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佛山市法輪功學員李燕群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佛山市今年五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燕群,曾經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肩周炎、腦震盪,婦科病,在對生命很絕望的時刻,有幸遇到法輪功並開始修煉。她在修煉法輪功一個星期後,身體上所有疾病就都消失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李燕群受到了殘酷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被綁架了四次,其中一次被關在洗腦班強迫洗腦兩個多月。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廣東省女子監獄被迫做奴工。

二零零零年被第一次綁架

二零零零年,李燕群帶著九歲女兒一起去朋友家,回家時被跟蹤到了一家米粉店,突然間被四、五輛車堵住,有十幾個大漢把她母女倆綁架到富民路公安局,連九歲的孩子都不放過。到了公安局之後,鄭標和彭小洪這兩個惡警搜身,可是當時只帶著她女兒的裙子和一副撲克牌,一無所獲後還繼續審問,逼她供出其他同修,又恐嚇她的女兒,問她一些關於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後來,惡警在李燕群的身上了搜到了一個同修的電話號碼,就把那個同修也抓了,簡直無法無天。

惡警後來打電話給她先生,說她母女倆都在派出所,叫他來帶小孩回去。她先生來到派出所就大聲責問那些惡警:「她們犯了甚麼罪,為甚麼被抓到這裏,連小孩也不放過。」那些惡警解釋說因為李燕群煉法輪功。在她先生的強烈要求下,那些惡警就說會在二十四小時內放人,現在先把小孩帶回家,由於最終甚麼也得不到,才把李燕群放了。小孩由於過度驚嚇,回家就生病了,十多天一直發高燒,無論怎樣看醫生孩子的病就是沒起色。後來想起孩子是被嚇出病的,因此用民間的土方法才治好的,給女兒幼小的心靈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二零零零年被第二次綁架

回到家不到二十天,那些惡警又來了。當時一家人正在吃飯,李燕群的先生大聲說:「你們幹甚麼?」那些惡警冠冕堂皇地說「找你老婆跟我們回去談話,聊聊天。」「有甚麼話在這裏說,幹嘛還要跟你們回去?」李燕群說。「李燕群你是敬酒不喝喝罰酒,要不要我用手銬銬你回去啊」惡警威脅說。她先生被嚇倒了,就叫她先跟他們回去,不要與他們對著幹。

後來被綁架到禪城區富民路的佛山市公安局。惡警審問她,現在政府禁止練法輪功,你就不應該練,必須聽政府的話。李燕群就很氣憤說,政府不讓煉法輪功,政府能醫好我的病嗎?法輪功教導我們以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樣的功法去哪裏找?我以前經常頸椎痛和頭痛,還有胃潰瘍,因為吃藥太多損害了心臟,有時心會亂怦怦的跳,呼氣時氣頂住喉嚨,上氣不接下氣,醫生說我的病很危險,要我自己小心點。自從我煉法輪功後,甚麼藥都沒吃,這些病痛全消失了。

審她的人說,你在家裏煉就不要出來聯絡其他同修了,政府不讓你們煉,你們偏要煉的話會抓你們坐牢的。李燕群說,我們沒犯罪,抓我們去坐牢是不是政府有錯啊。那些人啞口無言了。後來就被關在小屋裏,絕食三天後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到洗腦班

二零零一年那些惡警又到她家,她先生問:「你們又來做甚麼?」那些惡警就騙她先生說:「這次叫你老婆回去談談話,很快就放他回來,我們也不會再打擾你們了。」那些惡警強行把她帶到洗腦班,當時甚麼都沒帶,之後才叫她的家人拿衣服給她。

在洗腦班期間,不能與任何人聯繫和說話,做每件事都會有人監視著,連上廁所也有人跟著,完全失去人身自由。每天要強制看詆毀法輪功的宣傳片(有些竟是外國邪教片硬說是法輪功的),每當看完後還逼每個人寫認錯書。被迫害了兩個多月才被放出來。

李燕群的先生本來身體很好的,就在她被迫害後,610和居委會多次去她家騷擾,她先生一次次被嚇壞,身體像垮了似的,患了高血壓,藥不離口。那些惡警經常來家鬧事,連個安心養病的地方都沒有,之後還診斷出患有肺癌。她一直給她先生看《轉法輪》,病情也有好轉,心情也開朗了許多。還主動叫李燕群教他煉功。可惜沒過幾天,610的人又來家裏騷擾。恐嚇她先生說:「你老婆是要進監獄的,我們現在就來抓她,收拾好東西跟我們走吧!」當時她先生躺在床上,一聽到這些話,當場嚇得暈倒,從此重病不起。在醫院住院期間神智不清,經常幻想那些人會來抓他,根本無法安心治病和學法了。不到一個月,她先生就含冤離世了。當時她的女兒才12歲,本來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就從此破碎了。

二零零三年又被綁架

有一次,李燕群搭車去上班時,見到她的鄰居,聊起家常時同其講真相,沒想到被不明真相的司機報警了,結果又再一次被抓進派出所。這次有兩個人審她。李燕群耐心的對審她的人講真相,她一個人孤零零的靠做清潔工養家糊口,在公交車上與鄰居聊家常,何罪之有?憑甚麼三番五次抓她,審她的人一直默默聽著不時點頭。李燕群也把她被迫害的經過和她先生是被惡警嚇死的也告訴他們,那些慘無人道的迫害簡直令人髮指。派出所最後把她放了。

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因為法輪大法救了李燕群的生命。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大法,卻被共產邪黨誹謗、抹黑,世人對法輪功有很大的誤解。二零零七年五月,李燕群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就去佛山市高明區派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發。又再次被抓到派出所,逼她供出資料來源,還有如何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聯絡。並且還硬闖她家,胡亂搜查一翻,也沒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卻狡猾奸詐地騙她說,在她家搜到了很多有關法輪功的資料,證據確鑿叫她老實認罪。身正不怕影斜,此時無聲勝有聲,更何況是無罪從何認起啊!結果她一直被押在高明看守所裏拘留了七個月。期間經常提審,恐嚇!李燕群天生捲髮,那些看守所惡警說她燙了頭髮,把本來就很短的頭髮剪的比男人的頭髮還短,肆意的污辱她的人格。他們還不斷的威逼利誘,追問資料的來源,要她供出其他法輪功學員。

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就冤判了她三年,非法關押在廣東省女子監獄。剛一進去的時候在四監區,有倆個犯人二十四小時專門監視,每天逼坐在小板凳上十六個小時以上,不允許與任何人交流,不允許與其他人接觸。上廁所,喝水都要申請。經常逼看誣蔑法輪功的影片,還逼寫認錯書,寫關於法輪功的壞話。每次無法按時交悔過書就不讓睡覺,直到寫完才放回去休息。平時連說話都受到限制,逼背誦監規,飯菜還讓其他犯人挑了好吃的才輪到她吃,想方設法逼她轉化,就這樣度過了暗淡無光的7個月,陽光對她來說是奢侈和渴望的。由於每天坐十六個小時小板凳,雙腳出現水腫,連膝蓋都變形,雙腳麻木不聽使喚,而那倆個犯人還為所欲為的整她。就這樣被她們殘酷的迫害了七個月,在自己承受不住,生不如死的情況下違心的寫了所謂「五書」。

被迫轉化後,就轉移到了一監區,每天繼續坐小板凳,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二點,坐了一個半月。然後一個星期勞動一天坐六天小板凳。又坐了三個月小板凳。

然後被強制勞動,做針線活。早上六點起來做到晚上6點,經常加班到晚上十點。期間除了短短幾分鐘的吃飯時間,並且每天都規定任務量(沒完成任務量就不能減刑)。真正的犯人到了週末都可以休息,而法輪功學員一年365天都要幹活。

由於已經被迫害的手腳不靈活了,豈能完成這麼大的任務量。就調她到做手電筒的車間繼續迫害。車間裏的工業氣體有毒,整天聞毒氣,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有一天李燕群全身無力,雙手發抖,頭暈嘔吐,暈在工作台上一個上午,下午還要強迫繼續勞動。

手腳關節變形

就這樣長期的迫害,手腳關節開始變形。在冬天都是用涼水洗澡,導致關節變形更加嚴重。最後強迫吃藥。吃了藥後卻一個月也吃不下飯,一下子瘦的皮包骨頭,然後強迫去打針。打第一針的時候,肚子疼的直不起腰來。當時不知道監獄有打毒針的事。最後發展到全身無力,手腳嚴重變形,行動不方便,幾乎動不了。身體都這樣了還被強迫到工廠每天拼死拼活的幹活,晚上回到宿舍還要逼寫新的認錯體會,不然就不讓睡覺。

做了幾個月的手電筒工作,又被逼去操練(所謂的軍訓),訓練跑步,齊步走,跨步,站軍姿等等。大熱天依舊在猛烈的陽光下軍訓。被叫去軍訓的人平均年齡都達到五六十歲,很多老年人身體吃不消病倒了還要繼續訓練。熬了兩個多月的訓練,經歷了非人的生活。由於長時間高強度的訓練,膝蓋完全腫了,變形得更厲害。訓練完後要完成他們規定的作業才能休息,根本不把你當人看。

本來李燕群可以提前半年釋放的,一個叫黃小梅的犯人在她的櫃子裏發現了一份揭批書,揭批書中本來寫有誣蔑大法、冤枉法輪功學員的地方被李燕群改正了,這事被黃小梅揭發,惡警說她違反了所謂的監規,提前半年的時間被剝奪了,坐滿了三年。此後,610的人就變本加厲地迫害,無論做甚麼,說甚麼,都遭到無休止的謾罵。有個叫楊玉嬋的犯人曾恐嚇:「如果你得罪我,只要我的嘴一動,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警察叫我們管你們這些政治犯,警察也聽我們的」。就這樣沒得減刑,繼續坐小板凳。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後來又被強迫去勞動,起早摸黑的做紙盒子,一直做到刑期期滿。三年的殘酷迫害,造成了嚴重的後遺症,李燕群的手腳都嚴重變形了,行動極為困難,失去工作能力,生活不能自理,沒有經濟來源,生活無著落。原本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被中共邪黨迫害的家破人亡,生活淒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