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部份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女子監獄是中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基地之一,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該監獄集訓隊進行殘酷迫害。「集訓隊」是山東女子監獄專門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特殊集中營,監獄從各監區抽調集惡警和人高馬大的刑事犯充當打手和值崗人員。在薛顏勤、徐玉美等惡警的策劃、有意誤導、教唆和高分減刑的利誘下,那些刑事犯喪盡了良知,極盡迫害之能事摧殘法輪功學員,她們本來就是罪犯,又犯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滔天罪行。

在惡警的指使下,這些刑事犯任意使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們甚至打著惡警的名義肆無忌憚地打罵、侮辱法輪功學員。她們每天虎視眈眈地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對修煉人實行隔離,不准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和她們認為轉化不徹底的法輪功學員接近,更不准說話,甚至互相看一眼都被她們大罵一頓。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洗漱、上廁所都要向值崗的罪犯打報告,不打報告她們堵著門不讓上廁所,每個房間無論春夏秋冬都關著門,直到睡覺才打開,每一寸空氣都透著邪惡的陰森恐怖。平時整個監獄充滿邪惡的氣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從肉體到精神沒有半點自由,勞教所實施精神控制,不讓說真話,使人的精神整天處於高度緊張和壓抑之中,而對那些明知違背良知也不敢講真話的人,心靈的痛苦更大於肉體上遭受折磨的痛苦,那真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對新被綁架到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大施淫威

對新被綁架到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迫害更是殘酷:先是強行穿囚服,不穿者,值崗的刑事犯撲上去揪著頭髮摔在地上拳打腳踢,揪著頭髮打耳光。手打累了用書、鞋底打臉,把法輪功學員的牙打掉了還不讓吐出來,強行把牙和血咽到肚子裏。如果吐出來,她們強行按著法輪功學員的頭臉貼在地上讓你舔。

不打報告就不讓上廁所,致使法輪功學員大小便失禁。更邪惡的是她們扯著法輪功學員頭髮,強行把臉貼在大小便上讓舔。儘管她們有迫害的「授權」,要是沒有惡警的指使和教唆,她們也不敢如此膽大妄為地實施迫害。

用流氓手段實行暴力轉化。逼著法輪功學員寫放棄信仰的所謂「悔過書」等五書,強行認罪,如不認罪不抄寫五書,她們開始車輪戰,拳打腳踢。打夠了,強行把法輪功學員的衣服,連內褲都扒光,讓她們光著身子好幾天。來例假沒有內褲,衛生紙也沒有,例假順著腿往下淌。她們再反過來說法輪功學員不要臉,不知廉恥,還寫信給監獄、檢察院誣告法輪功學員多麼多麼不要臉。

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的侮辱、摧殘

在集訓隊只要不放棄信仰、不寫「五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她們就打法輪功學員,在房間裏打,怕別人聽見,把法輪功學員拉到房子最裏頭一間談話室,惡警辦公室的對面,裏面怎麼打、罵,外邊沒人能聽見。她們輪番擰掐法輪功學員的全身,往法輪功學員身上寫貼滿罵大法罵法輪功師父的紙,法輪功學員撕掉,她們就沒頭沒臉地拳打腳踢,再貼再撕再打,直到把法輪功學員折騰得沒力氣了。法輪功學員警告她們這是犯罪行為!她們推著法輪功學員說:對面就是辦公室,你去告呀!從她們的得意淫笑中就明白了,是惡警在背後指使。當她們的打罵逼著抄寫「五書」失敗後,這些刑事犯四、五個人氣急敗壞地上來,強行把法輪功學員按在桌子上,揪著頭髮把頭扭向一邊按住,死死壓著法輪功學員的身體不能動,強行抓著手寫,法輪功學員握著拳頭不寫,她們就使勁掰、擰掐、用圓珠筆尖戳法輪功學員的手,手被掰傷戳出血。她們折騰累了,歇一會再輪番施暴行,用腳踢法輪功學員的小便處、肋骨,揪著頭髮往鐵皮櫃上撞,打得法輪功學員頭暈眼花,痛不欲生。她們惡狠狠地說:只要不「轉化」(放棄信仰)、不寫「五書」,天天都這樣讓你生不如死,這就是監獄!監獄有死亡指標,死了也白死!死了拖出去餵狼狗!這些禽獸不如的邪惡之徒,年底卻被評為「獄勞積」,得高分減刑。這就是集訓隊給她們行惡的特權。

隨便侮辱法輪功學員的人格成了這些惡徒的開心行為,給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剪頭髮只剪一剪子,頭髮七長八短,她們哈哈淫笑著說:你是某某某電視裏的「梅超風」(精神病患者)。只要不放棄信仰、不寫「五書」都受到以上種種毫無人性的迫害。

部份迫害案例:

法輪功學員畢建紅被逼兩次絕食,抗議慘無人道的轉化:第一次被強行灌食三個多月,灌的食物中不知加的甚麼藥,使畢建紅肚子痛得死去活來。第二次絕食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因晚上不點名,被七八個邪惡之徒暴打了三個晚上,堵著嘴拖到儲藏室,把所有房間的門都關上,由惡徒把持不讓出去,她們開始行惡,打了半個多小時,畢建紅被打得奄奄一息,沒人過問。一個月後見畢建紅洗漱時,腿是瘸的,腿被打瘸了,本來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又被打瘸,真是慘不忍睹。畢建紅絕食四、五個月,最後生死不明。

對老年法輪功學員更是如此,如陳玉花、張偉、劉端秋、吳秀華、張寶環都是六十多歲的人都遭到以上的毒打和暴行,劉端秋被打得鼻青臉腫,腿被打瘸遍體鱗傷,大口大口喘不上氣來。張偉被打得後背頸部青一塊、紫一塊。吳秀華被打青了臉,頭髮揪得一把一把往下掉,兩腿烏紫發黑,小便處被踢傷,兩肋、胸部喘氣都痛。張寶環被拳打腳踢,用鞋底子打臉,牙被打掉了還不讓吐出來,強行把牙和血咽到肚子裏。鄒愛霞被長期體罰,從早上起來站到晚上十一點,邪惡之徒用書打臉,因不點名被毒打用繩子捆起來。祭穎被值崗的刑事犯刁難不讓上廁所,每次上廁所要打報告,不打不讓上,值崗的刑事犯有意刁難說:有事,沒時間看著上廁所。祭穎憋的肚子痛,她們偷笑再刁難,不罵法輪功不讓上廁所!天天如此一直三、四個月,她們把刁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流氓行為當成了取樂、逞能、受獎的資本,這就是集訓隊獄警給她們的迫害特權。

法輪功學員呂桂玲兩次被綁架到山東女監獄,第一次絕食三個月正念闖出。四年後,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又被邪惡之徒綁架到監獄,她喊「法輪大法好」,一進監獄就被關了禁閉,從禁閉室出來上了集訓隊,禁閉室與集訓隊相比,那是出了火坑又掉進了狼窩。

呂桂玲從禁閉室出來,身體很虛弱,頭暈得不能幹活,趴一會都不行,邪惡之徒破口大罵呂桂玲:裝死!上去拳打腳踢撕著頭髮往後拽,強行灌藥,大冬天把呂桂玲的衣服全拿走,發給洗的褪了色的很薄很薄的棉衣棉褲,根本不擋寒,大衣棉鞋都不給。集訓隊一般都發新囚服,唯獨不給呂桂玲,床上只給一床薄墊子,褥子也不給,家人送來被子也不讓拿進來。監獄發被子也不給,呂桂玲必須簽「犯罪」,否則不給,呂桂玲不簽,她們就破口大罵。誰對呂桂玲說句關心話,都遭她們一頓大罵。最後她們逼著呂桂玲寫申請,寫了也不給,說晚了,背後她們拿著申請笑。這就是她們毫無人性的流氓嘴臉。法輪功學員呂桂玲絕食幾個月被在地上拖著送醫院去灌食。剛被綁架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拒絕查體,給醫生(也是刑事犯)講真相,講法輪功學員是無罪的,她們不但不聽,還說到了集訓隊就得快些轉化。

監獄醫院配合迫害

山東女監的醫院更是配合集訓隊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不吃藥,她們就揪著頭髮灌,有的被綁在床上掛吊瓶。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更是慘無人道,四五個人把法輪功學員綁在床上,上去用腿跪壓在法輪功學員的肚子上強行灌食,迫害性灌食讓法輪功學員痛苦不堪,住院的服刑人員看不下去跟她們吵起來:你們怎麼能這樣!怎麼這麼狠!把還有正念的小護士拉到一邊說:你可不能幹這喪良心的缺德事。小護士點點頭。

無恥的精神控制

現在山東女監還關押著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集訓隊就有一百多名還在受著殘害。她們對轉化了的實行高壓洗腦精神控制,她們逼著林淑珍每天晚上要說「共產黨好,我要睡共產黨的床,要感恩共產黨。」她們就是有意誤導,要「感恩」,要認罪。

過節監獄改善頓生活也要寫感恩信,每天逼著看惡人王志剛誹謗法輪大法的錄像帶和天安門自焚錄像帶,猶大做假證,看佛教等亂七八糟的錄像。白天看,晚上逼著寫感想,看甚麼都要聯繫法輪功,亂寫亂批,達不到她們的邪惡要求就說轉化得不徹底,逼著寫要寫好幾個月。老年或不識字的,她們寫好了逼著一筆一畫地描,每一星期集中起來開兩次揭批會,逼著每個人發言批大法揭自己從小有甚麼逆反心理(像延安整風那樣)。利用佛教有意誤導邪悟,以達到她們精神控制的目的。她們從發言中看誰轉化的徹底,誰是假轉化,就這樣人的精神時時處處都處在這種邪惡的氣氛中,在集訓隊完全被控制著。

惡警害怕被曝光

惡徒封鎖監獄的正常控告揭發渠道,死死盯著法輪功學員不准離開房間半步,完全剝奪了法輪功學員向檢察院控告申訴揭發的權利。她們怕曝光,她們明知道公檢法串通一起迫害法輪功,就是向她們內部曝光,她們也害怕,她們向來是欺上瞞下粉飾自己多麼人性化,是多麼地和風細雨做轉化,法輪功學員轉化是自願的等等,自欺欺人,她們想不到欺騙一時欺騙不了一世。

分到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寫信給檢察院控告揭露集訓隊殘酷迫害的惡行,被惡警薛顏勤知道後,馬上找心腹──被精神控制的猶大做反控告,連夜寫假信做假證否認她的惡行,為薛顏勤歌功頌德,欺上瞞下倒打一耙誣告法輪功學員,就這樣一個惡貫滿盈的犯罪分子薛顏勤被評為中共的全國勞動模範,這就是共產黨給公檢法警察迫害法輪功的特權,有中共做後盾,薛顏勤公開在會上說:打你兩下還告!打你罵你都是為你好,讓你早回家。並製作動畫片光碟,有一集題目就是打你罵你都是為你好,反覆地來回放。

現在監獄不敢把關押在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分到監區,一是怕集訓隊的惡行曝光,二是怕分到各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回到正法中以實際行動反迫害。

集訓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薛顏勤、徐玉美等。
刑事罪犯:朱慧芳、徐慧(兩人已減刑回家)、劉霞。
猶大:邱繡欣、徐其愛、何福香、王曉然、劉仟、張壽蘭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