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師:救眾生是我的神聖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我是東北大法弟子,在教育部門工作,任教三十多年,一九九七年五月,我請來《轉法輪》,看、看、看,愛不釋手,我想這書太好了,我一定修,師父當時就給我下了法輪。越看書越覺得是真理,就拿筆找重點句畫上了,畫了很多波浪線黑道道,當我看到最後傻眼了,師父說:「有的人拿我的這本書隨便勾勾畫畫」[1]。我落淚了,跟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弟子悟性不好,求師父原諒。不長時間黑道道就不見了,師父給抹掉了,這麼神奇,我想要精進實修。

從此,常人的嗜好放下了,師父經常鼓勵我讓我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學法、煉功提高心性使我多年的慢性病不翼而飛,身體一身輕,幹活不覺得累,非常充實,常想:法輪大法真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大法被抹黑,眾生被謊言矇蔽,我想,作為大法弟子要堅定維護大法,我是在大法中親身受益者,要揭穿中共的謊言宣傳,向世人講明法輪功真相,就這樣我就開始在逆境中證實法。

1、在管理中學宿舍中救度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後單位教育辦、教委怕我進京,一方面派人看著我,不讓我教學,讓我管理學校宿舍,用這種方式來軟禁我,叫我幹三個人的工作量,學大法是超常的,我一定要做好,我就在這證實大法,把這裏的學生給救了,把這個不正的環境正過來,在管理宿舍中我是主角,一切由我說了算,這就是師父給我的特別通行證吧!

在管理宿舍學生中用大法弟子的善來教化學生,學生罵人、打架時我就給他們講失德與守德的關係,善惡有報是天理,因為我們學校大多數都是附近鄉村的學生,住宿的很多,在生活上我就多關心他們,當學生有病時我就叫伙房給他們做病號飯,週末沒錢了我就借給他們,我對學生有求必應,天天啟發學生要以真善忍標準做人,面對各種心態的學生,由點帶面的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遭受迫害,千古奇冤,講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講善惡有報的例子,這樣每天從學校回來各個舍長都叫我到他們宿舍講,都願意聽。

記得有一屆畢業生,他們捨的學生學習成績都很好,有一個學生問我,老師:法輪功好江澤民為甚麼還要迫害呢?有一個學生馬上接著說:老師這個問題我回答他:江澤民是妒嫉大法師父。我經常告訴學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保平安,還讓他們告訴不知道的同學,然後回家告訴父母、姐妹,就這樣由班級、全校、全鄉家長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大多明白真相,學生有時跟我說:老師,你真像個活菩薩呀!

有一個畢業生是全校學習成績最好的,開始給她講真相,她不接受,畢業那天晚上,我又給她講真相,她哭了,跟我說,老師,我看到了你對我們那麼好,學生怎麼鬧你都不訓我們,那麼善良,現在我相信了「真善忍」就是好,這個學生在離開學校前終於明白真相得救了。

一天,一個學生跑來告訴我說,老師你快去看看吧,學校要給學生放污衊法輪功的電視呢,這時,我急忙發正念解體校長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不許毒害眾生,我邊走邊念正法口訣,我到了錄像廳問校長:放甚麼呢?他說:你管不著。我說:你不要放那些誹謗造假的事,是在害人,也害你自己,當時屋裏有七、八個學生都不看,晚上我又給這幾個學生講了真相。一個學生跟我說明天我們班要開批判法輪功的班會。我想,必須得制止,不能讓他們毒害眾生,維護大法是我的責任,就去了班主任家。說明來意之後,他說縣教委要在我們班開主題班會,內容是有關法輪功的事。我跟他講了開這個會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講了大法真相。他把這件事告訴了校長,結果這個班會取消了。這件事我悟到,無論我們遇甚麼事,只要做正了符合法就能使邪惡解體。

2、在邪惡黑窩裏證實法

二零零一年我被當地派出所綁架送縣看守所,十二天後又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那裏遭受殘酷迫害,表面身體被迫害的很重,眼睛看不清,不能吃東西,內臟痛的難忍,迫害中用人的那種堅強是走不過來的,我在這次生死關中沒有過好,後來把我和大法弟子關在一起,一切磋都有同感,沒有悟到師父的經文《道法》中的內涵,沒有用本性的一面證實法,後來經常背法,也提高了認識,我的狀態越來越好,警察幾次想迫害我,做我轉化工作,都被我正念破除。

零五年看師父講法《向世間轉輪》後,我用真名退黨,被市國保大隊綁架(用真名退黨不是被綁架的原因,肯定是修煉上有漏),這次被迫害師父安排我有機會走脫,由於人心,又承認了迫害,覺得上次在教養院沒做好,這次一定做好。

在被綁架的路上,我沒有怕,跟師父說:師父,我決不出賣同修,我的一切交給您了,然後發正念,放下生死,剛進去被打了五、六個小時。神奇的是怎麼打我、電棍電也不痛,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我又被非法勞教二年,在教養院九大隊,警察叫我穿號服、背監規,我不配合,我們十幾個同修形成整體,每天學法、背法、整點發正念、煉功。

一次我立掌發正念,隊長進來走到我跟前說:你把手拿下來,我不為所動,他就猛踢床板,見我不動,轉身要走,我平和的對他說,教導員,你還糊塗啊,就當沒看見不行嗎?他嘴像被堵了說不出話,轉身走了。有一次發正念感覺非常靜,身體被能量包圍著,從來沒有那個狀態,這時屋裏沒有了聲音,感覺身體振動了兩下,接著有人說你下來,我睜眼看是管理科科長,是最惡的警察,我沒動,正想給他講真相,他轉身走了。聽犯人講,他給你兩飛腳,沒踢動。

一天,我們屋分來一個一隻胳膊的犯人,下床鋪滿了給他安排上床鋪,我看他上下床很費勁不方便,我就把下床讓給他,他很感動,我給他講大法真相,他說教導員叫我監視法輪功,有甚麼活動向教導員彙報,我就告訴他那樣做會遭報的。

一次隊長把他叫去問法輪功都幹甚麼了,他說我不告訴你,說了會遭報的。隊長氣的罵他滾。晚上下樓活動時,我就找時機與同修說上幾句,要堅定正念不要怕,不能轉化,要信師信法,聽說別的同修被迫害我就發正念幫助除惡。我的表現觸動了邪惡。一天上午我正在背法,兩個警察衝進屋說,你還盤腿,你給我們帶來多少麻煩,你天天煉功,市六一零說我們了。他們用拳頭開始打我頭部,我大聲說:你憑甚麼打人,再打我就喊了。這時他們不打走了。

第二天,院長來問我說,昨天誰打你了,我只回他一句話,我師父說:「你們只有救人的份」[2],院長沒說甚麼走了,下午打我的那個警察進屋樂呵呵的握著我的手說:大佛,以後你煉功、發正念我不管了,你隨便。在大法的威嚴下,滅了邪惡的氣燄。能接觸上的犯人我都給他們講真相,有不少犯人做了三退。

九月一天上午,警察讓我收拾東西,我在教養院被非法關押一年二個月,無條件釋放回家。

回來後,教委書記見我沒轉化不讓我上班。零七年八月,教委夥同當地派出所強行把我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我拒絕簽字、寫保證書,坐下來開始找自己,為甚麼又被綁架了呢,仔細一找,一大堆的執著心,我想有執著也不許邪惡迫害,既然來了我就清除黑窩裏的邪惡,這不比近距離發正念更好嗎?

兩個月中,最後有九名學員沒轉化,校長急了,親自做轉化工作,第一個問我:你打算怎麼辦?我說:真善忍我信定了,他氣沖沖的走了。有些包夾說:你不轉化把你送走判刑。我說:他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下午我聽到警察在研究對不轉化的怎麼辦,我馬上回屋發正念解體邪惡迫害計劃。第二天,學校來車把我接回家。

零九年,我又被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向內找,因學校不給我恢復工作,妻子不上班,女兒上大學需要錢,八十歲的老父親每月開一千元的退休金,我急迫找工作掙錢,就將就著在學校燒鍋爐做臨時工,二十四小時工作,每月只給一千元錢,工作量大,沒時間煉功,學法又少,發正念倒掌雜念多,已經不在法上了,早就應該去教委堂堂正正找回我的工作,不承認舊勢力對我的經濟迫害。一直拖拖拉拉不敢去,修煉人不在法上做事就容易出問題。

這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後,我一直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惡,做我轉化工作的是全國最臭名的女惡警,指使三個邪悟學員早晚不停的來轉化我,我就發正念,給他們背法《大法堅不可摧》,有時抄法,無視他們的存在。她們給我讀假經文,我就背師父的法破他們,女惡警叫我去聽法律講座,我說不去,大法夠我學的了。晚上,所謂的洗腦班校長帶三個政法系的大學生和兩個警察來找我談話,一進屋與我握手假惺惺的說:修煉多長時間了,有甚麼好處給我講講。我想,不管你耍甚麼花招,我先給你講真相,我就給他講大法洪傳世界,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最後講到亡黨石。他說這個我已經知道了,實習生都在聽,還問了幾個問題我都給他們解答了,整個談話很和諧。他們聽的也很認真,從那以後他們不做我轉化工作了,幾天後放我回家,臨走時主管處長說你再來我們不要了,就這樣,兩次洗腦班零口供沒簽一個字,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3、燒鍋爐講真相

我的任教工作一直沒有恢復,冬季我就在學校燒鍋爐加打更,工資很低,為了那裏的眾生我覺得也值得,我接觸的學生很多,住宿的學生每天晚上吃完飯都去鍋爐房暖和一會,一去就是一幫,有洗手的、擦鞋的,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多數都聽明白後做了三退。

他們有時給領來一幫說:老師,給你領來了。就這樣,一幫一幫的退,鍋爐房成了我講真相做三退的門庭。我還經常到學生宿舍去講,先看看暖氣片熱不熱,有沒有困難,然後理智的去講,再發小冊子給他們看,有的學生讓給弟妹退,我說回家後告訴本人同意後才生效。

一次給一個剛入中學的男生講,他不聽,說我不怕死,並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我不放棄,再一次見到他,我就清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幾次跟他講,最後他明白真相退出了少先隊,再見到我很親。

我們學校住宿生分布全鄉十一個村,畢業一批,新升一批。我想,救度他們就是我的責任,他們就是我的眾生。這些年,無論我走到哪裏,明白真相的學生見到我的見面禮就是:法輪大法好!

這些年,我無論參加同學會、婚喪嫁娶、走親串友、去外地幹活、坐車,只要遇到有緣人就講真相,勸退了多少人也沒有統計,與做的好的同修差的太遠。被迫害中,我失去了教師工作,物質生活雖清苦一些,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這都不算甚麼,最重要的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給了我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推著我在走向返本歸真的路,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我就是為眾生而來,再一次叩拜師尊!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