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相電話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自從得知同修已替我買了一部講真相手機後,我就搜索我鎮上所能搜索的手機號碼,興沖沖的請同修教了。

以前看明慧網上打真相電話的交流文章,總覺的那與我相距遙遠。當手上真真切切捧著它時,真是又高興又緊張。高興的是,我終於又開展了一項救度眾生的項目了;緊張的是,它容易被邪惡定位,不少同修因它而陷入監牢。拿著它像拿著一塊燙手的山芋,但又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那麼新奇,但一開機,那感覺好像邪惡馬上就可以給我們定位一樣。教我的同修也是剛學的,也是有點緊張,兩個人分工合作,她開著車載著我到處跑,我在後邊發彩信,發完一次就關機,再換一個地方。那時正值新年,通訊公司對彩信的次數卡的不是很嚴。一張卡只打幾個電話,再發彩信就沒錢了。

但一到我打工的城市時,使用當地卡發彩信很難發出去。這樣我就大部份轉向打真相電話。剛開始的時候,真是困難多多,大多數人只聽幾句就掛了,搞得每天回來時心灰意冷,難過極了,真想把手機送出去,讓正念強的同修打──我正念不強,做不了這個項目。又一想,這不是去我的名利心嗎?自來臉皮薄,一跟人說話就臉紅,這個執著心已經很強了。就硬著頭皮天天堅持,風雨不改。

多打一個電話就能給人多一份希望,意義重大啊!

現在逐漸的聽完的眾生多了,我就由每天一個半鐘延到兩三個鐘頭,看帳上的餘額而定,休息天更是一打就是一整天,有時一天可用掉三張卡。用的錢多了,就在生活上省,一天就吃幾個饅頭就行了。有時稍微多坐幾次公交車都心疼──這可以打好幾個電話呢!有一次和表弟在日本麵館吃頓飯,還是挑最便宜的,花了五十多塊,心裏又開始計算可以救多少人了。表弟看我對周圍環境很新奇的樣子,就問我:難道你從來沒來過這些地方嗎?這只是中檔的餐館而已,不貴啊,你比我掙的多,你掙的錢哪去了?其實,我一個人怎麼會去這些地方?一天就路邊擺攤的三四塊錢的包子就搞定了。

每次為了安全起見,每打完一張卡我都不充值,用完就扔,久而久之,發現其實最後的幾塊錢可以打公檢法部門的電話。既可以幫助同修,邪惡也追查不著,挺好。就大量收集公檢法部門的電話,打電話勸善。

有一次為了打完卡上的話費,在外面一共跑到5個多鐘頭,那些公檢法部門的人心虛的很,就不接電話,累的腳都跑不動了,最後看天色已晚但話費都沒有完,還剩三塊多就收工了。等到第二天再接著打完它。這是唯一一次不顧安全的做法。以後就不會了。每次打邪黨電話都是堅持把話費打完才停,免的他們追蹤。

一般的我都是打外地公檢法部門的電話,但也有例外。一次在打電話過程中我發現我撥的是當地的公檢法部門頭子的電話(因為凡是他們的電話我都是放在一個文檔中),我立即想起了一篇文章中談到有個當地的女學員由於常在公司打真相電話而導致邪惡定位而被非法抓捕,非法判了幾年的刑。我的怕心一下子就出來了。還打不打?我立刻加大發正念的力度,意念更加清醒理智,一邊清除自己的怕心一邊鏟除他背後的邪惡。他在那邊不吱聲連續的聽了兩次真相電話。那真是正邪大戰啊!後來手機再自動撥打幾個本地電話就沒錢了。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一般外出時不帶自己的手機,若非要帶不可就到時候把電池卸下來,做足安全工夫。

我在公司裏是收貨的,往往很多時候供應商都是在我下班後才來,這就搞的我很為難,好像沒盡到自己的責任。心正了神就會為我開路。一次經理開會時叫那些採購要求供應商在上班時間之內把貨送來,要不然他們自己收貨。這樣一來就免了我的責任,就放心的天天出去。

不過有時會有另外的干擾。有一段時間公司裏的人老是給我介紹對像,按照他們的話說就是「我像個孤魂野鬼的一個人在外面逛」,大家都挺熟的又不好意思推脫,就答應見面了。誰知那天下了一場大暴雨,又聯繫不上我,最後不了了之。有了第一次拒絕就有第二次,從此乾脆我推了所有人的好意。我想是不是我的色慾心又出來了,怎麼這麼多麻煩啊。加大力度鏟除,但還沒乾淨。

一次接到一個陌生電話,不知誰把我的號碼給了他,叫他跟我處對像,打電話發信息,跟的挺緊。我真是哭笑不得。現在哪有這個閒情說這個啊,每天下班都像上足發條的鏈,不停的到處走,他們哪知道我身負的使命呢?除了上班時間開機之後,我乾脆其它時間都關機了。當然,順便給他來一通真相電話。既然跟我有緣,也是要救度的生命。這回完全放下那個心了,法沒正過來哪有成家的時間,法正過來了也不需要成家了。這是我現在的認識。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當常人時的目標,現在讀的是大法書,行的是救度眾生的路,意義更深遠了。為了避免他們定位,天天都往外跑,走不同路線,儘量不在同一個地方。最辛苦的是鞋子。我經常跟腳下的鞋子說:你要挺住啊,救度眾生的功勞就有你的一份啊。那鞋子也挺爭氣,才十五塊錢的地攤貨,它堅持了一個夏天還是好好的。要是別的鞋子,穿不了幾天就罷工了,真了不起。對其它的內存卡,手機,手機卡啊也是,每次完了之後都會跟它說謝謝。有一次換了一個地方再開機時,那電池怎麼也塞不進去,總怪怪的。後來才發現,內存卡掉下來了。嚇了一跳,都不知道甚麼時候丟的它!趕快找,好在在包裏找出來它了,我心裏直說對不起。

如果明慧網上迫害部門的電話多,我會多留一些話費來打。每當看到大陸綜合消息上說哪哪哪的同修被營救出來,心裏就覺的很欣慰。雖然不知自己是否在那時幫的上忙,雖然自己的怕心還是很大,但現在營救同修已經成了自己義不容辭的份內事。站在營救同修的第一線上,直面邪惡,心中很悲壯又自豪。

在打真相電話的這個項目上,有多少同修付出了血的甚至是生命的教訓才換來我們更穩固的向前走啊!讓我們珍惜同修的經驗,去掉所有的人心,更理智更清醒的在這條路上堅持下去吧!迫害一天不停止,我們反迫害一天也不停止。

謝謝明慧網的同修,謝謝技術同修,謝謝所有國內國外互相配合的同修,讓我們做的更好,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