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排除干擾 堂堂正正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二零零四年,師父發表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以及《九評共產黨》系列評論的相繼發表,我開始走出去講真相。一開始,給親朋好友和同學以及同學的同學間接的講,後來逐步開始面對眾生講真相。

因為當時邪黨對大法弟子迫害得很嚴重,世人被邪黨謊言欺騙很深,很多人不接受,所以講真相時,甚麼情況都能遇到。只有認真學法,堅定正念,在師父的加持、呵護下,才能走得過來。其中有苦有樂,有驚有險。下面就舉些在講真相中所遇所想,心性昇華的實例。

去怕心 正念救人

我開始講真相時,也有怕心。一次出去講真相時,一個男的跟上了我,我往哪走,他往哪跟,跟了我很長時間,我進商店他也跟著,我從哪個門出去都能看到他。我嚇得心裏直突突,渾身哆嗦。後來我求師父,我說我不要怕心,堅決解體你。之後就看不見他了。原來是假相,這個假相就解體了,是我的怕心招來了假相。怕心也是執著心,必須要去掉它。

一次,我出去講真相,沒走多長時間,突然感到渾身沒勁,像虛脫了一樣,心裏特別難受。我意識到是舊勢力在阻擋我去講真相,讓我放棄,讓我立即回家,不讓我講了。我立刻發正念:你舊勢力休想阻擋我去救度眾生,我不承認你的任何安排,我就能走,不聽你的,我就開始走,立刻就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師父說:「所以對於這些邪惡來講,對於它們的安排來講,你們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1]這樣,一次一次地排除各種各樣怕的這種物質,堅定正念,走了過來。

我覺得,怕是一個死關,必須要走過來才能講真相,必須解體它,不要它。師父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2]。去掉怕心後,我開始大膽的講真相,而且慈悲心就升起了。正是「法輪大法撼我心,啟悟本性返歸真,理悟洗淨常自捫,捨盡為他新宇神」(自作詩《心語》)。

一次情人節那天,在馬路上我看見一大群大學生,我走過去說:孩子們,祝福你們學業有成,事業有成,真心祝福你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願你們都退出黨團隊,大劫難來時能保命。然後問他們入過甚麼,給他們起名字。他們爭先恐後,忙的我記名都記不過來。一下子退了十多個人。孩子們還贈送了一束玫瑰花給我,祝福我快樂幸福。他們很認同我講的,明白了真相,得救了。

在路邊,我看見兩個女人在聊天。我走過去說,兩個姐姐在這兒聊天啊?見面就是緣份,我看你們穿著入時,文靜高雅,氣質好,不是一般人。我先問其中一個:你是教授吧?她說是,並問我咋知道呢?我說猜到的。我又指著另一個問,你是會計吧?結果都猜對了。她們倆還很納悶。我就給她們講真相,並做了三退。往往是師父給弟子智慧,能說準別人的職業和名字。

我去農村參加婚禮,一共十桌。我講完一桌,就到外邊記名,回來接著講第二桌。這樣十桌共退了六十多人。

去年冬天,我兒子結婚,在婚禮上,我顧不得吃飯和應酬,就是挨桌的講真相,講完這桌講那桌,講退了三十多人。可是我丈夫拽著我,非讓我參加儀式和應酬,我當時急哭了,我說:師父,今天弟子做不到了,救人不能那麼多了。婚禮散場了,我兒子生氣的跟我說,你也不為我們考慮考慮,這麼多人你去講,你也不知道都有啥人。這是我的婚禮,在這個場合,你得注意安全呀。我不反對你有信仰,但你也得為我考慮考慮。當時只顧一心救人,沒有考慮家人的感受。

每年新年放假期間,我都出去講真相。有一年大年初一,馬路上沒多少人,我走了一上午,到中午時,共講退了十四個人。今年年三十,我中午發完正念,出去講真相,一個多小時講退了十七人。

每天出去講真相已經形成規律,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牢記師父的教誨,每天都去救度眾生。正是「師恩不言謝 實修淨自身 不忘慈悲志 亂世廣救人」(自作《精進》)。

破除眾生的障礙 講真相

講真相也應當靈活,看對像障礙是甚麼,有針對性的講。遇到年齡大的,我就講德高才能年壽,是傳統文化教育出來的,而不是黨文化教育的結果。遇到當官的,我就講德,有德才能當官,貪污腐敗只能是一時的。遇到頑固和反感的人,我就講傳統文化,仁義禮智信,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等。並且堂堂正正地告訴他:我是真心為你好,要救你。我是修真善忍的,發自內心的為你好。我也沒有敵人。希望你善待大法,給自己一個好的未來。即使他很頑固,不同意,我也給他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為了講真相,我特意買了一把大傘,下雨時幫別人擋雨,藉機講真相。夏天時幫別人遮陽,也是藉機講真相。講順了,一般都是一、兩分鐘就能勸退。當然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時時呵護,正法中的正念,才能使我做的到的。

一次我向一個年輕人講真相,他非常不正,用邪惡的眼光看著我,不吱聲。我說,孩子,別用這個眼光看著我。我是真心為你好,不管你是幹啥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黨團隊,將來能保命。我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到後來,他情緒緩解了,笑了,最後把他退了。如果我們沒有正念,有怕心,邪惡有可能操控眾生對大法犯罪,我們也達不到救度眾生的目地。我們要用正的能量解體邪惡。

也有遇到危險的時候。一次我講真相,發現一個男的便衣跟著我。我就發正念,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在做宇宙中最偉大的事情,在助師正法,誰也動不了我,我就是要救度眾生,你定在那裏別動,他就站在馬路牙子上不動了,我就走了。

我不失時機的洪法。一次在一個十字路口,行人秩序不好,亂串,那個路口的交警很生氣,這時他的上司開著車來了,他跟上司說,現在的人完蛋了,道德特別低下。我藉機走上前說,要都是修煉法輪功的人走在馬路上,肯定是井井有條,不會出現這個局面了。他們聽後都笑了,也就是默認了。我藉機給他們講真相,並做了三退。一次,我走到站前公安局門口,一個便衣警察正在擦車,我上前搭話給他做了三退。

眾生期盼 坦蕩講真相救人

我去掉怕心後,坦坦蕩蕩的講真相。我發現你世界的眾生都來找你讓你救度,我感覺,你世界的眾生知道你是王,都急著來找你讓你救度。當然這是師父的安排。

一次,我走到郵局門口時看見一個老太太在門口徘徊,她在叨咕甚麼呢,看見我就問郵局在哪?我說,你在等我呢。我就給她講真相,把她退了,之後,我笑著對她說你回頭看看,她回頭一看,郵局就在身後。

一次在公交車站點,我看見一個老頭一邊徘徊一邊在叨咕,今天怎麼能坐反車呢?怎麼又坐回來了?我覺得他是和我有緣的人,就對他說,你是在等我呢,等我給你講真相呢。我給他講真相,並做了三退。

我們學法小組現在是每天上午學法,下午結伴出去講真相,已經形成規律,雷打不動。邪惡害怕同修都出來講真相,拼著命的干擾。一天下大雨,我想下多大的雨也必須去,結果那天我們兩個同修講退了八十多人。正是「雨雪打衣衫 冰水沒腳踝 良言苦口勸 抉擇別萬千 大法慈悲度 大劫保平安」(自作《雨中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