車對她家進行了非法入室搶劫,搶走麥子三千多斤、玉米三千多斤、穀子二百多斤、豆類一百多斤、花生種二十多斤、豬、驢、驢車、十一隻正在下蛋的雞被活活打死後搶走,還搶走了腌雞蛋、鮮雞蛋、腌臘肉,打碎油缸,油流了滿地。把大立櫃、大板櫃、大門、窗戶、門框、房門、桌子、凳子、鍋、碗、瓢、盆全部搶走,三間房的門窗變成三個大窟窿,家裏一切能搬得動的、拆得下的全部搶走,不能拿走的全部砸爛,走時拉了滿滿一大汽車,比土匪可凶多了。還把家中僅有的五十元錢搶走。為了找存摺,惡人們把她家房頂棚紙全撕爛,沒找到,仍不死心,又把山北鄉信用社、獨樂鄉信用社、管頭鄉信用社都查了一遍,也沒見存款。

王志立的丈夫得過腦血栓,被惡人們這一折騰,嚇的趴在地上站不起來。惡警也把他綁架到鄉派出所,惡警趙新星和幾個小伙子對他進行毒打:搧耳光,拳打腳踢。一個把他打到另一個人面前,另一個人又把他打回去,幾個惡警把他推來搡去的打,打得她丈夫頭昏眼黑,直想嘔吐。她小叔子怕哥哥出意外,找到鄉派出所說情,說哥哥有腦血栓後遺症,這才被放回。

從此以後,王志立一家靠親友送點柴米油鹽艱難度日,一直到二零零六年才在親友的幫助下把房子蓋好。

(四)被大隊幹部洗腦

王志立因為去北京依法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鄉政府非法扣留四天。回家後,又被村幹部強行洗腦迫害二十多天。

那段日子,王志立和另兩名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天天被村幹部逼著去大隊學習,每天從上午八點到十一點半,下午從一點到天黑才讓回家,大隊幹部王文有、李彥賓、趙春芳、王來子等人輪流值班看著她們,給她們念邪黨報紙,讓她們反思,談學習體會。

一天,縣裏「610」派人來村裏錄像,縣電視台也來了三個錄像的,妄圖進一步毒害眾生。當時村書記趙雲方不在,村幹部趙立元讓王志立她們坐在椅子上,在錄像機前說幾句大法的壞話。她們沒有配合。村書記趙雲方回來一看,像沒錄成,大發雷霆,給他手下的大發雷霆,要打三位法輪功學員,沒得逞。從此大隊的非法洗腦不了了之。

(五)非法騷擾 綁架洗腦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村幹部王來子領著獨樂鄉派出所的惡警趙新星等一群人非法闖入王志立家,偽善地對她說:「在家待著,別出門。」又說:「搜搜你家。」說完後就動手到處亂翻,翻出一本《轉法輪》,惡警趙新星說:「跟我們走一趟。」說完將王志立強行綁架到獨樂鄉派出所,晚上把她雙手反銬在床欄杆上。惡警趙新星對她進行非法審問,文書是一個身材矮小的胖子。做了筆錄,還逼她按手印簽字。

第二天,所長呂偉、惡警趙新星和程永剛把王志立挾持到易縣「610」在一個汽校辦的洗腦班,強制洗腦。那次共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關進洗腦班,被非法強行「轉化」,一個中學教師給她們講所謂的科學,念邪黨造謠、污衊法輪功的報紙,再由邪黨人員逼著寫所謂的不煉功「保證書」。

她們被非法洗腦迫害七天。回家前,易縣「610」人員還教給她們說一些污衊大法的話,再去一個錄像廳,讓她們邊走邊說那些話,邪黨人員給錄像,拿到電視台播放,用來毒害廣大不明大法真相的老百姓。

(六)被惡人陷害企圖勞教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是邪黨所謂的「敏感日」,村幹部趙立元夥同獨樂鄉派出所惡警一幫子人,又非法闖入王志立家,像土匪一樣到處亂翻,沒找到甚麼就走了。那時正是秋收季節,他們走後,王志立就去地裏幹活。傍晚,她從地裏回來,發現有兩個穿白色衣服的人在附近。她走進家,那兩個人也跟著進了她家,還對她說;「王志立,跟我們去大隊。」她說:「幹甚麼?」他們說:「去了你就知道了。」他們強行把王志立帶到大隊。一輛車在大隊停著,那兩個人逼她上車,把她挾持到派出所。所長呂偉指著桌子上擺放的大法資料和護身符說:「這些東西認識嗎?」接著說:「有人說這些東西是你給她們的。」王志立沒有正面回答他們。當天晚上,惡警將王志立雙手銬在凳子上,程永剛、趙新星看著她。第二天,呂偉等人叫來四個婦女,她們嚇得把甚麼事都推到王志立身上。王志立當時覺得大法的一切都是最正的,也是最好的,也就被動承認了。程永剛、趙新星就逼著王志立按手印、簽字。王志立沒有真正認清惡人的邪惡目的,才無奈上了他們的當。那四個人每人被呂偉勒索了2000元錢才被放回家。趙新星還胡說王志立是害人精。

王志立被趙新星、程永剛挾劫持到易縣拘留所,她一直沒有吃甚麼東西。呂偉等人妄圖非法勞教王志立,就在拘留所非法審訊,用威脅等方式核對那些大法資料、護身符等是不是她給的。王志立一個大字不識的農村婦女,哪裏懂得惡人迫害她的手段。他們用造假、恐嚇等方式得到了所謂的證據,就進一步迫害她。她絕食十一天後,惡警呂偉、趙新星、程永剛,還有一個女的,讓她收拾東西。她當時身體已經相當虛弱,瘦得不像樣了。她踉踉蹌蹌走出拘留所,又被惡警逼著上車,挾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檢查身體時,血壓非常高,心臟病也很嚴重。獄醫問她:「你檢查過身體嗎?」她當時頭暈目眩,走路發飄。勞教所拒收。呂偉等這才死心,把她拉到山北,家人把她接回家。

(七)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正是大秋,王志立正在房上拎玉米,鄉派出所的盧風禮、趙新星、程永剛和一個姓李的等六人非法闖入她家。盧風禮說:「跟我們去派出所核實一個事兒。」這次妄圖迫害王志立的藉口是:北獨樂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盧風禮等人綁架,還抄了家,大法資料全被抄走。這兩個人在惡警逼問下,說那些是王志立給她們的。這次王志立不再配合,因為她已經認清了惡警的邪惡本質,繼續拎玉米。惡警又逼她去派出所。王志立說:「我丈夫有病,沒人照顧。」當時丈夫已經被嚇得昏死過去。她趕緊喊人,親屬把她丈夫送到醫院,住了半個月。等她丈夫出院後,鄉派出所所長盧風禮等人再次非法闖入王志立家,妄圖對她非法勞教。盧風禮對她說,你幾號幾號去鄉政府。家人怕她再受迫害,讓兒媳婦陪她去了鄉政府。盧風禮逼著她在紙上按了五指大黑手印,並非法進行照相。她剛到家,盧風禮、程永剛就追到家,叫她去易縣法院,並威脅說:「公安局起訴你了,要判你。」王志立說:「我幹甚麼啦?你們起訴我,真可笑。」程永剛說:「你煉法輪功就不行,犯法。」王志立被迫流離失所。

王志立離開家後,不知哪裏是她的歸宿。親屬家不敢去,只好東躲西藏,丈夫有病在身,多麼需要自己的照顧,可這群惡徒把她看成罪犯,到處找她。所有的親屬都被騷擾了,她丈夫被惡人不斷逼問、恐嚇,嚇得整天躺在床上,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一天半夜三更,村書記趙雲方夥同易縣公安局、獨樂鄉派出所、法院、檢察院的邪黨人員,闖進她家送傳票。惡人連恐嚇帶威脅,逼問王志立哪裏去了。那恐怖的氣氛別提多邪惡了。惡人還想把傳票留下,盧風禮沒趣的說:「她人都不在家,留傳票幹甚麼?」

王志立流離失所三年,獨樂鄉、易縣公安局、法院、檢察院到處打聽她的下落。後來王志立的兒子、女兒把她接到北京,給她租了房子。聽說王志立在兒子那裏,那些邪黨人員瘋狂的給她兒子打恐嚇電話,逼她兒子把母親送回易縣,接受所謂的判刑。如果他不把自己的母親送回來,就開除他的公職。這夥人純屬催命鬼,又像一群瘋子,兒子、兒媳真怕接他們的電話。兒子無可奈何,對著母親大發雷霆,強迫她回去。王志立的女兒、姑爺也接了不少惡人的恐嚇電話,她姑爺對她不客氣的說:「因為你,我們也受到牽連,家也不得安寧。」王志立知道自己沒有錯,都是邪黨人員對自己的陷害,無端的迫害。聽到孩子對她說的不理解的話,看到他們也十分苦惱,精神壓力很大。王志立看在眼裏,痛在心上,又無可奈何,幾次想從七層樓跳下去,關鍵時刻她想起師父講過:「自殺也是犯罪。」這幫惡人拿著老百姓的血汗錢,幫著邪黨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還覺得自己很有本事。王志立看到孩子們太苦惱太可憐了,只好跟他們去了易縣法院,共去了三次。邪黨人員搞的還挺熱鬧:甚麼開庭、休庭、判刑、監外執行,最後非法判了她五年監外執行。

王志立這樣一個普通的農家婦女,修煉法輪功使她獲得了健康的身體,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因為堅持信仰,去北京依法上訪、說句真話,就受到邪黨人員的非法騷擾、綁架、強制洗腦、拘留、關押等迫害,這是中共邪黨和江氏流氓集團,對老百姓信仰、自由人權的無理踐踏、肆意侵犯和對國家法律的蔑視。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基本人權,迫害信仰才是真正在犯罪。王志立在正道正法上走的理直氣壯。在被惡人迫害時,敢於正視迫害,敢於面對迫害她的人,承受了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苦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