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濟南市女子監獄二監區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山東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的,陸陸續續送到山東女子監獄各監區進行迫害的有數百名。二零零零年後監獄增加了六、七、八三個監區,還在蓋樓地下室繼續擴建。八監區是專門設立迫害法輪功的黑窩,每天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罪惡都在這裏上演著,獄政科黃科長,惡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不手軟。七監區有一名叫劉紅梅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有一段時間每天早上在出工隊伍最後可以看到她被幾個犯人抬進車間。

二監區監區長高瑩是迫害幾名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負責人,常用手段強制「轉化」,關禁閉,電擊,拳打腳踢,不讓睡覺,冷凍,罰蹲,不讓洗漱等等。法輪功學員盧鳳花煉功,被惡警指使殺人犯姚懷芳毒打,把她的被子扔在走廊上,她被迫撞牆,血流一地,不但不給在醫院治療,高瑩、趙飛燕、孫曉麗等惡把她關禁閉,強迫寫「三書」。法輪功學員路玉英絕食反迫害數月,每天都被野蠻灌食,高瑩,孫曉麗惡警用電棍電擊她,上廁所也有犯人監管。

法輪功學員顧海梅被送去專管組,她不放棄修煉,也遭電擊毒打,被折磨得面目憔悴,她姐姐顧海蓮也是法輪功學員,在三監區遭受迫害。蘇翠華去接見丈夫,也是學員,關押在男監,途中走出惡警高瑩的視線,說她要跑,被關禁閉,嚴刑毒打,送到專管隊很長時間,回二監區後很少說話,甚至有些木訥,張曾梅煉功也被趙飛燕等惡警毒打,還有好幾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趙玉蓮因經濟案被判刑,浦娥梅因拐賣被判刑,都在不同的看守所接觸法輪功學員後,明白大法教人做好人,都棄暗投明,走進大法修煉。有一次從趙玉蓮身上搜出浦娥梅寫的一篇經文,她倆都遭到了惡警高瑩,孫曉麗、宋冰、劉洪濤、汪潔電擊毒打,數九天不讓浦娥梅穿棉衣,只穿單衣,兩根電棍一前一後,像烙燒餅一樣,幾個惡警圍攻在一起拳打腳踢,倒在地上,扯著頭髮又拽起來,致使她鼻口流血,被惡警劉洪濤踩踏腳,血肉和襪子粘在一起,至今浦娥梅腳背上的傷痕還在,惡警打完了指使犯人張靜芹擦洗地上的血跡,銷毀罪證。一天到晚讓她蹲著,不給睡覺,不論哪個組加通宵,她都陪著。

相隔不到十天,浦娥梅不唱監獄裏的邪歌,再次遭電擊毒打,惡警孫曉麗問她錯了沒有,她大聲回答不錯,激怒了惡警,把她關禁閉,強迫寫「三書」,她不配合,半月後她臉色蒼白,瘦的皮包骨。別人五年刑期,兩年半就放人,她五年刑期,二監區關押她四年多,本來她犯罪也沒形成事實,又在哺乳期,完全可以從輕處罰,就因她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身心受益了才不放她。導致她丈夫拋棄妻兒一走了之,家裏一雙女兒無人照顧,養育孩子的擔子就壓在她快七十歲的父親肩上。老人千里來監獄看她,惡警高瑩恐嚇說:你女兒不轉化就是不放她。由於受經濟和精神上的壓力,身心每況愈下,貧病交加,她才出獄不久,老人就離開人世。

(編註﹕請同修在揭露迫害時儘量提供準確的時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