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傾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八日】一次,身體消業難受,正好同修A來,我想和她交流一下,幫我找找原因。同修A說:「咳,我胳膊疼好幾天了,你問我?我抱輪都勉強呢,我都沒找到原因,還幫你?」第二天,同修B來,我又提出了這個問題,B說:「咳,我這陣子狀態不是太好,正想讓你幫我悟一悟呢。」我心裏在失望的同時,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為甚麼我求別人幫助時,同修卻避開了我的問題,而談自己呢?這不正是自己的表現嗎?這是一種私呀?」

記得,好多次,同修在過關找我交流時,我不是站在對方的角度上,靜靜的聽對方把話說完,然後幫著同修在法上提高,闖過難關,而是對方還沒說上幾句,就打岔,再不就搶話,急著說自己的甚麼事兒,把對方提出的問題晾在一邊。特別有的同修消業讓我幫著悟一悟時,我就說:「哎呀,我也是這個狀態,好幾天了,也沒突破。」說來說去,倒成了讓對方幫助自己悟一悟了。

還有一種表現就是:當自己狀態好時,對難中的同修不是理解、同情,而是有點居高臨下,說話聲也高,拿師父的法「開導」對方時,反問句也多,如:「你修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能犯這樣的基本錯誤呢?這不行啊……」高調式的批評。很多情況下,這樣不僅幫不了同修,很可能還往下推一把。其實,幫助同修的過程就是修自己的過程,是真心為對方著想,還是藉著這個機會,大談自己如何如何,把對方提出的問題淡化了,這真的是一種境界。新宇宙的生命不該是這樣的表現呀。

一個同修給我講了這樣一件事:他們學法小組有一個老同修,大家一直認為修的好,臉色白淨,顯得很年輕。可是,前陣子,這個老同修每次學完法時,都說她眼睛模糊,看不清東西,讓大家幫著悟一悟。可是,每次她提出這個問題時,誰也沒有往心裏去,都是各說各的事兒,都想以自己為中心,把自己知道的甚麼事兒,或者過關中的困惑提出來,有時還大聲的爭論。老同修說話也慢,見沒有人理她,也就不說啥,很孤單的呆在一旁。有時,就一個人先走了。可是,突然有一天,聽說老同修住院了。又過了一些日子,聽說她不修了。

直到這時,大家才很受觸動的悟到:「我們太自私了,老同修在學法小組多次提出眼睛模糊的事兒,可是,誰真心關心過她了?誰真心從法上幫助過她呢?學完法,都是你一言,我一語,吵吵鬧鬧的。老同修不善於說,見沒人理她,覺得自己修的不好,病業關又闖不過去,便離開了小組。這時,邪惡卻看得很清楚,更加劇的迫害她,把她從整體中拉了下來。」

兩個人交流也好,幾個人交流也好,別太看重了自己,老是想著自己,而忽視了對方,那是私呀。當同修提出項目上的事也好,身體病業也好,需要你幫助時,真的應該靜心的去聽,冷靜的思考,先別打岔,別搶話,別耳朵聽著對方在說,心裏想著自己甚麼事兒。如果真能做到,不管你給予了對方多大的幫助,哪怕一點點,那都是無私的表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