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手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師尊在《美國中部法會講法》中說:「對於常人東西我說我沒有甚麼最高興的,當我聽到或者看到學員談心得體會的時候我最欣慰。」我把自己在這一年多時間裏用手機講真相勸三退向師尊做一下彙報,有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得法的老學員,那時也是個在煉功點上義務為大家服務的輔導員,得法當初還是挺精進的,組織同修在煉功點煉功,晚上在我家集體學法。但是沒有料想到剛修煉一年多,法理還沒有學懂,邪惡的中共就進行了瘋狂的腥風血雨的迫害,我由於年齡比較大,文化水平低,對法理理解不是很深,也沒有用心學好法,導致自己三進勞教所,在七處還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就這樣跟頭把式的過來了。

那時沒有學好法,也不知道甚麼是正念,同時自己又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才遭此迫害。二零零八年從勞教所出來後怕心很重,停止了修煉,但是心裏還是放不下大法。有一天去同修家,同修指出沒有走好就是信師信法的問題,話雖然不多,但對我的觸動太大了,我靜下心來找自己,到底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有多少,你還是師父的弟子嗎?你還想跟著師父回家嗎?你是否還想完成你的史前大願──救度眾生?這些年傳單也沒有少發,真相信也沒有少寫,但那都不是用正念,等於是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

師尊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講的:「作為你們來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

我找到了自己最大的漏,沒有學好法,自己不重視學法的教訓是慘痛的,從那以後,我把所有的大法書籍都學一遍,一邊學一邊抄寫、背誦。後來又和同修在學法小組參加學法交流,確實提高的很快。我深深的體會到: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在法上精進才能不走彎路。

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以前沒學好,今天師父又給你講了一遍,你回去之後一定認認真真的看書、修煉,思想不要溜號。」我把師父這一段講法全背下來,知道了學法的重要性,從二零零九年才真正走回修煉。

一、初學手機

我去年三月用手機講真相到現在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了,開始是發黑白真相短信,自己還躲躲藏藏的跑到很遠的地方,一次也就能發幾十條短信,有的時候還被封卡,就這樣乾著急也救不了多少人。之後隨著學法和看《明慧週刊》上同修用手機講真相的文章,自己提高了不少,增加了不少經驗和體會。

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我不斷的跟同修學習,在做事過程中我坐享其成,不懂技術,有母女兩位技術同修的付出,上號、編寫真相短信,安裝好小儲存卡,手把手的教會我。我一項一項的用筆記下來,整個操作過程對於我這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簡直就像小學生讀大學,有時夜裏醒來也要搗鼓一陣子,終於慢慢的學會了,能輕鬆自如的用手機發短信了。

在做的過程中不忘學法和發正念,因為有法做指導,在過程中還是比較順利的。我和手機交流與溝通,慢慢的看到同修的網上交流文章,對我的啟悟也很大,同修用語音電話講真相的效果很好,我自己表達能力也不強,怕說不好,我就與技術同修協商,咱們也配備一個講真相語音的電話吧,技術同修很支持,我們就買了六部語音電話。當時我們用手機發短信的五、六個同修每人配備一個語音電話,每次從短信反饋回來的人,我們再用語音電話打過去,讓對方不但看明白,同時也讓他們聽明白真相。

在這過程中也是個修煉提高的機會,也是去怕心的過程,記的有一次打真相電話,剛接聽之後就聽到對方那邊說是××派出所的,我馬上就掛斷了電話,心咚咚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不斷的大量的學法,用手機講真相的能力也是在不斷的提高著。

二、神奇的手機

我用手機講真相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從不會用到現在用四部手機互相配合,互相補充,四部手機(一個發黑白短信,兩個打語音電話,一個發彩信)我們是一個整體,配合默契。因為手機是我的法器,從剛到我手裏,我就捧著他,和他們交流:「手機,你們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能到大法弟子手裏,是你們的福氣和幸運。咱們都是和師父有約而來的,就要按照師父的重託,多救度眾生,不受邪惡的干擾。師父正法結束,我修圓滿了,你們也有你們的好處。」

我用語音電話開卡後,用黑白手機發短信,反饋回來的信息來自全國各地,我也在用手機的過程中學會了查找短信內容,我就把號碼和內容抄寫在一個小本子上,根據不同問題,再撥相關的語音內容。對方聽明白了,有回短信說謝謝的,也有說自己沒有入過任何組織,也有自報是黨員的,我不會發短信就找同修給他們回短信三退,也有不明白真相的,我就發送彩信告訴他們真相,彩信內容很全面很具體,所以回短信的就少。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手機利用率很高,因為我每天除了學法,就是每個整點發正念,剩下的時間,就和四部手機一起救度眾生,我有充裕的時間,也是師尊給我開創的修煉環境。四部手機用號碼量是很大的,開始到前一個階段都是技術同修給我上號,找號碼,同修很忙,我也得每天騎二十多里路去上號,回來一發就發完了,還得去,既耽誤時間,又影響同修學法,我就在師尊法像前求師尊:「師尊,請您加持弟子,各路正神幫助我,自己學會上號,建文件夾。同是師尊的弟子,別人能行的我也能行。」我就到同修家,一筆一筆的記在一個小本子上,然後對照記錄,一步一步的完成。有的時候腦袋都大了,但我就是用心學、記,我覺的大法弟子無所不能,因為我是主佛的弟子,時時有師父在呵護著,沒有我想學而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很快學會了一系列的黑白、彩信,語音電話上號,語音每次一上就是一千個號,時間久了,現在掌握了,自由自在的很方便,發光多少,打開電腦馬上又補上成千上萬的號碼,救度眾生越來越自如。

一年多來,大概計算下來發往全國各地的號碼不下三十萬。有時同修發不出去的卡,我和手機交流:「法器,咱能發出去,救度眾生不能卡殼。」我的手機可有靈性了,從一開始就很少被封卡,同修有一次充了一張一百元的卡,沒有發幾天就被封卡了,我拿過來很順利的全部發了出去,自此以後,我就更有信心和勇氣了,不承認封卡也不承認定位,更不承認邪惡的迫害。有時我也和網站上的生命交流:「你們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為了得法而來的,不要配合邪惡封大法弟子救人的手機。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三、教同修用手機

用手機講真相確實是個很好的項目,我們從開始的六、七人發展到現在的五六十人都在用手機講真相,最大的年齡八十歲,最小的十八、九歲。年齡大的老同修沒有用過手機,一切從零開始,我教了好多遍就是學不會,我的人心翻上來了,急躁情緒也上來了:也太笨了,別學了,讓年輕的同修用吧。老同修那顆純真的心,雙手捧著手機不放:我能學會,就是太緊張了。我說又不是外人,都是同修,緊張甚麼呢?但我沒有想到這狀態後來也發生在我學電腦上號時,也是魂不守舍,心裏那份緊張啊。這時我才深深的體會到了老同修的不容易,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剛開始都有一個過程。

現在老同修用語音電話的效率很高,自己也在學著上號,因為她一千個號用不了多長時間就用光了。我去一趟也要倒車,路上時間也長,老同修怕影響我學法,儘量減少麻煩。

我一次給她十個卡讓她用,她自己又學會上號,還學會了自己調好程序,這些以前都是等著我,而且還耽誤時間,延誤救人,這下好了,我們都很輕鬆。尤其是語音電話就沒有封卡的時候,不過在這期間有很多老年同修在用手機打語音電話時也有個過程,對方有說謝謝的,有說好的,也有罵人的。最大的關就是怕心,當對方有的說我是警察,有的說要報警,馬上就把電話掛了。還有的用戶已經停機的時候,就埋怨對方怎麼就不繳費呢。還有的聽到講的是外語,就說怎麼還有外國人呢?鬧了很多的笑話。不過我覺的這只是個過程,這也是一個修煉、提高的過程。

我在前幾天發黑白短信的時候,發了一組二百五、六十條之間的時候老來電話,而且是同一個號碼,我沒有敢接,怕影響發出去的短信,發完後,我一看共有二十四個未接電話。去找同修,我倆就沒敢往回打,但這件事情對我的觸動很大,我想一定是我該突破層次往上提高了,不能總侷限在坐享清閒,我也要用手機直接講真相了。聽語音一年多了,大概意思都明白了,不怕對方問我任何問題,我就堂堂正正的把真相講給對方,讓對方得到救度。

前幾天從短信中得知一個人自報是黨員,我打電話給他講真相,讓他退出來保平安,對方是個男的,他說:我好不容易入上了,絕不退,並稱我作姐姐。我說看在姐弟情分上你也要退出來保平安,你現在如同走在危橋,再向前一步就掉下去了。我講的很用心,可是對方把電話掛斷了,我再打過去也不接了。但我也不灰心,我就救那能救的。每次的雙休日,我趁大家在家休息的時候,四部手機一起,有發短信的,發彩信的,打電話的,有語音直接撥打的,每次的接聽率都很高,效果很好。我覺的效果很好的直接原因就是我學法每次都很用心學。

每次我把師尊的新講法都看一遍,再學一講《轉法輪》。因為學法入心,所以收聽率就變的高了。這部手機接聽的人剛聽完,另一部手機接聽的人又開始聽。從那以後,我每天都要先靜心學法,再用正念救度世人。不用人心,做大法弟子的事情,也不糊弄事兒,更不糊弄人。我就有一念:我是主佛的弟子,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能得大法這是甚麼緣分呢。放下生死,也沒有了怕。我也甚麼亂七八糟的都不想,我就記住師父說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2]。不給自己製造障礙,就一心的救人,把自己真的當作一個修煉人踏踏實實做,正念很足的做,用心去做。

四、用語音電話直接三退

經過一段時間後,我現在可以用手機直接三退。記的第一位三退的是個警察,當時我從《明慧週刊》上剛抄完學員的演講稿:「朋友您好,佔用您兩分鐘時間……您是黨員嗎?」發送短信的手機來電話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聽了,我照著剛剛抄好的內容念,不料對方說,我不但是黨員還是警察呢。我穩住神,發出正念:師父幫我,我一定救了這個生命。說來也太神奇了,我頭腦清晰,智慧像泉水一樣從口中流出,「我不管你是幹甚麼的,我救的是你這個生命,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就是衝著共產黨的腐敗來的,咱老百姓不就圖個平安嗎?」對方說我現在已經不當警察了,自己在做生意。我說那太好了,祝你生意興隆,我給你起個光明的名字退出邪黨吧?他說可以。我說那您也一定入過團員少先隊吧。對方說是的。我說那我就都幫您退了吧。他說好,謝謝。我馬上加上一句:請您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記住了。我說再見。就這麼一個簡單的過程,一個生命就得救了。

放下手機,短信沒停,還在像歡呼跳躍的一樣發送著,我說:小鴿子,加油,(我把發送短信信包叫小鴿子)咱們還要救度更多的眾生,一定到師尊正法結束。我心裏好激動啊,因為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加持和鼓勵著我,多救、快救人。我也信心大增,同時想起師尊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說:「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的、心平氣和的去講去說,理智的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像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執著、一急、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甚麼心,智慧就沒了,因為那時候又跑到人這兒來了,是吧?要儘量的用正念,儘量的用修煉人的狀態,就會效果非常好。」

我一定本著師尊的教誨,在法上更加的精進。在後來的這段時間裏,我也在不斷的用手機直接勸三退,有回短信說看不懂,我就用語音電話撥過去,你看不懂那麼就要讓你聽懂真相。耳朵眼睛都要發揮作用,得到大法的救度,效果也不錯。在勸退當中,遇到各種各樣的人,回饋的短信內容也各有特色,有說謝謝的,有問怎麼樣三退的,有問「師父好」的,有說太佩服你們法輪功了,真有勇氣,有問候,有祝福,有讓注意安全的,也有少數罵人的,也有不退的說些不好聽的話的,也有喊「××黨萬碎」的,碎屍的碎,有的說早就盼著滅亡呢,就是我們沒有武器,滅不了它。大多數都一致的認為××黨太邪惡了,是該滅亡的時候了。

我要在這有限的時間裏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緊跟正法的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記住師尊講的:「對常人的態度誤解不要計較,只為救人、救眾生,我想那個效果就能改變一切。」[3]

由於水平有限,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尊,謝謝明慧的同修交流的窗口和辛勤的付出,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