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個最善良的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四日】一天天黑時,我在小學門口對一個帶小男孩的女老師講真相,幫她一家做了三退。剛要騎車,那小男孩問她媽媽,「她是誰?」他媽媽說:「她是一個最善良的好人。」

一天,在路上碰到一四十多歲的女士,和她講亡共石,和她講天災大劫中如何保命,把她用化名「隨心」退了團、隊。她很高興,告訴我前幾天她在小區揀到了神韻光盤,她丈夫和孩子反對,她自己偷偷的看了,覺得很好。我告訴她,大難來時沒退的都遇難了,退出才保平安的。她求我說明天這點等我,讓我把她家人救了。後來給她家人也做了三退。

我給一對男女青年做了三退,那女的高興的告訴我,阿姨,我們以後成了自由人,我們可以自由呼吸了。我知道那是他們明白的一面在高興。

我在一飯店,一位四十多歲開車的男士,進車剛要關門,我給他講真相做了三退,還把他的妻子和孩子也退了。不知多久,我騎自行車回家,有車在我後面按喇叭,我一看,是他,他把車窗搖下來,我立刻把神韻光盤給他扔到車座上,他舉起雙拳,向下一坐,大聲疾呼:「坐死××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我在十字路口,碰到一位三十多歲的小伙子,戴著墨鏡,像在等人,我笑著向他走進,說:小伙子,中共惡黨迫害信真善忍的好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有的賣到國外謀利益,所以天要滅它,小伙子,你如果入過黨團隊,就在神的面前退了它吧。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說,不管你是誰,都得在大難中選擇留與不留,退出惡黨的黨團隊的人,你就留下來了,否則就被淘汰掉了。停了片刻,他說,我不想帶你走。我說我也不想留下遺憾,趕快把黨退了吧,保住生命留下來,起個名字叫福天退了吧。他微笑說,阿姨慢走。

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到市場,見到一個十來歲小女孩,等自己的媽媽。我給她講三退。她大喊媽媽。她母親回來說,別跟我們說這個,把我們嚇著。我說,讓她從心裏退出少先隊,大難來了,能保命,這是神在救人,保孩子平安,這是大好事。你不退,大難來了,不是嚇著的問題了,是有沒有命了,後悔藥你沒處買……市場旁邊有幾個人在起哄,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然後我輕輕的拍那孩子母親的肩膀說,外甥女啊,退出少先隊,大劫難中保命,是新的人類。如果我說的話不對,對你沒有任何傷害;如果我說的對,到時候你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她瞅瞅我,一動沒動,剛才氣勢洶洶的勁頭沒了,我知道這為她以後得救做了鋪墊。

我在講真相時,把一位十九歲的在大飯店當保安的男孩做了三退。他哭著說,他們村一位法輪功學員,為本村修了一條到農貿市場的路,後來四次非法被抓,最後被迫害致死。他說他要看《轉法輪》,他要看看法輪功的書裏到底寫了甚麼。後來他得法修煉了。男孩是位飯店的保安,後來他們中有五人得法了。他們把神韻光盤發到來飯店吃飯的顧客的車上,還到外面發神韻光盤。他們還安裝了新唐人電視。

在外面的街道、集市上,我兩、三個小時有時能勸退二、三十人。女兒帶我去旅遊,在旅途中我們有照應,我是去救人了。我兩次旅遊三退了一百多人。給和我們一起吃住遊玩的導遊、遊客等有緣人講清真相,做了三退。

粗略算了一下,幾年來,我退了四萬多人。在講清真相中,不是都很順利,有說怪話的,有罵人的,有吐吐沫的,有放狗咬我的,有拉我去派出所的,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也有不退的,說難聽話的,我們不為所動,救度那些該救度的,救度那些有緣的。

我的體會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就是神念。大法弟子的堅如磐石的修煉信心來源於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學好法,不陷於常人之中,不被邪惡鑽空子,救人事半功倍。

二零一一年在我家建立了學法小組,都是年歲大的老年女同修,年齡小的有六十多歲,大的有八十歲高齡,有位八十一歲老年女同修原來患有高血壓、青光眼、頭痛頭暈,曾在家躺了一個月,下地旋天旋地,四個兒子輪流看護她,剛來時讀得慢,有時看不清字,她總是說以前得過青光眼、白內障,大家讓她否定。後來《轉法輪》能讀下來了,吐字清楚,速度也比以前快多了,原來白花花的頭髮也變成黑髮了。兒子問她染髮了,她說,這麼大歲數了染它幹啥。看到大法的超常,原來對她不好的兒媳對她也好了。

謝謝師尊的慈悲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