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找自己 可以發現問題的根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最近,在實修中,遇到問題向內找,有一些修煉體悟,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看到別人有問題向內找,發現原來是自己的問題

一次,同修A來我家,說她家的鍋又沒信號了,讓我去維修一下,當時,我沒在家。回來後,妻子同修告訴了我這件事,我聽了,當時很來氣。

我一直看A同修不順眼,覺的她人心多,不精進,造成的干擾多,她家的新唐人總沒信號,我都去修了好幾回了,這回又來了。真後悔當初給她家安了新唐人。越想越來氣,眼前不時浮現出她那張臉,怎麼瞅,怎麼不順眼。自己就坐在那鼓氣兒。

忽然想到,我為甚麼心裏這麼憤憤不平。該找一找自己的原因了。靜下心來想一想。忽然意識到,看同修不順眼的是觀念哪,不是我呀!不是因為同修不符合法,而是因為同修不符合了那個觀念的標準,所以那個觀念在那裏,才看人不順眼、憤憤不平、來氣。

想到這,一下豁然開朗。原來那種「看人不順眼、憤憤不平、來氣」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回頭一想,自己把那個觀念當成自己,隨著它去「看人不順眼、憤憤不平、來氣」,真是覺的很可笑。

那天,我有時間去了A同修家維修。見面一看A同修啊,慈眉善目的。同修說:謝謝你啊,我家的鍋已經修好了。她的姪子是常人,很愛看新唐人,這段時間來了她家,把她家的鍋調好了。

後來我悟到:維修──為修啊!維修來,維修去,原來是為了修去我這顆人心啊!我這裏歸正了,同修那裏就甚麼都好了。

不帶有人心的交流,能使別人看到自己的不足

前幾天,參加了一次手機和安鍋項目的交流。我談了自己在安裝新唐人的過程中遇到問題、矛盾向內找,從而解決了問題、心性得到了昇華的幾件事。覺的自己講的很生動,看到同修聽的也是津津有味,心裏覺的很高興。

後來B同修談了他安裝新唐人的心得。B同修不善於言辭,感覺他的話很樸實。他說:一次,從樓外牆的梯子,背著鍋,爬到七樓頂,去給一戶常人家安鍋。同修原來就有點恐高,爬這麼高樓,也是有些緊張。

爬到半路,忽然覺的眼前發黑,耳朵也聽不到聲音了,意識也有些模糊了,好像中暑的狀態。他用胳膊勾住梯子,心裏對師父說:這家常人要看新唐人,這是他們得救的機會。我不能讓他們失去這個機會,我一定要給他家安上新唐人,請師父加持。

過了一會兒,「中暑」的狀態消失了,B同修爬上了樓頂,安成了新唐人。

我當時聽後很受震動,一下看到了我的差距。B同修在干擾的危險關頭,想到的是眾生的安危,是一顆無私無我的心。而我剛才談的都是自己如何找自己,自己得到了提高。說的還是自己,其實是一顆私心。

C同修是做手機項目的,他說:遇到了問題和矛盾才向內找,已經給證實法和救度眾生帶來了很大損失,還是法沒學好。他說自己背法,在做事的過程當中,到那一步,人心自然就解體了。不帶人心做事就不會有問題和矛盾的出現。C同修還提到了敬師敬法的問題。

我當時一聽這話,覺的是針對我說的。好像被澆了一盆冷水。我剛才談的就是自己遇到了問題和矛盾能向內找,還解決了問題,並引以為榮。被C同修一說,好像一錢不值。覺的臉上火辣辣的,面子快掛不住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裏不是滋味兒,有點兒恨C同修。

但想到了自己的這種狀態不對勁啊,又想到師父講:「碰到矛盾的時候都要向內找。」[1]我還得找一找自己的問題,心想:C同修看到了我的不足,幫我指了出來,也是為證實法和救度眾生負責啊!也許我真的需要有一個大的提高了。想了一下自己,覺的自己有時學法姿勢不端正,不夠敬師敬法,也應該背法。但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覺的還是有沒找到的問題。

接下來D同修發了言,她開口就說:甚麼人心沒有,不就成神了麼?我聽了以後,心裏倒是有了些寬慰。感覺她的話是針對C同修的,不過我倒是能理解C同修的狀態。我自己以前有過一段時間背法,確實思想中一有不對的念頭,就能意識到並排斥它。覺的自己現在還是法學的不夠。

D同修是做手機項目的,經常用手機對打講真相,覺的她口齒伶俐,思維反應很快。她講的也是很生動,說話也在法上,覺的她很精進。

因為還在找自己有甚麼問題,中午吃飯後,和協調同修聊了一會兒。我問協調同修對我的發言有甚麼看法。協調同修說:講的很好。我覺的還是沒有找答案。

交流會結束後,直接去找C同修,問他我的發言存在甚麼問題。C同修想了想,說:沒發現甚麼問題。只是他覺的很多同修法學的不夠,我心想:原來C同修不是針對我發的言。

E同修找到我,對我說我應該看看《九評》,我問:我發言帶有黨文化的因素嗎?他一解釋,原來是認錯人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F同修突然說我是「大名鼎鼎」,我當時並沒有高興。覺的同修這麼說我,可能是我有對名的執著。

後來坐在我旁邊的G同修問H同修:通過今天的交流會,找沒找到咱們安鍋過程中的不足啊?我聽後想:聽了我的發言應該有點收穫吧?H同修沉默了半天,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第二天,我還在回想交流會中發生的事情,在找自己有甚麼問題。一下想通了:自己是帶著顯示心、歡喜心、求名的心、證實自我的心、虛榮心在談心得體會的。師父也是多次點化我,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

沒有C同修的「棒喝」,我也不會找自己心性上的問題。D同修講的很生動,可事後,我幾乎是想不起來她都說了甚麼,也沒有從中看到自己有甚麼問題,只是覺的她很精進。我感覺她帶有顯示心、歡喜心在講。師父通過她,讓我看到了自己。顯示心、求名的心、證實自我的心,這些心是在證實自我。所以給人的感覺是:發言的同修「講的很好」(協調同修對我的看法),很精進。可是因為是證實自我,不是證實法,所以並不能使人看到自己的不足。師父就安排了G同修和H同修在我面前的對話,點化我。E同修讓我看《九評》,雖然表面上看是認錯了人,但哪有偶然的事情啊?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的交流中有黨文化的因素──浮誇。自己確實有一句話誇大了,目地是顯示、證實自己。

而F同修說我是「大名鼎鼎」,是師父通過她的口點化我,我有求名的心。我想:「大名鼎鼎」是人的狀態,如果一個修煉人給人以這種感覺,那是因為相由心生,是帶著「求名的心、證實自我的心」說話辦事造成的。而B同修雖然不善於表達,但不帶有顯示心、歡喜心等人心的樸實的話,卻使我一下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找到了這些心之後,覺的自己的心態也變的平和了。晚上出門前,和妻子同修談了一下這次找自己的過程和悟到的理。剛要開門走,妻子同修很平和的說了一句:「以後別忘把書架門拉上。」我聽這話的語氣感到很驚訝,妻子平時對我說這些話時,都是帶著指責和怨氣的。我說:你提高了!妻子笑著說:「聽你剛才那麼一說,我也發現了自己的問題。」一聽這話,我感動的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

與妻子相處這麼長時間,第一次聽她說這話。回想一下,自己以前總是帶著指責和怨氣說:你得精進啊,你得修自己啊!可是每次都是適得其反。沒想到這次平和的談這次找自己的過程,真的讓妻子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感到這是師父在鼓勵我,真的讓我見證了:不帶有人心的交流,能使別人看到自己的不足。

通過這次向內找,我還有了新的認識。以前總是聽別的同修談到師父的點化,我好像很少感到師父在點化我。我發現向內找真的是個寶。通過這次的向內找,我感到:師父真的是處處在點化我,開啟了我的智慧,使我真正的在法上有了提高。

以上為個人現階段所悟,不足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