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七天到幾分鐘的轉變(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明慧記者夏昀台灣採訪報導)彭淑渼,一個與鄰家媽媽沒有兩樣的台灣女性,卻在五年多的時間中,幾乎每天撥打電話到中國大陸,為素未謀面的對岸同胞講述兩件事──法輪功的真相以及三退保平安(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從拿著電話會發抖、對著事先準備好的講稿會結巴的情形,到不需要看資料、不論對方態度如何,都能平和地講述真相,為對方答疑。從花了七天勸退一個人,到只用幾分鐘就令對方高興地三退,這其中除了她的努力之外,更見證了中國大陸同胞人心的轉變。

彭淑渼正在給中國大陸同胞撥打電話,講法輪功真相。
彭淑渼正在給中國大陸同胞撥打電話,講法輪功真相。

今年五十三歲的彭淑渼,是修煉了十二年的法輪功學員。從二零零七年開始,每天工作結束後,從傍晚五點到八點打電話到中國大陸,幾乎天天撥打。在共產黨一言堂的灌輸、鋪天蓋地的毒害下,很多不明真相的中國人仇視、懼怕法輪功。為了能破除共產黨的造謠誣陷,以及提供被共產黨封鎖的最新時事,彭淑渼做了很多功課。她拿出厚厚的一疊資料,報章收集的資料、其他學員的電話稿、自己整理的筆記,希望能為大陸同胞及時提供真相。而願意聽的多數人都改變了態度。最近的一兩年,了解真相的人更多了,大陸同胞的轉變,讓彭淑渼感受深刻。

從兇惡威脅到放心委託

「您好!我是海外退黨義工。目前已有上億人聲明退黨團隊了。先生請問您三退了嗎?」彭淑渼總是如此開頭。對方回應:「你知道我是誰嗎?」「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接了我的電話就表示你是有緣的人,是可貴的中國人。」「我是某市公安局局長,你不怕我把你斃了嗎?你過來呀,我要把你抓起來!」對方兇惡地把電話掛了。彭淑渼並沒有因他的語氣兇狠而放棄了,雖然拿著電話的手微微的發抖,但想著對方還沒了解真相,於是隔天她又撥了相同的號碼。彭淑渼把共產黨竊國後的暴政一一的講給對方聽,對方也針對這些事情不斷地為共產黨做辯解。

到了第三天,對方態度轉變了。當講到八九年六四的天安門屠殺,他回應當時也在附近,所以很清楚發生甚麼事。對於天安門自焚案,他也清楚是中宣部造假。「但是知道了又能怎樣呢?」他表達了在高壓極權統治下的無奈與悲觀。雖然仍不敢聲明退黨團隊,但他很願意聽。就這樣,彭淑渼持續地給他打電話。直到第七天,他終於答應退了,並跟彭淑渼約定時間,要回家詢問家人是否一起也退了。

從兇惡的威脅到放心的委託,彭淑渼花了七天的時間,她秉持的是心中的善念,要救對方的一念。得花掉多少長途的國際電話費、用掉多少下班後的休息時間、忍受多少無端的辱罵,這些都不是她考慮的重點,她心繫的是對方的安危。就算受到威脅,彭淑渼也不為所動。

有好幾次,公安、書記威脅說要舉報她。一個廣東公安說:「退黨?我這是公安局的。我要把你錄音,把你舉報上去。」「你把我錄音起來啊?太好了!你要給你的單位裏面同事聽、家人朋友聽,讓他們也來了解。這是好事耶!功德無量的事!」彭淑渼把法輪功教導人們做好人,卻被無端迫害的事實告訴對方。她希望大陸同胞都能了解事實真相,不再被共產黨欺騙。彭淑渼也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電話告訴他,讓他可以把所知道的迫害法輪功的訊息傳遞出來,給追查迫害的國際組織調查,將功贖罪。彭淑渼感受到對方很專心地聽她說,也很認同,最後同意了聲明三退。

從冷漠旁觀到支持認同

在經年累月不間斷的撥打中,除了上述表現兇惡的,也有不少是冷漠、無所謂的。彭淑渼遇到很多年輕的知識份子,因為害怕共產黨,對共產黨不敢評論:「跟我沒有關係,不關我的事。」「我保持沉默,不予置評。」彭淑渼回應:「你擔心的就是你不知道甚麼時候會被自殺了、被勞教了、被關了。你不敢說,我替你說。對不對?」對方立即說:「對對對。」彭淑渼告訴他:「共產黨是中國的吸血鬼,只要有共產黨的一天,我們中國就不會好過。請你站出來為自己、為中國盡一份心力。請你也要把這個訊息廣傳出去,讓你的親朋好友都知道,我們中國人的覺醒,才會改變我們中國。」對方非常認同彭淑渼說的:「你講得很好!」

也有些年輕學生一聽到退黨這件事,就笑話彭淑渼,他們辯稱共產黨很好。彭淑渼提醒他們:「共產黨是西來幽靈,它是馬克思、法西斯跟魔鬼簽約要毀滅咱中國人。它是藍眼睛、金頭髮的。你不要忘了,你是五千年承傳下來的堂堂正正中華兒女,是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的。難道你願意認法西斯為你的老祖宗嗎?」「喔!對喔!」年輕人一聽,幾乎都醒悟了,馬上轉變了想法。

也有些人不在乎是否能保命,回應說:「隨便你!」彭淑渼立即澄清:「不行!你沒有同意,我不能幫你,那聲明就是造假的。共產黨最喜歡用造假那一套,我們不行。得你本人同意,我才能幫你。」

這些聽明白的人,最後都同意了聲明三退。

明真相參與廣傳

在這幾年中,記不清撥打了多少電話。彭淑渼發現,只要是明白真相的人們,他們都會想要跟作惡多端的共產黨劃清界限,退出共產黨以自保。尤其是這一兩年,同意聲明三退的機率更高了,速度也更快了。彭淑渼認為由於現在訊息較流通,尤其是網路、手機,很多人說他已經聽過這些訊息,有些人表達來過台灣了,在台灣景點看到很多法輪功的資料。這部份接觸過法輪功訊息的人們,經過她一講,很快就同意退了。彭淑渼笑著說,現在已經不需要七天了,常常只要幾分鐘,對方就同意用化名退了。其中更有主動協助將訊息廣傳、協助周遭親友聲明三退的。

一個曾聽過退黨訊息的人,接到彭淑渼的電話。
「先生,三退自救保平安啊!」
「你是賣保險的嗎?」
「對啊!賣免費的平安保險,不用花你一毛錢的。」
「我知道!我知道!」
「先生你好聰明啊!我一講你就知道了,所以趕快三退保平安啊!」
這位先生立即同意彭淑渼幫他用化名三退。

共產黨的貪污腐敗,引發老百姓的不滿,很多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農民工深惡痛絕。他們甚至激動地用髒話痛罵共產黨,控訴不滿:「我們都賺不到錢,這些貪官,你看每個人都這麼好過,一部車幾百萬在馬路上跑,殺人都不眨眼。我們家的地都被圈走了,我們得出來打工,可是都賺不到錢。」他們也看清很多事實,「這些新聞報的,跟實際的都不一樣,這些貪官!」彭淑渼告訴他們:「網路上很多網友說,看中央電視台都遭殃了,是遭殃電視台。」對方聽了哈哈大笑。這些深受其害的人們,痛快地聲明退了。

一個人同意聲明三退後,告訴彭淑渼:「你這樣一個一個打電話太慢了。你趕快把訊息發過來給我,我幫你發到我的群組裏,我一發就出去了,群裏的人就知道了。」

一位正在教室裏的大學生接到彭淑渼的電話,他用擴音播出來給大家聽。這位學生告訴她,他們都要退,於是她幫他們取化名聲明三退。她交代他們:「每一個人都記住自己的化名,總共是三十個人嗎?」對方急忙回應:「還沒完,還沒完。你不要掛我的電話,我們班有四十五個人。」彭淑渼告訴他:「聲明得本人同意才算數,他們都要嗎?」他肯定地說:「要啊!要啊!」為求慎重,最後彭淑渼用簡訊把所有的化名發給他們。

這五年多的時間中,彭淑渼的先生全力支持她,不只心理上的支持,還主動分擔了家務,準備晚餐、洗衣服、擦地,讓她心無旁騖,專心地打電話講真相。她撥打了數不清的電話到中國大陸,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中國大陸同胞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而人們了解真相,同意三退的時間,也從七天縮短到幾分鐘,彭淑渼在其中見證了民心的轉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