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中共酷刑的善良婦女又被劫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東升新村鄧彩娟正在接放學的外甥女,被幾個突如其來的中共便衣警察綁架,至今家人沒有收到任何官方的書面或口頭通知,家人心急如焚,到處尋找,現確認鄧彩娟是被疊滘警務室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南海看守所。

鄧彩娟,今年四十四歲,在佛山市禪城區祖廟街道做一點建材生意,和一個妹妹及兩個外甥女生活在一起,四個人相依為命,鄧彩娟負責進貨渠道,在家裏操持家務,每天接送小孩上下學,買菜做飯,而妹妹每天起早貪黑去開門守店,日子過得平順、幸福。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三點,鄧彩娟和平常一樣,騎著摩托車去接外甥女,剛走到桂圓市場附近,還沒有停穩摩托車,就上來一幫人,南海區疊滘警務室的警察鄧某某(警號184456)、黃某某(警號183898)帶頭,強行綁架了鄧彩娟,完全不出示任何法律文件,也不管小孩子有沒有人接送。

之後,家人沒有收到任何官方的書面或口頭通知,到處尋找,過程中,被環市派出所、永安派出所、南海公安局警察像「踢皮球」樣推來推去。直到最近,才確認鄧彩娟現被非法關押在南海看守所。在那裏,警察禁止鄧彩娟購買日用品,鄧彩娟不背監規,還被一女性獄警推撞。

如今已經是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了,鄧彩娟已經被他們綁架走了三十天了,全家憂心如焚,他們通過各種渠道去找各部門了解情況,疊滘警務室推到南海區公安分局,南海區公安局推到疊滘警務室,對家屬百般刁難、推諉,沒有一個部門理睬和給任何法律上的說法。

二零一四年的中國新年快到了,因為鄧彩娟是個好人,她沒做任何壞事,更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家人要求她回來過年,要求南海區公安局無條件釋放鄧彩娟。家人簽名有:

揭日林 揭利平 謝瑞香 揭橋清 揭利銀 吳銘欽 吳潤權 古田嬌 吳文正 揭文達 揭文科 揭文傑 鄧彩珍 鄧彩方 揭建成 鄧秋麗 鄧小容 揭文振 俞志鋒 番志先 俞衛東 俞文科 揭日輝 葉金安 張志明 揭滿苟 俞海生 葉遠生 俞遠明 俞務傳

回想起鄧彩娟這些年的經歷,家人不禁淚如雨下。下面是鄧彩娟的姐姐了解的鄧彩娟遭中共迫害的詳情。

不堪回首的往事

妹妹一直在佛山做生意,性格很直爽。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因為生意還算順利,有時有點霸道,有時對家人、對員工要求也比較高。一九九六年,她開始接觸和煉法輪功之後,人變得溫和很多,不像以前那樣苛求別人,比以前變得善良了,也變得樂於去幫助、關心家人和他人,身體也越來越健康,這也是我們一直沒有反對她煉法輪功的原因。

1.三水婦教所的小黑房與酷刑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三日,僅僅就因為煉了法輪功,我妹妹鄧彩娟被非法關進三水婦教所後,警察們找來了兩個人,日夜在她身邊監視;常常還找一些人來誹謗及謾罵,語言攻擊等各種邪惡手段迫害,強制配合她們的邪惡行為,寫所謂的「三書」、放棄信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原四大隊警察把我妹鄧彩娟關進三樓一間僅有十平方米的小房間裏,當時妹妹不跟他們走,就從工房將她強硬抬到黑房內,看妹妹不願跟他們走,就叫吸毒人員狠狠用腳死命踢她。

進到黑房內,妹妹看到牆壁上貼了很多誹謗法輪功的文字,她將牆上所有的紙撕下來,監視她的人兇狠地毒打妹妹,用邪惡殘酷的手段逼迫她寫「三書」,又找兩個犯人來,一個叫張玲,另一個叫王愛麗,還有四個警察,採取各種手段迫害,一連十六個日日夜夜,不准她睡覺。我妹累時打瞌睡,她們就用風油精塗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還用力拽頭髮,大聲罵。

惡徒們一連幾天還不讓她上廁所,都尿褲子了,犯人王愛麗用紙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來,再塞進她的嘴裏,然後捉住她的雙腿,迫使用她的身體擦地,還拳打腳踢;副大隊長田淑玲用手打,用電棍電;裔姓中隊長還不准她坐,日日夜夜只准蹲著,只要我妹一坐下,裔姓中隊長用電棍電她,妹妹的嘴角與腳都給警察用電棍電爛了。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裔姓中隊長與監控人員還將我妹的雙手反背在背後,用手銬銬起來,吊在鐵窗裏,只准她的腳尖著地,身體彎腰成球狀。當時她感到天翻地覆,身心都在急劇地痛,兩個監控有時候還搖動她的身體,加劇身體痛得更加厲害,像刀子插進了心臟一樣。

還有一次,裔姓中隊長指揮兩個監控把她的衣服扒光,然後捉住雙手把她上下拉直,直到那些折磨她的人沒有了力氣,才肯放手。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號,警察盧練紅用手銬銬住我妹鄧彩娟一隻手,再吊起來,只有腳尖著地,吊一隻手比吊雙手更痛苦,身體的重力往下墜,被吊的手難以承受身體的重量,這時候,她的手腳與心都像被刀割一樣,筋骨像被狠狠扎進針板上。盧練紅還用電棍一邊電她,一邊瘋狂地大罵。有時候一吊就吊十多個小時,妹妹的手腳都被吊到發紫發黑,像有萬根細針插進心裏一樣劇痛,嚴重弄傷了手,幾個月後,手還麻痺,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種殘酷、沒有人性的迫害手段持續了二十五天。從十二月二十三日直到十二月三十一日九天裏,我妹鄧彩娟總共只能睡了十三小時。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日至十六日,日夜都不准睡覺。我妹鄧彩娟肉體與精神已經被摧殘得幾近崩潰,站在地上僅幾分鐘,就已經倒在了地上,房間裏的塑料椅子都被壓破了幾張。只要她起不來了,那些暴徒就拳打腳踢。

2.三水勞教所 關男勞教所 變態的心理精神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號,佛山市六一零警察在無任何證據下,又把我妹鄧彩娟從家綁架到看守所,說她拿錢給法輪功學員買資料,又將她非法勞教三年時間,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將她送到三水勞教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直到六月九日,警察把我妹鄧彩娟帶到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大隊三大隊的四樓去,又有兩個吸毒犯人監控著不能出門,每天四個警察輪流四小時用各種語言攻擊、謾罵、放一些誣蔑法輪功的影碟。

六月九日,將她帶進男勞教所,關進一個房間裏,兩個女的吸毒犯人監控著她,四個女警察找那些所謂「轉化」的幫教和四個男警察輪流用各種語言攻擊,在早上六點三十分起床直到晚上十二點才能睡的方式來進行這種變態的心理精神折磨。

持續了四十多天後,又將我妹鄧彩娟轉回了女勞教所的吸毒專管大隊二大隊。每天要上工房,這些日子持續了二十多天。

八月份,又將她帶到教學樓關在房間裏達二十多天,四個科室裏的警察輪流對她攻擊、謾罵。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因我妹一直不配合她們的邪惡行為,一連五天不准睡覺,其餘的每天半夜二點至三點才准睡覺,每天都播放十七個小時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影碟,也是持續了二十天左右,於九月二十四日把她轉到了吸毒一大隊,每天上工房,兩個吸毒犯人輪流二十四小時監控。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到四月份,各科室與一大警察,每天下午直到晚上十一點左右,都來找我妹鄧彩娟說話,實際上是對她進行變異的精神折磨和心靈摧殘。

入所一年多時間,這些所謂的警察時不時一段時間就對她進行精神上的攻擊,我妹鄧彩娟是信仰真善忍的人啊,是在不斷地提高自己的道德素質的好人,難道做好人也是違法的嗎?!

3.湛江洗腦班「盤腿」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我妹鄧彩娟去朋友家吃完飯,在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地被綁架到湛江洗腦班。六月二十九日,惡人將她關入黑房裏進行酷刑折磨,回答不合他們的意,他們馬上就打。

酷刑演示:捆綁
酷刑演示:捆綁

惡人把她的兩腿雙盤,再用繩綁腿綁腳,並將她兩手背綁,不准動。見到她堅持不寫「四書」,惡人搬來一塊約幾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塊木板,壓在她雙盤的腿上,馬上痛苦難忍。見她還堅持,將約十幾本書與紙箱壓水泥板上。我妹鄧彩娟承受不了這種非人的折磨,悲慘地痛哭,不斷地叫救命,叫他們放下來,他們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幾本書。何旭日還用腳踩木板,讓她整個下身及心裏面就像刀割肉,刀插心一樣,撕心裂肺的劇痛,人痛苦到了極限。這種一秒不停的痛苦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從中午十二點開始直至晚上九點,連續盤腿約九個鐘頭,弄傷了她的手和腳………

往事一幕幕就像剛發生一樣的,那樣真實,也那樣的血腥殘忍,每每想起都會讓人痛心流淚,我妹妹只是堅持信仰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她沒有做任何傷害別人的事情,也沒有危害到社會,卻一次又一次受到迫害。

相關電話:
疊滘社會民警中隊:0757-86313723
桂城公安分局疊滘派出所電話:83396698
地址:桂城疊滘大道疊南鄉府北側 郵編:528000
地址: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 電話: (0757)86313723
上訪局0757-86236222
區人大0757-86332132
區委政法委員會0757-86335794
區監察局0757-86391555
人民檢察院0757-81211333
司法局 0757-81210919
行理執法局0757-86398206
區民政局0757-86233402
人民法院0757-86253109
南海公安局投訴0757-8633004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