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縣惡警殘酷迫害身有殘疾的農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易縣法輪功學員秦志林,與妻子姚秀芝,於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受益匪淺;秦志林由一個滿身病的人變成健康、寬容的人。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秦志林遭到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塘湖鎮派出所等人員的騷擾綁架、拘留、抄家,秦志林被反覆非法關押拘留所、看守所以及邯鄲勞教所迫害。

修大法 身有殘疾的秦志林身心大變化

秦志林,男,出生於一九四八年五月,腿有殘疾,家住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塘湖鎮北河北村。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得法後和得法前判若兩人。

得法前,秦志林性格內向,身患多種疾病,胃病、偏頭疼、經常打嗝、胃裏發撐,吃不了東西,還有美尼爾綜合症,一犯病心裏就難受,有時甚至昏過去。先後找了兩位老中醫治療,中藥吃了有一小拉車,都沒有明顯效果。胃病導致他身體虛弱,幹不了重活,當時孩子又小,生活上非常困難,他只能靠給別人加工點服裝,維持生活。身體不好,心情也不好,特別怕麻煩,還常發脾氣,即使錯了也不認錯,更不許別人說。

一九九七年五月,他聽村裏人說煉法輪功挺好,能祛病健身,秦志林從心裏就想學。後來,聽村裏人說波羅飛機場當兵的來村裏教功,他就跟別人一塊兒去學功。到那一看,一個當兵的正在教人們法輪功的動作,他就跟著學了起來。學完功後,他覺得挺好,就開始看法輪功學員早就給他的《轉法輪》這本書。有時間,還去本村一家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並按師父要求的「真、善、忍」去做好人,遇到矛盾先找自己,漸漸地他心胸寬廣了,脾氣也變好了,更神奇的是他身上的病全好了,人從此精神了。家人也從他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都支持他煉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出於小人的妒忌,邪黨開始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秦志林也未能倖免,遭到易縣公安局、唐湖鎮派出所、非法抄家、拘留、勞教等迫害。

一家人被非法關押 未修煉的女兒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秦志林一家三口正在收拾家務,村幹部敬福江領著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田國軍、張海燕和塘湖鎮派出所所長米林等一群人闖入家中。田國軍進門就問:「你們那電腦呢?打印機呢?」秦志林、姚秀芝夫婦不配合,那些人就像土匪入室搶劫一樣到處亂翻,翻出了一台打印機,兩台筆記本電腦,幾本師父的講法經文,一些救人的大法資料和幾箱打印紙,兩個切刀。這些人也不說話,直接把翻出的東西抱到車上,然後就叫他們三口上車,強行劫持到易縣公安局。

在易縣公安局的一間辦公室裏,警察讓秦志林一家三口人都蹲下呆著,然後就對他們三個開始非法審訊。田國軍問:「你們的東西是哪兒來的?誰給你們的?你就是自己買的,也得說出來是從哪兒買的?」他們還用欺詐的手段誘騙他們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田國軍說:「你說吧,還有誰煉法輪功?說了就讓你們回家。」警察對他們非法審訊做了筆錄,並對他們照相,照了頭部,還照兩隻手,十個手指分別按了滾動指紋,還強迫按黑手印。秦志林一家三個人都被強迫按了一遍。警察把這些迫害他們的所謂的「手續」辦完,就直接把他們老倆口劫持到易縣拘留所,把他們女兒關押到易縣看守所,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他們的女兒並沒有修煉法輪功,卻被非法勞教一年。

秦志林在易縣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十八天,期間,沒有一點人身自由,不許隨便走動,也不許說話。最後,在家人給國保大隊的田國軍、還有一個40多歲女人和一個只知道是團山村的人送了一萬多塊錢,才叫家人把他接回了家。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塘湖鎮派出所工作人員郭大剛和韓曉傑等人到她家非法騷擾了五、六次。每次來,韓曉傑都問:「你們家藏著東西嗎?在哪兒呢?拿出來!」如果拿不出來,他們就到處亂翻,翻不出他們認為有用的東西,就走了。

多處關押折磨 不經任何法律 非法勞教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秦志林正在家中幹活,五個塘湖派出所的警察(其中有一個女人)突然闖進他家,他們二話不說,就像土匪一樣在他家翻箱倒櫃亂翻一通,連糧囤都沒放過。其中,韓曉傑翻得最兇。他們翻出叫人向善的大法書、真相資料、神韻晚會光盤和講法光盤,被他們裝在一個兜子裏。然後,派出所所長騙秦志林說:「跟我們到派出所,一會兒就回來了。」說著就推推搡搡的把秦志林強行推上車。在車上,這些人對他連挖苦帶諷刺,一個姓康的說:「像這樣的,把他弄的遠遠的,判他個三年幾年的。」

到派出所後,把他關在一間屋子裏,韓曉傑不管他腿有殘疾,推搡著把他摁在一個凳子上,拿著一張白紙,對他吆喝說:「你按個手印!」說著抓起他一隻手按了好幾個手印,還強行拿著他的手滾紅手印。之後,韓曉傑強行給他戴上手銬,一個姓楊的惡警對他非法審訊,問他東西哪來的,誰給的,和誰有聯繫等,做筆錄,還威脅他說:「你如果不說,就勞教你。」他不配合。

非法審訊一個小時左右後,韓曉傑說:「給他照相。」 秦志林說:「不照。」韓不由分說強行把他帶到另一間屋子,裏面一個年輕的女人給秦志林前後左右照了相,然後又把他帶回那間屋子,韓小傑強迫秦志林按手印,被秦志林拒絕。他們就惱羞成怒的銬著秦志林的雙手關押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才把銬子給他打開。

到了晚上,他們從櫃子裏拿出銬子,秦志林問他們:「你們拿銬子幹甚麼?還想給我戴銬子嗎?我又沒犯法。」韓曉傑說:「那也不行。」說著蠻橫地抓起他一隻胳膊,強行銬在暖氣片上,強迫他在凳子上坐了一宿,而他們在旁邊的床上睡覺。

第二天傍晚,他被帶到另一間屋子,姓劉的所長說:「出去,上車!」秦志林問去哪兒?所長也不告訴他,強行把他推上車,在車上一個叫大剛的惡警說:「你要不「轉化」,就把你弄到遠遠的地方去,判你個三年四年的。以後對你的家,甚麼都要限制,連你兒子結婚也不給你們辦手續。」

就這樣,他又被劫持到易縣公安局,也不許他下車,姓楊的下車後,過了一會才回來,秦志林就問他們:「你們想怎麼著?」姓楊的說:「一會兒就把你送回去。」可是他們並沒有把他送回家,又把他劫持到了易縣拘留所。

到那兒後,強迫他按手印,並把他關在一間屋子裏,被非法關押兩宿一天,才叫他吃了一頓飯。

第三天早上,派出所所長和姓楊的來到拘留所。姓楊的叫他出來,秦志林問:「上哪去,是不是回家?」姓楊的說:「一會就知道了。」然後強迫他上了一輛警車,有兩個警察把他夾在中間,他因暈車頭暈噁心,可是並沒人管他的死活。停車後,韓、楊兩人不管他身體狀況,硬是把他從車裏架下來。這時候,他才知道被他們劫持到了邯鄲勞教所。在沒有任何手續、也沒有通知他家人的情況下,竟把他非法勞教了。

邯鄲勞教所奴工迫害

一進勞教所的門,裏面一個叫薛沛軍的處長威脅他說:「你上這裏來,你得遵守這裏的所規所矩,別跟法輪功學員接觸,不准使眼色,不准說話。」然後強迫他在一個所謂的監規上按手印,之後一個惡警把他帶到二大隊,和普教關在一起。

被非法關押期間,他每天被強迫做六個小時的奴工:做「六個核桃」的紙袋,分好幾道工序,有疊的、有用膠粘的、有穿紅繩的、有捆的,還做「核桃花生露」的包裝。

每個人都有兩套被子。一套疊的四方四正,是應付檢查的,蓋的被子是另一套又髒又破的。

他因為不放棄信仰,兩個月後,被帶到一大隊(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轉化班」)。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弟子被一個一個往外叫,他知道是讓他看和聽誣蔑大法的言詞,他不配合,就是不去。每天被強迫做十個小時的奴工,做的是結婚用的拉花。如果不做,他們就叫著名字罵。還被剝奪人身自由:上廁所有人跟著,去洗手房也有人盯著。吃的饅頭像石頭面做的,吃的菜說菜又不是菜,也不知道是甚麼東西,裏面還都放辣椒,就連他們這些整天餓的飢腸轤轤的人都難以下咽,就這樣,後三個月他們還由三頓飯改為兩頓飯。

家人去看他,他們還不叫見,半年以後才讓家人見他。裏面的惡警還想罵就罵,一天晚上他正在睡覺,惡警張進國進來檢查,見他那套應付檢查的被子沒放進櫥子裏去,一下擰住他的耳朵把他揪了起來,惡狠狠地說:「記住!」秦志林就這樣無故被非法迫害了一年,到了所謂的期限,才被家人把他接回了家。

結語

一次次的被綁架、迫害,給秦志林的家人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傷害。他的孩子們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之中,因為被迫害,給北京一家公司做博士帽的活被迫中斷,經濟損失至少十五、六萬。

秦志林,一個殘疾人,只是一個老實本份的百姓,是法輪功給了他一個健康的身體和一個幸福的家,政府不但不給予照顧,反而因他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就從經濟、精神、肉體上迫害他。中共為何容不了百姓做好人,中共只是把《憲法》中明文規定的「信仰自由」當作一紙空文,欺騙中國的老百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