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肺結核症狀痊癒

——修煉人要分不出輕重來,就很難修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六月十日,我從姐姐家回來,在車上,我就感到胸部發悶,有異常感覺,不由的我咳嗽了一聲,一塊很有硬度的東西被咳了出來,因為感覺異常,就找紙包住。看了一下吐出來的東西,結果嚇我一跳,是一塊很濃的紫色血塊。

仔細回想,是從胸部,不是從嗓子出來的,這明顯是肺結核症狀。不承認它,這全是假相,把它滅掉,我不要它,儘管我增加了發正念的次數,但由於沒有找到根本原因,症狀改觀明顯不大,而且大有增加的趨勢,就是直接吐血了,過幾天就吐一次,過幾天就吐一次,並且一次比一次多。

我開始向內找。一回首,哎呀,這心那心一大堆,人的心太多了,顯示心、歡喜心、色心、妒嫉心、不讓說的心、開公司掙大錢的心,這哪是修煉人,人心一點沒去,顯露出很多常人之心。但我一直正念很強,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我開始背師父的法:「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講的話聽起來很玄,以後你往下學,你就明白了。還有其它的,太高的我不能講。我們會由淺入深的系統的闡述高層次上的法。如果你自己的心性不正可不行,你去求,那可能就出問題。」[1]

背這段法,我心裏有了底,我沒有去醫院,也沒有叫家人知道,也沒有耽誤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這樣我一直正念很足的走了下來。

九月十二日那天,是吐的最重的一天。那一天,我沒有睡覺,出去好幾次,回來剛躺下,又得起來,最後一次最重,差點回不來,從鼻孔往外淌血,吐血吐的直暈,眼淚淌的很厲害,在承受不住的情況下,我突然想到師父,我立刻就喊了出來:「師父救我!師父救我!」

此話剛落,正在吐著的血戛然而止,胸部往上湧著的血就像潮水一樣退了下去,咳嗽當時就止住了,出氣也不堵了,和平常喘氣一樣,沒有了難受的感覺,這我才明白,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我感謝偉大的師尊。

以前在很多事情上,到了緊要關頭,總是忘了喊師父或是不想麻煩師父,從而出現了很多麻煩,這就是在信師信法上成度不夠,才留下很多不該存在的後遺症。師父在法中,早就告訴我們:「我們這裏跟大家講了,我可以做這件事情,因為我有無數的法身,具備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現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1]

然後,我擦乾眼淚,把廁所打掃乾淨,把口鼻洗淨,才回屋躺下。

我知道這是我一直有漏才招來這些麻煩,由於我沒有聽師父的話,長期的執著心不去,而且還在不斷的增強著,把師父的話當作耳邊風,被舊勢力抓住了空子,加重了對我的迫害,要拿走我的人皮,多危險,差點上了舊勢力的當。

這個執著是來自於我的名利,總想幹點事業,搞出點名堂,給老祖宗掙點臉,叫世人刮目相看,目地只有一個「顯示心理」,怎麼會出這麼大的漏,這也是導致我平時學法不入心的原因,這是一年前的事啦。

文化層次不高的我突然對古漢字產生了興趣,便研究起「康熙字典」裏邊的漢字來,並且越研究越深,我發現裏面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文字,真是一個字一個故事,很有趣。

說起來,這些本是修煉人要去的執著,要提高的。我不但沒有去,反而還增強著,每天不寫,心中就像長刺一樣,刺癢的難受,寫起來,甚麼都忘了,學法時間過去了,發正念時間過去了,一天幾個小時就過去了,把該做的事情扔到了腦後,忘卻了師父說的:「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2]。

我還指望靠它成名、光耀門庭,完全偏離了修煉人的航向。最終被邪惡迫害,險些誤了大事,辜負了師父的一片苦心,辜負了師父對我的救命之恩。

就在我失去方向的同時,師父不忍心放棄我,多少次用夢來點化我,用他人之口啟悟我,但我仍然沒有醒,還是我行我素。

終於有一天,師父用重錘敲我,我才大夢方醒,悔之大驚。那是一個非常清晰的事情:四月的某一天,我看見一個身穿綠底白花上衣的青年婦女,短髮,從一個非常高的山尖上滾了下來,後面還有一個紙人一樣的也跟著滾了下來,但紙人停在了半山腰上,頂尖上還坐著一個。山下邊周圍都是廟一樣的房子,圍著這座山峰,正面則是一個大門。

這個女人從山上滾下之後,直接就掉到大門外,我知道她是我的主元神,身後兩個那肯定是副元神。當這個女人掉到外面之後,爬起來,撣了一下身上的土,邁步還想進這個門,裏面的守門者不讓進了。

看到這個光景,我一下就明白了,這是我執著長期不去所造成的,怎麼點化都不行,這樣人怎麼能修煉呢,把她逐出師門!

當時就把我嚇醒了,這是師父不要我了,好險哪。我這才罷手,放棄不該做的事情,之後,我懊喪了好長時間,到現在我也沒有敢動一下那個筆。

儘管我放棄了對研究古字的執著,可是那魔也沒有放過我,終於在六月份出現了傳染性高、人人都厭惡的肺結核假相。我雖然信師信法,但相信的成度不夠,才出現了越來越重的狀況,還延續了很長時間。

通過這次教訓,我才真正意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師父說:「修就是修人的思想,從思想上變過來,你的思想純淨到甚麼成度,那就是果位。」[3]

對我們講,靠長期自覺的毅力能堅持按法的要求做,修去所有不該有的思想障礙和行為,持之以恆,不斷的去掉人的各種執著慾望,這才是真正的修煉。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沒有真正的實修自己,更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走了不少彎路,沒有用師父的法去衡量每一件事情,從而去克服它,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很多事情仍在舊理上徘徊,儘管每天發正念清除,也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要不是師父慈悲,後果不堪設想。

由此,我清楚的知道一個道理:修煉人要分不出輕重來,就很難修成。因為他容易丟失方向,找不到自己,把假當成真,忘記自己。作為大法弟子,師父告誡我們多次,要多學法,實修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解決根本問題,沒有其它捷徑可走。

這樣明確目標後,我的心情豁然開朗,按師父要求做,一定要按師父要求做,多學法、多發正念,「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4]用師父的法清除一切不正的東西,所有干擾都不承認它,把不該有的人心儘快去掉,把自己的一切全部交給師父,生死去留全由師父所定,只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其它的都不要,真正信師信法,這樣不到七天,我的痰中帶血、吐血、胸部疼痛、肺結核症狀全無,直到現在也沒再出現一次。

這次我又一次體驗到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的真正涵義。只有弟子正念足,師父甚麼都能做,所以紮實的修好自己才是關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