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女子監獄的罪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山東女子監獄是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集訓隊(十一監區)是邪惡集中的地方,全監獄被關押的人都把集訓隊稱作「魔鬼窟」。在舊監獄時,集訓隊在一樓,與獄內醫院、禁閉室靠近。集訓隊裏除了幾個值班犯人(專門協助獄警監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外裏面非法關押的全是法輪功學員。

只要集訓隊音樂一響,大家都知道集訓隊要打法輪功學員了,經常半夜都能聽到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集訓隊打法輪功學員了!」「集訓隊打人了!」等喊聲。還經常聽到惡警、邪悟者的吆喝聲、辱罵聲。還經常能看到法輪功學員被拖進醫院,被強制抬到車上送到濟南警官醫院(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醫院)。法輪功學員因不出工被拖著或抬著往車間去,在大院裏被惡警指揮著群起圍攻或暴打。

集訓隊有惡警薛言勤、胡秀麗(獄政科科長)主管,還有惡警許玉梅、孫曉麗、王淑英;惡犯人朱慧芬(青島)、董傳梅(菏澤)、劉新穎(淄博)、賈慧(濱州)、丁梅梅(青島);當時的邪悟者邱秀欣、何福香、閩惠榮、宋其愛(泰安)、劉洪英(萊州)、段洪利(莒縣)、張秀蘭(牟平)、王曉然(濟南)、楊通(淄博)、劉芊(泰安)。

一進集訓隊就感覺裏面陰森森的,從肉體到精神上不停的折磨你。惡警指揮值班犯人和邪悟者首先給你扒光衣服,強制穿上囚服,再把你帶到所謂「學習屋」(打人屋),目的是強制轉化,讓你先寫三書,先來軟的,不寫就拳腳相加,不管你是多大年齡的,只要你不聽話、兩個甚至十幾個一齊動手揍你一頓,或者把筆讓你握著她們再把住你的手、有把著胳膊的往「轉化書」上簽字,很多所謂「轉化書」就是這麼來的,實際是他們寫的。有的學員正念不足或害怕就藉此「轉化」了。接下來他們就強制你看誹謗大法的電視、書等,再強制你寫所謂的「思想彙報」,寫觀後體會、揭批等,給你書你照抄都行。裏面的內容必須有罵師父、罵大法的,罵的越重就說你轉化的越徹底、越好。

如果你不轉化就不讓你參加任何活動,還強制理髮,整天想著法整你,從早到晚罰站、不讓睡覺、不准洗刷、不准上廁所、不准說話。惡徒還把師父的名字寫在你後背的衣服上、貼在你的臉上,寫紙上放在地上把住你的腳去踩,貼在板凳上按你坐在上面,故意在你面前罵師父,惡警唆使犯人、邪悟者刁難你、打罵你,從早到晚不讓你好過。被押進監獄首先到獄內醫院查體、驗血等,所有去檢查的學員不是心臟病,就是血壓高,強迫你吃一些不明不白的藥,不吃就讓董傳梅(集訓隊醫務犯人)同其他犯人灌藥。

二零零八年, 山東女子監獄邪惡瘋狂到了極點,在監獄攝像頭下,惡人直接打法輪功學員。青島李村的法輪功學員莊明已經六十多歲了,醫生說她糖尿病很重,皮膚一旦破了生命就很危險。可是,為了轉化她,何福香、王松梅、閩惠榮等十多個人把她按在床上打的鼻青臉腫,接著就罰站。菏澤法輪功學員王岡蘭,惡警白天晚上不讓她睡覺,經常又打又罵,要上廁所必須得罵師父,說與大法決裂的話,要不就不讓睡覺、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如果絕食不吃飯,三天就野蠻灌食折磨。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青島法輪功學員崔玲,四年來一直沒向邪惡妥協,還有一個月就要出魔窟了,惡警不放過她,企圖在最後轉化她,她一天挨了三次毆打。為了抵制邪惡對她的迫害,崔玲絕食。薛言勤惡毒到了極點,逼著轉化了的人輪換拖著崔玲一天兩次到獄內醫院強制灌食,由董傳梅主管、朱惠芬監視,用貼著膠帶的毛巾捂住崔玲的嘴,不讓她喊出聲來,把她綁在椅子上,然後往她鼻子裏插管子。所謂的「醫生」也都是犯人,根本沒經過專業培訓,不懂醫學常識,都是通過關係或送禮進監獄醫院的,被獄警唆使找崔玲的茬,故意將管子拔出來插進去的反覆折騰,疼的崔玲眼淚不停的流,鼻血也往外流,折騰完了,血、食物淌了一地。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起初一天都是拽著崔玲的手拖著地,不幾天腿肚子都磨破了皮。後來薛害怕留下迫害證據,又偽善的逼著值班犯人抬著崔玲,就這樣崔玲一直到走的前一天還被強制灌食迫害。就在走的頭一天崔玲跟著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又被毒打了一頓,朱惠芬、賈慧、丁梅梅、邱秀欣、何福香、閩惠榮等像餓狼似的把崔玲按在地上,何福香告訴賈慧他們,打大腿根、陰部、乳房,使勁拔她的陰毛,別留下明傷,疼的崔玲差點昏過去,躺在地上好長時間起不來。何福香繼續罵她,等崔玲家人來接見時崔告訴了家人,惡警孫曉麗謊稱是同監室之間鬧矛盾,回來後大罵崔玲。

法輪功學員林建平一直拒絕轉化,薛言勤為了折磨她,讓轉化了的人排隊輪換打林建平,哪個人不打就說明沒轉化,先把林建平按在椅子上兩個犯人把著,讓學員去打。一次在迫害林的會上,林建平把被打的事告訴了副監獄長李淑英,李淑英邪惡地說:打你輕了,要換我也整天打你。

從那後薛、邱、朱等惡警更囂張了,當著李淑英的面就罵林建平,不管是白天黑夜林建平時不時的遭到打罵,稍不如她們的意就遭到群毆,一直打的她休克過去才罷手。

法輪功學員王國紅被迫害了八天八夜,不讓她睡覺、罰站、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澡,晚上在陽台上,故意開著窗戶凍她只要她一閉眼閩惠榮就往她臉上噴涼水,用衣架打她,天天挨打,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頭被打的一個大包一個大包的,被強制轉化後一個多月身上的傷還沒恢復好,腳掌不敢落地(罰站罰的)。

法輪功學員畢建紅被強制轉化後又醒悟過來,薛言芹惱羞成怒唆使朱、邱、何等把她打的一條腿疼的拖著走,打的一隻眼睛看不見,還不罷休又關了她禁閉。

法輪功學員智燁青被王曉然、張秀蘭、賈慧按倒在地上用掃帚把打、用拖鞋底抽她的頭和臉,打的她趴在地上不能動彈,逼其寫三書,上床睡覺必須寫申請:我申請睡共產黨的床,上廁所申請:上共產黨的廁所等。可見中共惡警、惡人毫無人性的瘋狂行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